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林義雄新政團對民進黨的挑戰

美麗島電子報/郭正亮 2014.02.05 00:00
今年1-2月新春期間,傳出民進黨前主席林義雄將籌組新政團。長年投入司法改革運動的民間司改會執行長林峯正律師,已在去年底辭去執行長一職,全力投入新政團的籌組工作,其他核心成員還包括投入反媒體壟斷運動的中研院法律所副研究員黃國昌,以及綠黨共同召集人李根政等人。林峯正表示,新政團目標指向2016大選,不排除推出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儘管林義雄本人不會參選,但將是催生新政團的主要參與者。

去年8月3日在凱道發起25萬人白衫軍運動的「公民1985行動聯盟」要角也表示,儘管他們將信守不參選承諾,但也樂見代表公民運動的新政團組成,希望在2016年不分區立委選舉能群策群力,共同讓新政團突破5%門檻。林義雄長期關心社運的崇高形象,顯然頗有助於各種公民力量的集結匯流,包括反核運動、司法改革、土地正義、反媒體壟斷、1985行動聯盟等等,即將在政治上自立門戶,對民進黨構成一大挑戰。

不再寄望民進黨,林義雄自立門戶

林義雄此時宣佈籌組新政團,決定與民進黨分道揚鑣,主因是對民進黨與公民社會漸行漸遠感到絕望。誠如林峯正所言:「看不到藍綠兩大政黨的良性競爭,只有上台或下台的議題」、「民進黨現在好像沒有論述,只剩選舉」、「很多抗爭的社運議題,民進黨大多落在社運後面,而且還不敢表態」、「民進黨與社運隔閡越來越大,不但沒有共通語言,也沒有溝通對話」。

籌組新政團的另一考量,是因為民進黨人頭黨員積弊不但沒有改善,去年甚至還傳出黑道入黨醜聞,完全看不到自發性改革,導致有理想的政治人物有志難伸。新政團將以從政理念為主,不強調黨員角色,避免重蹈組織腐敗覆轍。

林義雄與民進黨漸行漸遠,早已有跡可循。他在民進黨主席任內(1998-2000)輔選陳水扁當選總統,卻在勝選之後突然辭去黨主席,並引用美國詩人弗洛斯特(Robert Frost)名詩〈人跡罕至之路〉(The Road Not Taken)明志:「我久站在分岔點,極目眺望路的盡頭,直到它轉彎,消失在林深處,然後我踏上另一條路,也許更值得嚮往,因為它荒草叢生,人跡罕至」、「我將會一邊歎息一邊敘說,在很久以後的某地:曾有兩條路在林中分手,我選了一條人跡罕至的路,造成後來所有的不同」。

林所選擇的道路,就是反核四運動。2001年核四被迫復工,林召開記者會辭去民進黨首席顧問,隨即在2002年9月率領核四公投促進會展開環島千里苦行。2003年3月在行政院發動靜坐守夜,要求扁政府在2004年總統大選前舉辦核四公投,當時行政院長游錫堃前往關心,被痛斥「實問虛答、答非所問」、「實在感受不到誠意」,這是林義雄與扁政府決裂的開始。

2005年12月,林罕見召開兩場記者會,呼籲總統府高層不宜參選民進黨主席,但陳水扁執意推出游錫堃參選,導致林與民進黨的進一步決裂。2006年1月21日,林針對蘇貞昌組閣,發表「總統與行政院長應遵行的互動方式」,呼籲扁蘇互動應遵守憲法分際,呼籲「總統不應私下召見部長或部長以下官員,給予任何指示」,但顯然事與願違。1月24日,林選在游主席就職前夕宣佈退黨,發表〈永為民主國家主人:為退出民主進步黨告同志書〉,嚴詞批判政黨惡鬥。當時民進黨立法院黨團幹事長陳景峻曾表示,從施明德、許信良到林義雄,民進黨前主席一個接一個離開,讓人不禁懷疑民進黨內到底出了什麽問題。

2008年民進黨下野之後,林儘管已經離開民進黨,仍為民進黨候選人站台,例如2010年林曾為蔡英文+蘇嘉全助選。儘管早在2010年李登輝就點名林義雄參選2012年總統,民進黨內也有不少人看好林蔡配,但林並未回到民進黨。

2013年2月,林批判「公投法」過嚴,民間團體無力提出公投案,因此反對核四公投,認為「那是耍弄人民的惡作劇,沒有任何意義」。8月15日,林表示「台灣民主仍未竟成功,民眾不能對政治冷感,民進黨要喚起民眾對政治的熱情,甚至要與公民運動相結合」,已顯露出他對民進黨與公民運動脫節的憂心。

新政團衝擊北台灣:柯利多、蘇游重傷、蔡尷尬

儘管林義雄新政團還在籌組階段,不會立即投入2014年七合一選舉,但公民運動找到民進黨最難招架的「林聖人」作為領導象徵,未來必將透過各種民生議題,結合公民團體對朝野政黨以及現任黨公職進行監督批判。新政團即使還沒正式參選,也將因為林義雄的光環放大,產生政治照妖鏡的制衡作用。

