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勞基法 慶富 凱擘

庫巴之火:都市居大不易

立報/本報訊 2014.01.23 00:00
■pasuya poiconu(浦忠成)

媒體報導家貧的父親在寒冷的天氣想為孩子洗熱水澡,於是偷走一店家的一桶瓦斯,店家遭偷,便在原地貼上請取走瓦斯者用完瓦斯後將桶放回的告示,窮爸爸看到報紙報導此事,到派出所自首,警察通知主人到場,看見「盜竊犯」確實情有可憫,願意原諒,當下挨餓的孩子打電話給到案的爸爸,主人又慨贈2千元濟助。這樣的故事溫馨卻讓人沉痛。

新北市有位遊民,因為餓了幾天,而身上只有40元,聽說桃園有一家店的滷肉飯20元就可以吃到飽,於是徒步前往,卻在半途的龜山餓累而昏倒,被路人發現送醫。

都市角落總看到孤苦無依的個人與家庭,家庭破碎、負責生計者傷亡、失業等遭致經濟關卡難度,或者其他因素,都可能讓一個人或家庭陷入困境。台北車站陸橋上總有人在蹲、跪或臥身乞討,即使冷颼颼的天依然;龍山寺附近與百齡、和平西路等橋下也常有遊民留連。相較無風無雨的地下道也不時有彼等躺臥的行影。

在都市繁華亮麗、形構龐雜的景緻下,如斯的景況諷刺的映現有多少人與家庭在進步、便捷與舒適的集體追求腳步中,被踐踏、遺棄與遺忘。中外盡皆如此,旅次雪梨、奧克蘭、洛杉磯、溫哥華,都曾在街頭一角看見或遇見都會邊緣者竭力求生的景象。

人類幾世紀鼓吹與追求的富足安樂夢想,隨著城市化的趨勢似乎獲致實現。預測學家告訴我們,全球居住在城市的居民已經超過一半的人類總人口數。過去多少年,多少「下港」的年輕人別離家人,要到台北「打拚」,各方聚集的人口居然讓台北盆地在21世紀出現兩個直轄市,成為台灣人口最密集的區域。產業匯聚與地方特色,也促使區域的都會發展,造成高雄、台南、台中與桃園等的壯大。

都會代表就業機會多、薪資高、生活機能周全、交通與數位網絡暢通,加以教育、文化、醫療與福利資源豐沛,於是吸引原居鄉村或鄰近小市鎮的「庄腳人」進入。大量嚮往都市生活而遷徙的人口中,固然多數都能各自找到落腳處,也找到工作,實現理想;但總有一些其實是不適合移入的族群,譬如貧窮、就業能力欠缺(無一技之長)、不識字、毫無人際網絡(親友、族群等)等,也跟著進入都會;如果沒有足夠的社福資源與人力的支援、協助,這些人很快就會面對重重阻礙(歧視、不公平待遇等),甚或是傷害(誘騙、陷害等)。

鄉下人對於城市莫名的恐懼-如城市人奸巧以及城市處處陷阱的印象,是長久存在的。但是都市是在絕對優勢的位置-官署、機構官員、專家、學者與資源、建設重心都在城市,連發展與願景的論述都向都市傾斜,長此以往,所謂城鄉差距自然形成。

八八風災之後,政府與民間合力與建永久屋,許多居民尤其是年長者不願搬入,寧願守著專家眼中隨時會產生危險的山林家園;很多人以為那只是心情眷戀與難捨,事實上是看到平地排列整齊、櫛比鱗次的社區房屋,環境固然安全舒適,卻缺乏可供植蔬種果的空地,那是可以補給每天飲食需求的園地,部落有此園地,除了油鹽醬醋少許花費,穀米芋薯與菜肴,都可自足;而平地或都市無此,舉步出門,張口喝水都可能付費,要讓沒有工作收入的老人下山,簡直難以度日,其難處在此,而官員則不明所以,滿腹委曲,房子都蓋給你了,入住還推三阻四的一堆理由,這就是缺乏同理心。

平原城市固然好住,鄉村也有存在並給予適當資源與建設的必要,偶而轉看日本電視頻道介紹各地鄉村景緻與生活的影片,地方雖楚偏遠,其交通與基本生活設施齊全,生活生產,居民生活步調悠閒自適,羨煞都市遊人,不時往返,不若台灣偏遠村落,無車簡直難以出門,就學、讀書、看病必往大都會,讓鄉村人口不斷逃走,而建設與資源因此不斷抽離,惡性循環。文明的社會應該讓不適、不能、不願落居城市者,仍有去處、居處,減少社會可能的困境、悲劇。

(成大台文所教授)

(圖說)台北車站四周的地下道在冬天的夜晚能躲避寒風的侵擾,儘管上方車流的噪音刺耳,仍是遊民唯一能過夜的地方。(圖文/楊子磊)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