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主播 雷陣雨 奧林匹亞

解決性暴力?印首款女用手槍問世

立報/本報訊 2014.01.27 00:00
【記者李威撰整理報導】印度推出第一款專為女性設計的手槍,其輕巧的外型,特別適合女性藏放在皮包裡。印度國有公司「印度兵工廠」(India Ordinance Factory)生產的這款手槍,希望有助於解決印度氾濫的性暴力及性侵難題。

這款重5百公克、口徑0.32英寸的手槍,取名為「尼爾比克」(Nirbheek),是為了紀念2012年12月在德里被輪暴而死的23歲年輕女子。這款槍枝已於今年1月5日開放印度民眾訂購。但《衛報》的專欄作家阿索卡(Kaavya Asoka)認為,印度女性的處境,不會因為配槍而改善;更甚者,參酌美國的經驗,女性可能因為配槍而受害更深。

美國擁槍女性增加

美國槍枝業在開發女性擁槍的利基市場上,已經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不少槍枝業者,秉著「小巧粉嫩化」(shrinking it and pinking it)的原則,專門為女性生產小型輕便槍枝(通常是粉紅色),並取上「瀟灑小姐」、「粉紅女士」或「淡紫小姐」等名稱。

皮尤研究中心(The Pew Research Center)2013年5月公布一份報告,41%的美國人家中擁有槍枝,而男人擁槍的比例是女性的3倍,美國有14%的女性擁有自己的槍枝。

美國持有槍枝的女性人數不斷增加,這或許解釋了槍枝業者為何想要積極生產粉紅手槍及胸罩手槍皮套等「專為女性打造」的產品。相較之下,鑲有赭紅色珠寶的「尼爾比克」外觀比較低調,印度兵工廠的總經理告訴《英國廣播公司》:「印度女性喜歡他們的裝飾品」

支持者:可以保護自己

但是,「槍枝真的讓女性變得更安全了?」阿索卡認為,美國的全國步槍協會(NRA)一再利用康乃狄克州新鎮(Newtown)等槍擊暴力悲劇,不斷灌輸「好人配戴槍枝是嚇阻壞人的唯一辦法」的謬誤論述。去年3月,全國步槍協會主席拉皮耶(Wayne LaPierre)宣稱:「兇殘的強暴者,遇上攜帶槍枝的好女人是自己活該。」但拉皮耶並非唯一宣稱女人應該配槍、進而對付男性犯罪的人。

右傾的「獨立女性論壇」(Independent Women's Forum)告訴參議院司法委員會,槍枝管控將對女性造成不利影響,因為一把攻擊性的武器,「握在想要保護孩子的年輕母親手裡,會變成防衛性武器」。

反對者:提高被殺率

然而,「哈佛傷害控制研究中心」(HICRC)等研究機構,針對槍枝暴力所進行研究卻顯示出不同的結果。HICRC的研究顯示,槍枝愈多,槍枝的暴力情況也就愈嚴重,而且槍枝被用於自危的情況很罕見。另外,家中如果備有槍枝,通常會被當成是脅迫親人的工具,而非阻止犯罪的工具。

槍枝對女性特別具有危險性。越多槍枝,女性慘死的可能性就越高。其他研究則顯示,女性在家中擁有槍枝,被殺害的機率反而高於家中沒有槍枝的女性。另外,如果是身處家暴環境的女性,擁槍的女性被殺害的機率高出20倍。

儘管國情不同,但印度仍可以參考美國的情形。阿索卡表示,位於次大陸的印度,是全球私人擁槍數量第2高的國家(民間有4,600萬隻槍枝,僅次於美國的2.7億隻),美國已有的論述值得印度借鏡。

阿索卡表示,已有足夠證據顯示,自衛(特別是女性自衛)不僅無效、而且是危險的論述。阿索卡表示,美國的槍枝管控做得越好,就能普遍降低犯罪情況。對於平均每22分鐘就會發生一起強姦案的印度,阿索卡質疑:「我們真的需要另一項可能被用來對付女性的武器嗎?」

印度修法重罰性犯罪

過去幾年,因為印度頻傳性暴力、性騷擾、強姦,逼得公眾必須正視這個問題,政府也將打擊性犯罪列為優先政策。2012年尼爾哈雅(Nirbhaya)遭人強姦致死的案件,更是掀起憤怒的浪潮,促成印度《刑法》修訂,部分嚴重的強姦罪行可被判死刑。儘管修法結果差強人意,但至少被部分人士視其女性的一大勝利。

阿索卡認為,對抗強姦及性暴力,就是要大聲、公開地談論它,質疑公眾默許其發生的態度及文化。更重要的是制度改革,印度目前的制度,仍無法預防或懲處相關事件的發生。

槍不是萬靈丹

阿索卡提到,配戴槍枝給女性一種「人人」皆能為自己爭取平等的「民主感」。但就像《英國廣播公司》報導的,一把「尼爾比克」要價12.2萬盧比(近新台幣6萬),阿索卡認為,這不是人人都能買得起的價錢。阿索卡指出,女性配戴武器,同時結合了兩種情緒:一方面,強姦問題在印度掀起女性普遍的挫折、恐懼與憤怒感;另一方面,想要自我保護的女性,認為槍枝的存在,可以幫助自己跟男性處在一樣平等的地位。

換句話說,鼓勵女性配槍,基本上利用了女性想被賦予更多力量(empowerment)的欲望。但阿索卡表示,這是一種欺瞞的想像。她說,印度及世界各地的女權倡議者都十分清楚,女性受暴的背後原因,是根深蒂固的性別偏見及厭女情節,而這些問題是槍枝所無法解決的。

正如「曼尼坡女子槍下生還者網絡」(Manipur Women Gun Survivors Network)創辦人尼普拉曼(Binalakshmi Nepram)最近說的,販售槍枝給女性,作為解決性侵及性暴力的解決之道,無異於承認「體制的失敗」,這個體制無法促成平等。而如果我們同意女性擁槍的論述,也只是槍枝業的市場獲得勝利罷了。

(圖說)美國槍枝製造商專為女性生產的「粉紅女士」槍枝,圖攝於2008年5月2日。(圖/zombieite攝 來源/維基共享資源)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