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部落新聞眼:台東出現最大宗「盜」獵

立報/本報訊 2014.01.22 00:00
■Ingay Tali

才三兩天沒看新聞,竟然就錯過這個轟轟烈烈的事件。

也或者Namoh說的沒錯,原住民界噤聲了,好像就這麼屈服在這樣聳動的標題下。

可以想見那種好像「狩獵傳統文化一定要被尊重」與「唉呀,野生動物好可憐,更何況是保育類」的心中拉扯,穿著異族旗袍那樣的裹足扭捏。

也許,生物多樣性的理由,已經被架構出是個「普世價值」。但是我們仍舊必須時時檢視這個「主流的」、「普世的」價值,究竟摻揉了多少來自「原住民族」的文化同化、抑或再次僅是外來強殖的標準而必須強烈抨擊?緊抱著傳統狩獵文化的捍衛同時,也不能不面對是否有違背傳統規制與文化信仰的逾越,而必須加以譴責。

關於「傳統狩獵季」在情/理的立場上,是否確實存在?拋開各部族可能有的層層禁忌限制,狩獵究竟是個部落職種的專業分工,或者游耕或定耕時期農暇之餘的補充性經濟或食糧來源。在時節的關連上,是否必然與節慶儀祭相關,或者也進化成「游獵」的文化生活一部份?

而在現行法約制的現實面來說,姑且不論「法律」本身強大的外來威殖背景,個案連結的《槍砲彈藥管制條例》、《野生動物保育法》與《原住民族基本法》等條文,是否對於獵捕行為做出違法的負面評價,其構成要件又如何?

特別在日前最高院102年度台上字第5093號關於「自制獵槍」的不當限制一案,鬆動行政機關脫逸法律保留範圍所做出的限制,是不是進一步能斷開「非原世界」對於原住民狩獵活動的片面想像樣版,重新把族人的舌頭裝回來,詮釋自己橫亙古今的狩獵故事?

至於人在江湖中的獵手,困守在「為祭典/生活/自用」的法定淺灘裡,是否仍能依循祖先與山林的約忌,以夢為卜、以鳥為咒,立於「夠了」的那條線上而不擅越妄為,也不該充耳不聞見。當然,我們同樣可以想見那種關於豐收的期待,不該只存在於「你看船艙裡裝滿魚和蝦」的境況,而為特別的族群或階層所獨佔,再次排擠原住民族的幸福(eudemonism)世界想像。

回到「資格論」的罩門,期待有更多聲音的討論。價值也好、文化也好。來點大聲喊出來的「我是原住民,我主張╳╳╳╳」都好。自然,如果只是哪種「你沒有在部落就不w要講部落的事」的自我限縮出發點,就好像千篇一律的搬出「文化」作藉口,那就別談溝通的可能。更別說,那個藉口的木柱,早就被遺忘到蟲蛀蠹生了。

(旅北阿美族)

編按:文中所述新聞背景,19日凌晨台東關山分局警方以違反野生動物保育法、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將4名獵人移送法辦,獵物包括山羌、山羊、水鹿總計共14頭,媒體報導多以「史上最大宗盜獵」形容。

(圖說)台東縣關山分局破獲違法獵殺野生動物案,查獲4名獵人在海端鄉錦屏林道違法獵殺19隻保育類動物,包括山羌、長鬃山羊、水鹿等。(圖文/中央社)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