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野戰季 無畏女孩 館長

【素溪之冬】素溪民族壓迫史 蒲亭盼世人遺忘

立報/本報訊 2014.01.22 00:00
策劃、編譯■劉耘

日前,北高加索地區的伊斯蘭武裝團體透過影片,威脅將攻擊素溪冬奧,並聲稱他們就是去年12月伏爾加格勒市(Volgograd)兩起爆炸案的主謀。多數媒體將他們描述為「恐怖組織」,但伊斯蘭研究學者威廉斯(Brian Glyn Williams)指出,暴力攻擊及恐嚇影片背後,隱藏著俄國19世紀壓迫及屠殺少數民族的暴行。

1800年代早期,俄羅斯帝國不斷擴張。他們進入北高加索山的森林,殘暴地征服當地數個小型穆斯林民族,並將車臣人及達吉斯坦人(Dagestan)自他們長久以來生活的土地驅離。

由於車臣族和達吉斯坦族相當分裂(達吉斯坦族內部又細分為30多個種族),他們一開始無力抵抗俄羅斯帝國的武力,直到被達吉斯坦族視為聖者的夏米爾(Imam Shamil)出現。他在北高加索山東北部帶領深山游擊隊與這些入侵者抗戰30年,但最後獲勝的俄羅斯帝國仍焚燒村落、屠殺人民並實行種族清洗。

離開家園的最後一站

同時,俄羅斯帝國的軍隊也入侵北高加索山西北部的索卡西亞族(Circassian)領土。由於索卡西亞族的傳統信仰屬於萬物有靈論(animist),一直到近代才轉而信仰蘇飛神秘伊斯蘭主義(Sufi mystical Islam),因此他們當時並未因聖戰的概念而團結一心、展開抵抗,最後被俄羅斯帝國擊敗。

《索卡西亞種族滅絕》(The Circassian Genocide)一書作者康明斯(Walter Richmond Commins)寫道,索卡西亞族被驅逐到土耳其帝國,當年至少有60萬人因大屠殺、飢餓及惡劣天候喪生,另有數十萬人遭驅逐。

康明斯指出,1864年有將近3/4的索卡西亞族遭消滅,這是近代史上第一個失去國家的民族,也是歐洲近代史上首個種族屠殺事件。如今,索卡西亞人散居於中東及土耳其,而今年距離1864年他們被驅離的那個冬天,正好滿150年。

索卡西亞人被逐出家園的最後一站,正好就是坐落在黑海旁的素溪。威廉斯指出,他1992年參訪素溪時,已完全不見索卡西亞人的蹤影,當地歷史課本也抹去這段歷史。

1944年2月,車臣人經歷了類似遭遇。當時前蘇聯領導人史達林將車臣民族全數驅逐到西伯利亞及中亞,1/3人遭屠殺。1999年,俄國現任總統蒲亭攻打車臣,數萬人在戰爭中喪生。

10多年間 武裝行動頻傳

自此之後,車臣人開始以殘酷的武裝攻擊行動做為回應,例如2002年的莫斯科歌劇院脅持事件,以及2004年的貝斯蘭(Beslan)校園攻擊案。

2006年,車臣武裝組織領導者巴薩耶夫(Shamil Basayev)被俄國政府殺害,但他的反抗軍很快地結合達吉斯坦民族,形成車臣地區的分離主義政權高加索酋長國(Caucasian Emirate),並自稱擁有高加索地區的主權。2013年秋天他們就曾發布消息,表示將阻止俄國在這塊他們祖先遭屠殺的土地上舉辦奧運。

威廉斯表示,近日的爆炸案及恐嚇影片除了警告可能發生的暴力攻擊,也是要提醒世界,150年前,素溪這塊土地上曾發生駭人聽聞的種族壓迫;而這也是蒲亭不希望世界想起的一段歷史。(整理自《哈芬登郵報》)

(圖說)素溪地區(Greater Sochi)一名索卡西亞族男性站在索卡西亞戰爭紀念碑旁談話,圖攝於2013年10月15日。(圖文/路透)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