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社論:7合1大裂解

立報/本報訊 2014.01.22 00:00
2014年是台灣的選舉年。中央選舉委員會已於1月21日開會通過今年「7合1」選舉的時程,決定11月29日將投票選出從村里長、鄉鎮市民代表、鄉鎮市長、縣市議員、縣市長、以迄直轄市議員和直轄市長等7項公職,這對台灣的地方自治而言,可謂是鋪天蓋地的大輪替。於今,對於7合1選舉的新聞和評論已成為各大媒體日常操練的重要部分,當然也直接影響到我們日常的談辯和關注。

這麼大規模的選民動員,將決定我們對政治生活和民主內涵的理解。根據霍布斯的說法,人類脫離「萬人對萬人鬥爭」的自然狀態,也就是社會組織和政治生活的開端。也因此,政治的本質就在於保障人類文明社會之存在,讓人可以過集體的生活、可以一起工作,一起創造未來的可能。

然則,我們所熟悉的台灣政治是:一旦進入選舉,也就是社會撕裂、分化、惡鬥的開始。是選舉,讓我們見識到「萬人對萬人鬥爭」的場景。各種耳語、黑函、暗招、小動作,在選舉期間,百無禁忌;征戰求勝的邏輯可以覆蓋真假是非的認定。

試想,一名候選人若是必須經過這些扭曲的過程才能夠脫穎而出,我們如何期待磊落大器的政治家能夠從中產生?當政壇上放眼所及皆是汲汲營營的小政客,我們又如何期待國家大政可以被沉穩的力量操持?長期以來,我們浸淫在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的信念之中,以商場取巧孳利、浮誇宣傳的邏輯來看待政治的運作,而在選出議員和各級首長之後,卻又要怨怪他們的無力和無能。

這是一個惡性的循環,政府越無能,國家越萎縮,就越有利於個人主義和自由市場的擴張,而當市場邏輯侵入政府運作,金錢與權力的關係日趨模糊,政治就更進一步被架空,國家的能力當然也就更為萎縮。

換句話說,如果我們有一個無能的政府,那是因為這正符合自由市場之所需。

不過,這樣的社會,長期以往,就像是坐在枝幹上鋸樹,一旦鋸斷,本身將伴隨枝幹一併跌落。

我們明顯地看到,伴隨著市場化的選舉操作,政府無能幾乎已變成常規定律,政治作為連結社會、創造集體生活的想像幾乎蕩然無存。而另一方面,主政者無分藍綠,對於自由市場的熱衷卻是與日俱增。陳水扁時期,台灣進入世貿組織(WTO)成為至高榮耀。於今,馬英九舉全國之力,一心以加入TPP(泛太平洋戰略經濟伙伴協定)和RCEP(區域全面經濟伙伴協定)做為施政最高目標。而在此同時,他們卻不曾關注到整體社會正處於碎裂瓦解的邊緣。而如火如荼的「7合1」,依據以往經驗,將是台灣社會進一步碎裂的催化劑。

圖說:總統馬英九(前右1)1月22日接見2014年「天下經濟論壇」與會貴賓(經濟學人)EIU亞太區總編輯高達德(Charles Goddard)(左3)等人,重申台灣加入TPP與RCEP,堆動經濟自由化與國際化的決心。(圖文/中央社)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