回到頂端
|||
熱門: Armani 黑鳥 毛孩

左右看:高中課綱微調

立報/本報訊 2014.02.09 00:00
左看:公民審議

教育部於2014年1月逕行通過「高中國文與社會領域課綱微調草案」預計104學年度上路,輿論譁然,正反雙方爭議焦點在於是否「去台灣化」。

修訂內容雖可謂隻字片語,但指涉台灣如何看待自身歷史,尤以日本殖民統治時期最為敏感。背後固然牽連一時難以釐清的民族情結,但教育部如此輕描淡寫,可謂故步自封。

台灣歷史教育長年服膺於執政者意識形態,或以中華民族或台灣主體之名,都可見背後的政權考量,又如本次課綱修訂公聽會倉促粗糙,卻見各級官員只謹遵上意,閃躲輿論。台灣將再度錯失公民社會的重要學習機會。課綱審議不僅體現教育自主、審議式民主這些公民社會的理念,而不只是僵化的官僚程序。更遑論,台灣歷史情結的矛盾長年痼疾,往往輕易被兩黨操縱,作為政治籌碼,這是缺乏共同正視歷史的過程。

進一步論,讓教師充分參與課綱審議僅為第一步,接續委託相關研究單位展開史料資源,進而培力教師擁有帶動學生自主思考、審視歷史的能力更至關重要。

否則,歷史教育課綱仍只是大人的權力遊戲,而無法讓下一代建立屬於自己的歷史視野,仍任由大中國或大台灣的幽靈迴盪在所謂台灣主體的空殼裡。

林子暉/世新社會發展所碩士生

右看:謹小慎微

日前教育部拍板通過「高中國文與社會領域課綱微調草案」,引起諸多爭議,甚至民進黨執政之6縣市教育局發起抵制。爭議焦點集中在歷史課綱,正反雙方在修改內容是否去台灣化各持己見。雖言教育議題不應政治化,卻也不應無視其中政治因素。

細究爭議始末,本次修定實為微調,對於日本、荷蘭等殖民政權的歷史定位並無改弦更張,僅在字詞上愈加明確。

造成軒然大波的關鍵應在於教育部的便宜從事,既知可能遭遇本土意識激進言論攻擊,對於程序就更應審慎處理,不落人把柄。然而,教育部從公聽會公告時間過短、提供與會者審議內容不充分,甚至未將與會者建議對外公告。

蔣偉寧部長明言課綱微調合法合憲,教育部雖依法就理可有所堅持,但若在此前提下甚為荒謬。只因行政怠惰而造成政令不彰,為政者難以取信於民,惡性循環。

教育部應深知台灣歷史教育諸多煩擾,若不能謹小慎微將寸步難行,課綱微調己已沸沸揚揚,面對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等敏感歷史課題,何以更積極的重建台灣全民的歷史共識,何以透過教育替下一代建立更開闊的歷史視野與省思。

為政者不可劃地自限,卻也因此,更須步步謹慎。

林泰佐/社會評論人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