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石田衣良第一次來台 逛士林夜市就愛上綿綿冰

NOWnews/ 2014.02.07 00:00

記者葉立斌/台北報導

《池袋西口公園》作者石田衣良來台,除了在7日晚間與台灣作家米果進行座談外,尚在8日上午11時在書展大賞館進行簽書,成為「馬拉松簽書會」的一員。最重要的是:發表《Pride尊嚴:池袋西口公園10》。

石田衣良本名石平庄一,7歲時就想當作家,卻因為成功之路不容易,且對人有輕微的恐懼症,先在別的行業轉了幾圈,做過地下鐵工人、保全、倉管,還待過廣告公司,最後以自由文案工作者活躍於業界。1997年以《池袋西口公園》獲得《ALL讀物》第36屆推理小說新人獎。2001年的《娼年》及2002年的《骨音》分別為第126回及第128回直木賞候補作,2003年以《4TEEN》獲第 129 屆直木賞。作品題材廣泛,包括青少年犯罪小說、經濟犯罪懸疑小說、情欲小說、愛情小說等都是其創作領域。

《池袋西口公園》敘述輟學少年中島誠,意外解決在他生活周遭的各種奇案,以及遇見各種具有特色以及苦衷的人。大部分的角色都是啃老族、打工族、身障人士等在社會邊緣刻苦求生,為下一餐發愁的人們;抑或是來都會討生活的異鄉人,例如第9集「龍淚」還提到到在東京討生活的中國移民,這群「龍的傳人」做著沒有日本人願意做的工作,默默賺取連最低工資都不到的時薪。從2004年的第一集開始,十年後的2014年推出第10集,出版社稱這是完結篇,但也有可能有續集。

石田衣良謙稱,會出版這系列作品實屬偶然。他過去大量參加文學獎,而獲得新人獎的作品剛好是推理性質,而池袋西口公園正好有得獎,因此繼續寫下去。

寫作如何取材,他表示自己會隨時攜帶相機,睜開眼睛所見的,就是最好的靈感來源。但小說內的角色多為10幾歲的青少年,他是如何觀察這些人的?他表示,雖然他常有與青少年聊天的機會,但不管是什麼樣的人,都可以靠想像力來寫,更重要的是:很多事不會因世代改變,因此他可以就他的了解來寫作。

他過去曾說過:「在外界看來,日本或許是一個科學技術十分進步的富裕國家。但泡沫化後,通貨緊縮仍持續15年。我的小說是在不景氣的後半期寫成的,或許也反應了那個時代吧。現在經濟成長又再次開始,但貧富的差距持續擴大。描寫時代中所開啟的深淺不一的傷口,是作家重要的工作。」

有部分讀者稱他的小說是公仔小說,因為角色個性鮮明,且多與次文化沾上邊。而未來他是否會繼續創作次文化相關作品,他表示這部分會,且會融入中國或歐美文化,雖然這些文化的界線愈來愈模糊。而他受美國的冷硬派推理影響至深,文筆在細膩溫暖中又很剛烈,流暢起伏,高潮迭起。面對這些逆境,他的文筆卻沒有憤怒。因為他認為,如果用憤怒的文字寫作,就代表屈服於逆境,就是認輸了。

石田衣良認為,「寫小說就像在喝很苦的中藥,但又非得喝完不可」。有許多人關心他是如何做到如此多產,石田衣良謙稱,自己曾經最高一天寫2、3萬字(用電腦),但現在最多一天只可打1.6萬字,打完這些字後就必須休息三天。

是第一次來台灣的石田衣良,一搭上捷運,就迫不及待地拿出手機拍照,傳回給在日本的「鐵道迷」兒子,甚至為了拍高鐵,特地買張從台北到板橋的高鐵車票再搭回來。有記者詢問他考慮在作品中提到台灣嗎?未來也考慮要把台灣夜市寫進小說,尤其要提到好吃的綿綿冰。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