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中低音唱情歌 楊培安≠《我相信》

蕃騰人物/林郁倫 專訪 2014.01.22 08:43

睽違兩年,楊培安再回到歌壇,以「野獸派歌王」為名發行新作品,這頭"野獸"有的不只是高亢和狂野,闖蕩歌壇七年,如今要回歸到最初的"原始",嘗試了很多不同的曲風,嘗試了很多不同詮釋歌曲的方式,也創作了一些自己想要表達的音樂精神,要讓大家更貼近真實的楊培安。

「“野獸”就是回歸到原始,有些人會解釋成獸性,在《沈睡的野獸》中其實是指獸性比較原始的那一面,滿貼近我自己想要對於音樂想要表達跟認知的態度,那就是最原始最直接的方式。希望大家可以先從聽覺開始,去重新認識大家以為你已經很了解的楊培安。」

楊培安:「我講話其實聲音很低啦,只是因為唱歌,大家都只注意到,大家最熟我的那首歌『我相信』,就一直高音嘛,大家可能就忽略了我還是可以唱中低音。」

沒有高音、不走勵志路線、唱出感情的痛徹心扉,剛開始在聽到這些歌的過程,一定會懷疑、驚訝、思考「咦~這是楊培安嗎?」這樣的驚訝,楊培安自己也在錄音的過程中有深刻的體悟,他的解釋是,加入新東家,把自己歸零之後排除罣礙,唱出那一首歌應該有的畫面。

除了唱腔不一樣,楊培安的造型也變了,燙了顆捲捲頭、還瘦了8公斤,問他少了以往慷慨激昂的高音,會不會怕少了辨識度,他淡淡地說:「很多東西並不是都用灑狗血的方式,不管是唱腔或是表情,我覺得很多東西是當你要去把一首歌詮釋出來的時候,尤其是當沒有畫面的時候,你純粹放歌出來聽,感受到旋律的情感的時候,我覺得我有做到這一點,希望大家真的有聽到我內斂的那一面。」

提到新專輯的編排讓楊培安充滿感激的同時也興奮以對,感激的是終於有機會可以破除封印、興奮的是要把自己在音樂上的轉變公諸於世!而為了滿足大家對楊培安既定的期待,也歌曲中亦保有以往的高音亮點,楊培安表示將42年的人生歷練都注入其中,是出道7年來最貼近自己真實面貌的專輯。當自己的名字跟自己的聲音,被賦予很多意義跟責任的時候,其實剛開始楊培安還不太適應,雙子座 AB型的他,其實心裡面有非常灰暗的那一面,他不夠樂觀、不夠積極…但是,很多人給他的第一個印象,就是覺得他的聲音可以帶給大家一些正面的力量;慢慢的,他開始接受這樣一件事情。

取捨>接受>定型>再突破」,這彷彿是楊培安音樂生涯中的固定模式,在pub駐唱的時候如此,《我相信》爆紅之後亦是如此。他分享對於音樂工作的階段性轉變,「駐唱時期"客人最大",那時候有吃到苦頭,在歌唱的心態上有了第一次的轉變,我開始蒐集點歌單,那三年是我在音樂歷程的第二個階段,我還是保留我自己想要的,但是可能就占演唱的三分之一,注重聽眾想要的。後來有機會發片,《我相信》突然被接受,我就突然被定位成勵志的形象,那和我的個性完全不一樣,剛開始再唱我相信的時候是很沒有說服力的,我必須要去演、說服自己鼓勵別人,這又是很大的轉變。」

2013年唱了60場商演,楊培安說自己慢慢知道在甚麼樣的場合要扮演甚麼樣的角色,在不同場合裡面演唱歌曲,除了要讓邀請的人開心之外,也要讓自己覺得認同"這樣做是對的!"開始對自己有信心。

新歌《信仰》裡的一句「委曲求全只為獲得平凡認同」是楊培安寫給自己的詞,硬式搖滾的曲風,去表達要不斷地過關、去達成目標的感覺。乍看之下勵志,卻旨在提醒。「36歲才有機會發片,可能我的路走得比較崎嶇,我的個性就是比較硬,到某一個點還是不想要去改變,但是我現在想通某些事情,有時候,或許繞了一大個彎,才能達到目標,沒關係我就繞彎,因為終極目標就是要做到!」

「野獸派歌王」紅遍兩岸的蘊藏內斂

楊培安近幾年將工作重心轉往內地,人氣火紅,商演接不完,卻也讓他感嘆犧牲了與家人相處的時間,身為長孫的他,自從去年爸爸過世之後,對於家庭的責任感更上一層樓。

「雖然我有養家,但還是沒有陪伴,覺得非常內疚,人家說我很宅,但我是一有時間就待在家,陪著,因為我覺得虧欠他們太多,或許是因為這樣,所以就算只有幾個小時也要回家見見家人、休假時間習慣待在家裡,因此,在外地工作,幾乎不會四處遊玩,工作結束之後就是待在飯店,活動範圍也僅限於飯店設施。」

※華納音樂大中華區總裁陳澤杉在楊培安的發片記者會上,送上有仁獸之稱的麒麟一隻。

華納音樂總裁陳澤杉眼中的"野獸",在楊培安極具爆發力的嗓音背後同時還具備了不為人知溫柔的一面!楊培安說,「沒有任何人理當為我做任何一件事情,當我對任何一件事情提出嚴苛要求的同時,大家去共同為這一件事情努力的時候,不管達成不達成,我心裡面其實都會很感謝這些人付出的心力」

現在的楊培安,已經不是當年17歲玩band炫弄高音沒人飆得過的主唱,經過了26年的音樂淬鍊,他驕傲於自己唱出的蘊藏內斂、詮釋音樂的情感收放,更接近夢想,他渴望的是,讓大家去感受自己在音樂上的企圖心。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