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素溪遺恨

立報/本報訊 2014.02.06 00:00
冬奧7日正式於俄國素溪展開,而幾天前,土耳其一群索卡西亞人發起反對冬奧的抗議,要世人不要忘記150年前發生在這裡的民族屠殺及壓迫史。

(圖說)鄰近俄國素溪的葛洛文卡村(Golovinka),身穿傳統服飾的索卡西亞族男性在一片茶園前接受拍照,圖攝於2013年10月15日。(圖文/路透)

索卡西亞(Circassia)是土耳其語切爾克斯(Cherkess)的拉丁化名稱,指的都是阿迪格(Adyghe)民族。1864年,俄國軍隊攻占素溪山區,將他們驅逐至土耳其等地,估有多達60萬名索卡西亞人因飢餓、暴力或疾病身亡。當俄國獲得2014冬奧主辦權時,散居各地的索卡西亞人強烈抗議,認為這有如是在奧斯威辛集中營舉辦運動盛會一樣。

如今,這裡仍有少數索卡西亞社群居,素溪西北方85公里處的山麓村落塔加許村(Tkhagapsh)便是其中之一。這裡居住著約180位居民,有著一座清真寺、文化中心及一座紀念碑,紀念被俄國人屠殺的祖先。

除了面對過去的歷史傷痕,索卡西亞人也看見了他們眼前的挑戰。生長於塔加許村的民謠作家查庫克(Madin Chachukh)說:「我們現在面臨的最大危機是失去我們的語言,接著失去我們的文化。僅存的族人太少了。我們希望政府提供資金,幫助我們保存自己的語言。」

查庫克悲觀的認為,他們終將失去自己的語言及文化,唯一能做的是接受歷史變遷並減緩遺忘的速度。不過,32歲的阿爾亞(Anzaur Alyal)不這麼想。活躍於索卡西亞文化保存團體的阿爾亞堅持,塔加許村在文化意涵上就是索卡西亞的土地。

「我們向來訪遊客說『歡迎來到阿迪及亞』(Agygea,索卡西亞人稱呼他們土地的名稱)。這會惹惱一些愛國的俄國遊客,但我們要求他們接受,他們正站在我們祖先的土地上,而我們的祖先並不是俄國人。」阿爾亞說。

「也許哪天,奧運的開幕典禮上會有穿著傳統服飾的索卡西亞人走在第一排。這當然很好,但我同時也希望,人們能明白索卡西亞族絕不是只有民族舞蹈和服飾而已,我們的文化淵遠深厚。」他說道。

(來源/路透 編譯/劉耘)

▲塔加許村的索卡西亞民謠作家查庫克(中)正在觀看當地兒童民謠舞蹈團的演出綵排,左上圖為一名正表演索卡西亞傳統舞蹈的女性。(圖文/路透)

▲散居各地的索卡西亞人來到素溪一座文化中心內欣賞傳統舞蹈表演,圖攝於2013年10月15日。(圖文/路透)

▲活躍於索卡西亞文化保存團體的阿爾亞接受拍照,他帽子上的字樣意為「索卡西亞族」,圖攝於2013年10月20日。(圖文/路透)

▲居住在土耳其的索卡西亞人2日在伊斯坦堡的俄國領事館外抗議素溪冬奧,圖中標語為「索卡西亞種族滅絕150週年」。(圖文/路透)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