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冷眼集》官場現形記失色

自由時報/ 2014.01.21 00:00
記者鄒景雯/特稿

馬政府的成員,若有官癮,純粹是自我意淫,因為,誰都知道他們是九趴的跟班,社會上普遍觀感已經積重難返;其中,監察院尤其是各部門的踏腳石,誰踩在上面,都不會有愧色。

最近拜監察委員快要重新提名之賜,監院內不少委員的渾身解數,更是莫以名狀,或許可以器物稱之。器物者,就是被使用物,他們被徹底使用得淋漓盡致,晚清的譴責小說《官場現形記》都要為之失色。

該彈的,集體放水,不彈,都沒有比一個尚未偵結完畢的司法個案,居然可以伸手干預,還要離譜。林毅夫何許人,可以讓查案監委好似成了跳躍的音符,高頻地在權力的五線譜上,配合指揮棒奔跌,若不是看到上面的眼神,會是對岸的臉色?還是以上皆是?

因為,依據監察法施行細則第二十七條第二項:「偵查或審判中案件承辦人員,與該承辦案件有關事項,在承辦期間,應盡量避免實施調查。」葉耀鵬與趙昌平即使關心本案,理應等到偵查案件終結後再予以調查,不當的約詢動作,不是要藉機施壓,就是要做給誰看?否則,實在不足以解釋這個時候指名法務部檢察司長、高檢署檢察長等到監察院說明的必要性與迫切性究竟在哪裡?

林毅夫想要回鄉,已經「困擾」了好幾任總統,這幾年國共打得火熱,國台辦幫忙推,馬政府欲拒還迎,就卡在前部長高華柱的「切身之痛」上。現在「華去嚴上」,看準空檔,頓時群魔高張亂舞,若是要做球給人殺球,殺球的人可要小心,最近的羅姓共諜案,透露出為美國全盤掌握因而偵破的不可說秘密,羅當然不是單例,難道誰想當下一個讓美國再度展現亞洲影響力的標靶?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