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宜居城市 台美 3颱

務實 但不認命的猶太人

中央社/ 2014.01.26 00:00
(中央社記者郭淑鳳特拉維夫特稿)以色列的曠野地形占國土面積一半以上,沒天然礦產也缺水資源,只能把水回收再利用或海水淡化。長年下來的研究經驗使以色列水科技居領先地位,海水淡化成本也大幅降低。

記者曾經聽1位朋友說過,參加猶太婚禮時,別太介意有些賓客會穿著短褲涼鞋來參加,因為他很可能剛從田裡工作回來。

以色列的猶太人相當務實,不注重外表。街上跑的賓士車,幾乎都是免稅的營業用車,像是計程車或遊覽車,因為以色列汽車的購買稅是83%,還要加上18%的附加稅和7%的關稅,高級車還有額外的奢侈稅。

記者在採訪農業研究中心的研究員時,他們最常穿的是襯衫或Polo衫,偶爾也有人穿T恤,即使事先知道會有攝影機來拍也一樣。有次1名研究員約記者去約旦河谷拍農作物,他的Polo衫還破了洞。

當然,還是有穿著比較正式的人,但這些人多半從事商業或外交活動,需要面對外國人。

已過世的以色列前總理梅爾夫人(Golda Meir)曾經說過一句話:「讓我告訴你以色列人反對摩西之處。摩西帶領我們在曠野40年,就為了把我們帶進整個中東地區僅有的一塊沒有石油的地方!」

以色列的曠野地形占全國面積一半以上,但沒有天然礦產,也缺乏水資源,然而靠這塊土地維生的人口卻從1948年建國時的80萬,增加到今天的800萬。這背後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猶太人務實的研發精神。

因為務實,卻又不認命,猶太人只能想辦法把水回收再利用,或是進行海水淡化。長年下來的研究及經驗,使得以色列的水科技在世界上居於領先地位,海水淡化的成本也大幅降低。

又因為以色列沒有石油,所以對汽車及汽油課以重稅,並且積極開發電動車和有效的發電方式。

以色列發展出的一套乳牛健康及牛奶品質監控系統,也讓以色列每頭乳牛每年可以生產出1萬2000公升的牛奶,傲居世界第一。扣除生養小牛的時間,相當於每天每頭牛可以生產40公升的牛奶。

這家阿菲金(Afimilk)公司有大約15%的預算用來研發,如今產品外銷世界各地,但公司則坐落在北部一個集體農場裡面,辦公室是由一群貨櫃屋組合而成。

對猶太人來說,技術和專業才能確保自己的產業在市場上長久生存,而且因為以色列市場小,他們的眼光都在國際市場。

每年的大屠殺紀念日和陣亡將士暨恐怖攻擊受難者紀念日,以色列全國都會響起警報聲,讓所有人肅立默哀,政府也會舉行紀念活動。

2009年的大屠殺紀念日,晚會中播放1名倖存者的故事。他小時候住在白俄羅斯的克拉斯內(Krasne)猶太集中區,雖然政治局勢動盪變化,他仍持續在集中區的學校讀書。後來納粹槍殺了他的父親,哥哥姐姐也死了,他與媽媽逃到森林裡去投奔游擊隊員。

這名倖存者來到以色列之後當了60年的老師,後來成為校長。他提到哥哥姐姐和他們的朋友當年多麼疼他,也說自己感覺到似乎從學生身上,看到死去哥哥姐姐的影子。當影片看完要請他點火炬的時候,他擦了兩次眼淚。

另外一次,記者去訪問私人心理治療機構的部門主管烏茲埃里(Saar Uziely),他負責規劃評估軍人或退伍軍人經歷戰爭之後的創傷治療。原想請他介紹幾名經過治療後的個案接受訪問,誰知他說,「妳去找別人吧。」

記者不解地問他說,「你連幫忙傳達這個訪問的需求都不願意嗎?所以你覺得這種訪問對他們的病情不利?」

他說,當然(不利)。記者不放棄地繼續問,「可是你們不是也有設備,可以側錄病人的訪談嗎?這不也被你們視為治療的一部分?」他說,錄下來自己看和接受媒體訪問是兩回事。

記者再強調,「巴勒斯坦人會抬著孩童屍體在媒體鏡頭前哭號,可是猶太人的遭遇卻很少人知道。」他想了想說,「那妳訪問我好了。」訪談中他說,「在戰場上我失去了很多同袍…我失去了很多朋友。」

他接著說:「所以我說,這不是個可以輕鬆談論的話題。」

從後來的訪談中得知,烏茲埃里生在一個軍人家庭,爸爸、自己和兒子三代都參與過戰爭。他因為戰爭經歷使自己想讀心理學,後來在軍中擔任了近20年的心理醫師,陸軍中校退伍,如今持續在非營利機構擔任部門主管。

就是這種擦乾眼淚的務實和不認命,讓以色列在媒體面前常是強悍的、似乎占優勢的,但這並非全貌。

以色列的人工貴,願意從事高消耗體力工作的人不多,因此無論是在戈蘭高地和約旦河谷的農場、或是耶路撒冷的修車洗車廠,有不少猶太老闆聘用德魯士人(Druze)和巴勒斯坦人。

多數猶太老闆對於工作沒有太多階級尊卑的觀念,只有專業和職務的分別,他們很多也因為工作關係,說著一口流利的阿拉伯語。

隨著以色列與東亞貿易的往來增長,中文人才在以色列也搶手起來。務實的猶太人知道他們需要朋友、需要生意,也努力地拓展他們與世界各國的關係,包括台灣。(詳細報導內容請見「全球中央」雜誌2014年1月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