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南韓 中正紀念堂 北極熊

美性少數青少年 類固醇濫用比高

立報/本報訊 2014.02.05 00:00
【記者李威撰整理報導】美國的最新一份研究指出,同性戀與雙性戀青少年濫用類固醇的情況,比起其他異性戀同儕嚴重5倍以上。

服務於波士頓麻州綜合醫院(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與哈佛醫學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的研究員布拉實(Aaron J. Blashill)與沙夫蘭(Steven A. Safren)表示,精神研究難得會出現這種顯著的失衡現象。「最令我們驚訝的莫過於性少數與異性戀男孩之間的失衡情況。」布拉實表示。

在濫用類固醇的議題上,這是美國第1次有研究人員將男孩的性向當作研究的議題,同時還發現性少數與異性戀之間呈現明顯的差異。這份研究已於2月初發表在《美國醫學會小兒科學期刊》(jama pediatrics)。

為異性戀5倍以上

布拉實與沙夫蘭使用的資料,是2005至2007年針對1萬7,250男性青少年所作的「青少年危險行為調查」(Youth Risk Behavior Surveys, YRBS),其中635人的自我認同是同性戀或雙性戀(這份調查並未詢問跨性別的認同)。所謂的濫用類固醇,是指這些青少年在沒有醫囑的情況下,服用或注射類固醇。

研究發現,約21%的同性戀與雙性戀青少年表示,自己曾有濫用同化性雄性類固醇(anabolic-androgenic steroids, AAS)的經驗;相較之下,承認使用的異性戀青少年占4%。換句話說,性少數使用類固醇的狀況,是異性戀的5倍以上。

研究又發現,無論是中度使用(至少使用10次類固醇)或重度使用(使用40次以上)者,性少數與異性戀的濫用人數比例,都維持在5倍以上的差距。

霸凌問題造成藥物使用

令研究者擔心的是,同性戀與雙性戀的青少年,更可能是出於其他因素而濫用類固醇或其他藥物。這些因素包括藥物與酒精的濫用、憂鬱、被欺負、自殺念頭以及身體意象(對自我身體的認知及態度)。

布拉實用電子郵件向《路透》表示:「同性戀及雙性戀的男孩,通常被當作是霸凌的對象。而有些男孩(尤其當他們覺得自己的身體意象不佳時)可能轉而使用同化性雄性類固醇,藉此讓自己身上有更多肌肉,希望這樣可以阻止別人來欺負他們。」

「大致來說,家長需要留心孩子的學校是如何處理霸凌問題,特別是校園面對性少數的態度。」布拉實表示。布拉實表示,類固醇常被偷偷使用,家長不易察覺。不過有些行為跡象可供辨識,像是孩子開始過度運動或練習舉重。

青少年濫用情況嚴重

儘管相當多人聽說過運動員會使用類固醇,但青少年濫用類固醇的問題,卻較少受到注意。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FDA)去年11月警告,青少年使用類固醇的情況嚴重,指出美國約5%的男高中生及2%的女高中生有濫用類固醇的情形,換算下來超過50萬名學童。

過去的研究指出,男性青少年使用同化性雄性類固醇,主要是想要增加肌力、運動表現及肌肉鍛鍊。另外,同化性雄性類固醇有助於刺激男性第2性徵的發展。但如果長期使用,可能會有心血管疾病、賀爾蒙及精神失調等併發症。

彌補不足的身體意象

不過布拉實指出,青少年使用類固醇的動機,更多是因為外貌的關係。他說,相較於專業運動員為了提升運動表現,青少年的動機稍有不同。

先前已有研究顯示,對於身體的不滿,是使用同化性雄性類固醇的一個強烈因素。而其他的研究則指出,男同志比異性戀男性更容易對自己的身體感到不滿。

布拉實認為,「身體意象」或許可解釋為何性少數較有可能濫用類固醇,儘管這份最新的報告並未直接針對身體意象進行研究。

布拉實表示:「從更寬廣的角度來說,性少數的男孩,據信有更高比例的人對自己的身體感到不滿意(他們的情況跟異性戀女孩較類似,而非異性戀男孩)。因此父母應該留意,身體意象對他們的兒子而言,可能是生命當中的一項重要考量。」

「常常有父母告訴我,他們經常對孩子說:『太瘦弱了』,或者有家人、朋友告訴他們(孩子),需要『在骨頭上多加點肉』,這些往往都是出自於善意。」布拉實表示。

對一些男孩來說,這根本是雙重標準。布拉實表示:「對男孩說『好瘦』,就好比對女孩說『胖』。但整體而言,這個社會又似乎比較可以接受前者。不過,同儕、家人及教練的這些閒言閒語,確實會對男孩的身體意象產生影響。」

( 圖說)美國緝毒局拍攝的多種小罐合成類固醇,圖攝於2007年9月25日。(來源/維基共享資源)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