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網紅 靈堂 坐骨神經痛

監委打造六大問題 導向林未投敵不該通緝

自由時報/ 2014.01.21 00:00
〔自由時報記者林俊宏/台北報導〕監察院針對林毅夫案擬定六大問題,打算約詢法務部高層,但這份洋洋灑灑逾千字的六大問題內容,採特定學者立場,明顯導向林毅夫沒投敵、不該繼續通緝,遭質疑是為林毅夫量身打造的解套計畫。

洋洋灑灑逾千字 採特定學者立場

六大問題如下:

一、依修正後軍事審判法規定,未來管轄林毅夫案的檢察署為何?

二、國防部九十一年十一月十五日對林毅夫發布通緝,在軍事審判法修正後,該通緝令效力為何?檢察機關是否賡續發布通緝?

三、依歷來國防部及學者專家意見,目前中共屬陸海空軍刑法規定之敵人,惟有學者意見認為,林毅夫雖於六十八年五月十六日進入敵區,惟尚非即屬投敵行為。貴部對此看法為何?

四、承上,林毅夫雖於六十八年五月十六日進入敵區,倘無立即於中共黨政軍或政治機構任職,而僅僅是繼續求學獲得學位,並在教育機構任職,是否影響其成立投敵罪?

五、國防部九十一年八月十六日對林毅夫撤職停役,日後縱於中共黨政軍任職,是否仍構成陸海空軍刑法第二十四條投敵罪?此對其追訴權時效計算有無影響?

投敵罪屬狀態犯 非繼續犯

六、依國防部相關會議資料所示,不少學者認為陸海空軍刑法的投敵罪屬狀態犯,而非繼續犯,投敵罪保護法益是軍人忠誠義務之違反,行為完成時即已侵害,尚無繼續侵害之餘地;此外,國家社會法益沒有成立正當防衛的必要。貴部對此看法為何?並請說明以下事項:

追訴期滿 逾時的通緝應撤銷

(1)有關身分犯問題:靳宗立教授表示:「投敵罪的構成要素,需有身分犯的考量,要考慮到主體適格的問題。陸海空軍刑法投敵罪,應該要稱現役軍人投敵罪,所以是身分犯,如同刑法通姦罪是身分犯一樣。林毅夫何時喪失現役軍人身分?個人查閱當時有效的陸海空軍軍官服役條例,常備軍官在現役期間失蹤滿三個月即停役。林毅夫此時已喪失現役軍人身分,自然就沒有投敵行為再繼續的問題。」此外,靳教授還稱,「林毅夫遲至九十一年發布通緝,當時刑法規定的追訴期二十年時效已期滿,逾時的通緝應該撤銷。人民未經主管機關同意,參與對岸的黨政軍組織或為其成員,只能以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行政罰處罰。所以,林毅夫縱參加中共黨政軍組織,應不構成犯罪。」對此,貴部見解為何?

叛逃到中國當平民 不算投敵

(2)有關敵人定義問題:柯耀程教授表示,「若叛逃到中國地區當一介平民,或單純從事教育角色,應該不會被認為是投敵,在法律上對於投敵不要過度擴張解釋。」另本院曾諮詢過鄭逸哲教授,亦指出,投敵的投,應理解為在敵方執役,或與敵方械抗中華民國及其同盟國;或在敵人開戰或開戰期間,以軍事利益供敵人,或以軍事上的不利益害中華民國及其同盟國。簡單講,要投入或戰時直接或間接協助敵人的軍事陣營,方犯投敵罪,而非單純的投身敵區即犯投敵罪。對此,貴部看法為何?

(3)有關投敵狀態問題:柯耀程教授表示,「個人認為投敵罪是狀態犯,狀態犯和繼續犯的結構關係,是從行為來繼續觀察一行為侵害法益後,被侵害的法益若不會被持續侵害,便是狀態犯,例如傷害、竊盜…。個人不認為投敵行為是一種繼續關係,侵害法益的結果比較像脫逃的法律關係。至於是否馬上加入敵人組織,認定投敵行為繼續,或參與敵人組織的行為有無中斷,都還是要舉證的。」對此,貴部見解為何?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