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素溪之冬】賽事期間控管嚴密 媒體自由成挑戰

立報/本報訊 2014.01.22 00:00
策劃、編譯■劉耘

俄國去年通過的反同志宣傳禁令,讓國際間相當關切冬奧期間的人權議題;然而,在政府控管嚴密的俄國,新聞工作者有辦法自由的進行報導嗎?

儘管國際奧會及俄國政府承諾將支持新聞自由,但保護記者協會(CPJ)的馬索茲(Jean-Paul Marthoz)點出幾點顧慮。

首先,俄國政府已於去年8月表明,為避免恐怖攻擊,當局將嚴守素溪邊境,但這些控管措施也可能用於阻擋異議人士,很可能阻礙媒體報導。

再者,賽事期間所有媒體將受到俄國聯邦安全局(FSB)嚴密監控,這個單位的前身就是前蘇聯情報機構國家安全委員會(KGB)。據俄國知名調查記者索達托夫(Andrei Soldatov)及博羅甘(Irina Borogan)表示,俄國當局能任意監視、監聽素溪的每個人。

除了媒體 一般公民也受管制

此外,馬索茲表示,俄國本來就是個沒有媒體自由的國家。2013年無國界記者組織(RSF)的媒體自由度排名中,俄國排名148。保護記者協會的資料也指出,1992年來共有56名新聞工作者在俄國遭殺害。眾多人權團體指出俄國的言論及媒體自由在過去2年間嚴重退步,原因為政府加重誹謗罪、制定新網路規範、反同志宣傳禁令,還有一項箝制公民社會的法律。這項法律規定,所有與外媒合作、甚至只是與外媒談話的俄國民眾都可能受懲處。

冬奧準備期間,俄國當局對媒體自由的壓迫已然顯現。部分俄國及國際媒體刊登了諸如工程延宕、預算超標、勞工遭虐及俄國政府的地理政治企圖等報導,目前已有兩名外籍記者因這類批評報導而受懲處。土耳其記者塔斯特金(Fehim Tastekin)因報導19世紀索卡西亞族(Circassian)遭種族屠殺一事而遭驅逐;與范布根(Arnold van Bruggen)共同執行「素溪攝影計畫」的荷蘭記者何恩斯特拉(Rob Hornstra)也被禁止進入莫斯科一場文化活動。

對於冬奧準備期間民眾遭迫遷、移工遭剝削、官員貪污或環境破壞等議題,大部分俄媒不是避而不談就是相當被動。人權觀察及保護記者協會都發現,素溪及莫斯科都出現媒體老闆勸告記者不要批評冬奧的情況。

官方資料 經篩選才公布

只有與國營頻道緊密相關的機構才能取得冬奧建設及準備的官方資料,再由他們將影像分享出去。馬索茲表示,這些圖片很顯然不會展現冬奧準備期間的種種弊端。

這樣的情況下,俄國人權及環保運動者肩負起獨立媒體的重責大任,透過部落格、YouTube及臉書等管道向外界報導當地的真實情況。不過一位經營部落格的環保運動者表示,真正的困難是,即使他們發表了報導,俄國主流媒體仍默不吭聲,除非等到問題已變得極為嚴重、蔓延到俄國境外之時才會報導。

保護記者協會表示,他們將於28日公布一份報告,證明俄國政府恐嚇國際媒體並收買小型媒體。他們呼籲國際媒體在賽事期間合作捍衛新聞自由,尤其是在報導素溪的同志議題上。(綜合整理自外電)

(圖說)俄國警方在素溪一間東正教教堂外,對一位記者進行安檢,圖攝於2014年1月19日。(圖文/路透)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