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讀者來稿:從流失中的「紋」化談重建「文」化(上)

立報/本報訊 2014.01.27 00:00
■Lavlav

「vuvu對我說:『好多人來拍過我跟你奶奶的手,我們告訴那些人好多故事,然後他們送了我們禮物,他們到底留下了什麼?』

vuvu阿,他們記下來什麼其實不重要

就算他們把黑寫成白,白寫成黑

你的手就是你的生命,就是你的nasi你的一切

可惜,活在現代的我

就算我長得再怎麼像vuvu

就算我再怎麼像kacalisiyang

就算我紋了跟vuvu muni一模一樣的圖騰

就算我讀了好多篇關於paiwan的書

我還是沒有你們那一點點nasi的味道

那種與生俱來混著血液,混著山林,混著土地的味道

那是沒有人可以奪走的,紋在妳們的生命裡面。

-Lavlav」

上面這篇短文是我訪問奶奶的妹妹時,和她的短短對話,vuvu印象很深刻,她說好多人訪問過她和我的奶奶,問了很多也寫了很多,但是vuvu說她不會看字,也不知道他們寫了什麼,不知道他們可不可以把這個流傳好久好久的傳統寫的正確,也不知道寫出去之後她們會不會被抓,vuvu最後嘆了一口氣,說道,反正紋手也沒什麼意義了……。

排灣族有紋手和紋身的文化習俗,通常可以紋手的男孩、女孩是貴族的後裔,能夠把圖騰紋在身上或手上的男孩女孩,必須具備會刺繡、編織、打獵等事物,才有資格紋上有意義的圖騰。其中的圖騰別具意義,其中女性的紋路有人形紋、百步蛇紋、河川紋、太陽紋等。各個圖案都代表著紋身對象具有的地位身分;人形紋代表其管理多少的人民、百步蛇紋的三角形圖騰象徵山脈與大型三角形象徵河流的圖騰皆代表其管理的傳統領域範圍、太陽紋路則是代表頭目、貴族階級位階的大小。

Vuvu說,能夠紋手、紋身的人,對於家族來說是非常榮耀的事情。一直到日本人、國民政府來了之後,將紋手這具有榮耀的慣習視為陋習,一律禁止這項傳統,紋手紋身的文化面臨到流失的窘境,而時代的更迭更是將紋手紋身中圖像,與現實生活中的河流、山川、人民全數埋入歷史記憶,改變成冷冰冰的法條阻礙。山川不再壯麗,河川不再清澈,紋手紋身的實質意義挑戰了排灣族傳統的階級文化,文化在流失,土地也漸漸在流失。

3年前的莫拉克風災重創南台灣,特別是在高雄、嘉義、屏東、台東等地區造成許多民眾無家可歸,家園山林毀損,這其中被評估必須要遷村的部落高達45個部落,可以說是台灣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災難。

行政院莫拉克重建委員會在災區成立「重建中心」,規劃長達3年的計劃要來「重建」當地居民的身心靈。重建計劃初期,重建中心辦了許多課程,舉凡以工代賑的八百壯士方案、烘焙、串珠珠、做包包、燒琉璃珠等課程,期中職訓局的一系列職業訓練課程,每月可以固定領失業津貼,不用出去找工作,只要上課就可以領到錢,居民忙碌的當學生。居民在「受惠」的過程中,毫無主體性,無論從大的面相來看,規劃重建的計劃或是到細緻的課程安排,全由NGO團體在第一時間全套包下,「專業」的判斷及診斷之下,決定居民適合上的課程,形式流於核銷及簽到,成果奠基在花不完捐款及只看數據的評鑑上。

(明日續,作者為排灣族,國立東華大學民族發展與社會工作所碩士班)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