由於近年來迅速崛起的公民運動,幾乎都發生在北台灣,例如大埔反徵地不公、新北市反核四、文林苑反都更、反旺中媒體壟斷、公民1985行動聯盟等等,新政團的首要衝擊,也將以北台灣為主。誠如陳其邁立委所言:「這股第三勢力如果成形,對民進黨中部以北的都會地區,將會產生大衝擊,一旦黨中央未謹慎處理,搞不好民進黨以後在北部會變成小三」。

陳其邁痛陳民進黨可能淪落第三,並非誇大其詞。以台北市長選舉為例,儘管柯文哲希望爭取民進黨推薦支持,但至今仍然堅持以無黨籍參選。相對於民進黨前副總統呂秀蓮、前台南市長許添財、以及為扁總統辯護的顧立雄律師,柯民調始終保持遙遙領先局面,而且根據2014年1月28日旺旺中時民調,柯以無黨籍參選的支持度高達38%,一旦改以民進黨身份參選,支持度反而只有33%。

就此而言,林義雄結合公民運動對民進黨的衝擊,必將迫使民進黨更重視公民團體的多元訴求,進而尋求彌補民進黨與社運的矛盾裂痕。柯文哲作為公民團體認同的台北市長候選人,也將因此得到更多尊重,柯堅持以無黨籍組成在野大聯盟參選的訴求,很可能加速得到民進黨的包容處理,在2月12日即將召開的中執會有所突破。

林義雄結合公民運動籌組新政團,受到最大衝擊的無疑是民進黨主席蘇貞昌。林決定另起爐灶不再寄望民進黨,不但是對蘇領導失敗的公開批判,更是對蘇脫節公民運動的有罪判決。加上最近推動罷免吳育昇的公民團體「憲法133實踐聯盟」,2月1日只以1686份連署些微落敗(連署法定門檻3萬7468人,成功連署3萬5782人),部份積極參與者對民進黨未盡全力頗表不滿,正在臉書發動「反蘇連任主席」連署活動,林義雄選在此時與蘇公開決裂,必將產生火上加油的倒蘇作用。

此外,林早在2003年發動反核靜坐守夜時,即與閣揆游錫堃爆發公開衝突;2006年林反對游參選民進黨主席,兩人關係更進一步惡化。此次游參選新北市長,林在游初選勝出之後,仍堅持反游到底,要求同屬宜蘭幫的高雄市長陳菊出面遊說黨內抵制。儘管游在1月15日順利通過中執會提名,但林在另起爐灶之後,反游串連恐怕只會更加擴大。

兄弟各自登山,蔡英文進退兩難

相對於蘇游重傷,因此避談林義雄籌組新政團,蔡英文顯得豁達許多。2月4日她表示「政黨角色扮演有其侷限,若有不同團體出現並為共同理想打拚,也不是壞事」,對公民團體另組新政團並不擔心。

主因是蔡在近年公民運動迅速崛起的關鍵時刻,幾乎都與公民團體站在一起,還曾主張廣邀公民團體召開國是會議。去年8月3日「公民1985行動聯盟」發動25萬人送仲丘,蔡本人也在現場靜坐表態力挺。今年元旦,蔡還特別發表「反省再出發,期許一個全新的2014」,批判民進黨某些人「執著用過去的思維來面對全新的社會氛圍,是一種偷懶,也是一種自私」,直言「現在是公民社會要不要接納民進黨,而不是民進黨能不能領導公民社會」。最後她結論說:「我不會只有反省,我會與大家一起努力,在這關鍵的一年,幫民進黨也幫這個國家做出正確的抉擇」!文章不但傳達出參選民進黨主席的積極意圖,同時也表態將扭轉蘇領導失敗所導致的公民運動脫節。

以目前民進黨內形勢,蔡只要成功整合謝長廷,5月底蔡上蘇下應該已成定局。問題是,林義雄新政團既然已和民進黨分道揚鑣,即使公民團體與蔡英文關係良好,但作為即將投入2016年立委選舉的新政團,與民進黨必將處於競爭狀態,尤其是不分區立委選舉,更涉及政黨形象的評價比較,新政團必將凸顯與民進黨的立場和形象區別,絕不可能對民進黨手軟。

換句話說,新政團為了擴大發展空間,必將持續對民進黨展開批判,即使蔡在6月接掌民進黨主席,新政團也不可能示弱。到時候蔡主席恐將陷入進退兩難:或是蔡積極改變民進黨的公民運動路線,民進黨將陷入與新政團競逐公民團體的拉鋸戰;或是蔡無力掙脫民進黨的公民運動脫節現狀,蔡也將繼承蘇貞昌時代的政黨癱瘓,成為新政團不得不出手抨擊的民進黨主席。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