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洩密案 黃世銘扯公益 檢斥檢察界亂源 檢要求量處「適當之刑」北院3月21日宣判

自由時報/ 2014.02.08 00:00
〔自由時報記者侯柏青、張文川、林俊宏/台北報導〕台北地院昨就檢察總長黃世銘洩密案辯論十二小時,黃高舉公益大旗,強調關說案涉及憲政危機、戕害司法獨立,主張向總統報告沒洩密;檢方暗諷黃打擊犯罪不擇手段,是檢察界亂源,抨擊犯後沒悔意,還恣意曲解法律,要求法院量處「適當之刑」,全案辯論終結,定三月二十一月下午四點宣判。

黃舉廣大興案辯護 強調沒洩密

黃世銘昨舉廣大興案自我辯護,強調該案偵查時,法務部也公布案情,強調沒有洩密的主觀犯意,面報總統是認為此案涉及院長等憲政問題,總統才有權處理,而公布給媒體是兼顧民眾知的權益。

檢察官江貞諭則說,廣大興案因有媒體報導不實,法務部為穩定民心才公布,反觀特偵組未經完整調查、當事人尚未答辯,就任意公布相關人隱私,訴諸全民公審,不但無關公益,反而造成社會動盪與紛爭。

檢駁黃 訴諸全民公審造成動盪

檢察官梁光宗則感嘆,「被告是總長令人傷感,絕對權力會讓人絕對腐化」,檢察官身為法律守護者,不能不擇手段辦案;黃則辯稱是「不擇手段查案」。梁提出二十六問,質疑特偵組到底是行政訪談檢察官陳正芬,還是刑案找陳作證,黃回話閃躲,稱案子不是他問的,「我沒指示以證人身分具結,話到此為止」。

江貞諭說,黃世銘屢次用「公共利益」等華麗詞藻答辯,但此案去年九月五日才簽結,黃創設「實質偵查終結」名詞,質疑「自我宣稱案件已經終結而公開嗎?偵結可以不用做書類,用說了就算嗎?」

江也質疑,「面見總統報告是何等大事,應該非常謹慎」,黃自承報告前有修改贅字,應訊時又稱偵查計畫「忘了刪」,根本不合常理;江也拿卷內關於檢察官鄭深元的簽呈反駁黃世銘,強調鄭九月二日、四日曾發公文偵查特他案,九月五日監聽才下線,事後還簽分王姓證人涉及偽證案,可證明鄭深元所述「問完陳正芬才能確定(是否為行政不法),才是真的」。

黃世銘則說,只是漏刪除偵查計畫,就被認為是洩密,以北檢觀點,如果起訴書寫錯,會起訴檢察長偽造文書嗎?

以告訴人身分到庭的柯建銘強調,馬英九透過總長操控司法,這是兩個共犯,總統該下台,遑論總長。柯還說,黃不擇手段辦案,如今造成整個檢察體系崩盤、重創,這是總長個人英雄主義所為。

黃世銘回應,「柯空言指控總統介入司法,我鄭重否認,絕無此事」;黃也提出逐年提升的定罪率等數據,表示自己不是柯建銘稱的「無罪總長」。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