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鄧惠文談《七年》:為什麼我們會有外遇?

yam蕃薯藤新聞/周宜樺/採訪報導 2014.02.08 00:00
知名心理醫生鄧惠文今(8)參與「2014第二十二屆台北國際書展」,原定與陶晶瑩一同在遠流新書《七年》座談會進行對談,但陶晶瑩臨時不克前來,僅由鄧惠文出席主講,以《七年》這本書裡的婚姻、男女關係為主題。《七年》的故事背景設定於德國,男主角亞歷山大在婚前便認識了一名波蘭籍女子伊芙娜,而後才與現任老婆索妮雅相識;前者長得醜陋肥胖、來到德國打工貼補家計,而後者美麗聰明、出身良好,但亞歷山大卻在婚後依然離不開伊芙娜,「讀完前兩章,我就有點不想讀,因為書裡的男主角實在太殘忍,以一種虐待變態的方式對待真心愛他的伊芙娜,若不是為了今天的座談會我可能不會把它讀完。」鄧惠文在一開場便先和觀眾們略述《七年》的故事大意,再進一步以心理學的角度分析劇中角色性格,詮釋作者的創作理念。 「請問在座的各位男士,若是外遇有了自己的小孩,正確的處理方式是什麼?」鄧惠文醫生在座談會現場拋出第一個問題,《七年》中的伊芙娜懷了亞歷山大的孩子後,亞歷山大卻選擇告訴久久無法懷孕的妻子索妮雅:我們要有自已的小孩了。「《七年》裡的亞歷山大有著一位完美的妻子、完美的婚姻和生活,為什麼他還離不開伊芙娜?每當他失意低潮的時候,他第一個便想到要去找伊芙娜,與她發生親密關係;在某種方面看來,伊芙娜對亞歷山大而言是自己或社會評價中黑暗的一面,但他每次去和這黑暗的一面碰撞,卻感到溫暖,像是回到家、母親的懷抱一樣。在心理學中,我們說去碰撞這個黑暗面,正是認識自己的最佳途徑。」 在《七年》的描述中,亞歷山大在經歷離婚後,第一次感到「自己像是從昏迷中清醒的感覺」,而從此之後他的建築師生涯的創作也和以往的創作風格大相逕庭,鄧惠文醫師也就這點從心理學、哲學角度做詮釋:「再完美的生活,人性中都會有個填不滿的黑洞,我們要把這些髒東西放在哪?《七年》這本書也讓我思考以前哲學所說的人本主義,我們到底該以『人』為中心,或是以『理想』或『物件』為中心?和妻子在一起時,亞歷山大的建築風格都是新潮的、融不下任何髒東西,但在離婚後,他的設計風轉為便利、符合人性。」依此分析,伊芙娜在書中象徵著亞歷山大「原始的欲求,裝填他的人性黑暗面」。 「亞歷山大和比自己優越的妻子在一起,他所投射的自己也是完美的一面,容易產生壓力和卑微,『萬一對方發現自己不夠好,怎麼辦?』」鄧惠文醫生更表示,如果需要做婚姻諮商的話,《七年》會是她作為教材的選擇,「有的婚姻生活太完美,但婚姻中的親密關係事實上需要一定的碰撞,這樣的碰撞才會有結合。」鄧惠文醫生舉例自己的臨床經歷,一對維持十幾年、有著完美婚姻的夫妻,老公有了外遇,但兩人做諮商時卻都表示對對方沒有任何不滿,「我後來才發現,那是因為他們太完美了,完全沒有過任何衝突和碰撞。」因此,若是沒有結合,維持再久的婚姻依然只是兩個單獨成立的個體。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