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極度寬鬆貨幣政策 彭淮南:未必有助經濟,反擾金融市場

NOWnews/ 2014.01.20 00:00

記者顏真真/台北報導

中央銀行總裁彭淮南指出,這些年來先進國家十分仰賴極度寬鬆的貨幣政策,以拉抬股價、房地產市場與通膨預期,並間接使其貨幣貶值,希望能夠達成提昇有效需求、刺激經濟成長的目的,但先進國家也是主要國際貨幣的發行者,長期採取寬鬆的貨幣政策等同於不斷對外輸出貨幣,未必有助於全球經濟;而其龐大的外溢效果,卻會不斷地干擾全球金融市場。

2014年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22日至25日將在瑞士達佛斯(Davos)舉行。「銀行家(The Banker)」雜誌將1月期刊定為Davos特刊,並邀請彭淮南為Davos特刊撰稿。

彭淮南撰文指出,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烏雲籠罩全球,這是1930年代經濟大蕭條以來,人類歷史上最嚴重的經濟金融危機。1年之後,又發生了歐洲債務危機,此後一直紛紛擾擾,全球金融局勢也隨之動盪不安。為救經濟,這些年來,先進國家十分仰賴極度寬鬆的貨幣政策,在危機期間防止了金融體系崩潰,也促使經濟活動能夠維持一定的水準,但先進國家也是主要國際貨幣的發行者,長期採取寬鬆的貨幣政策等同於不斷對外輸出貨幣,未必有助於全球經濟;而其龐大的外溢效果,卻會不斷地干擾全球金融市場。

首先,先進國家在全球經濟的重要性已不若以往,與新興經濟體景氣循環同步的程度也愈趨下降,代表貨幣政策的國際傳遞效果反而會對新興經濟體產生不利的影響。例如,若新興經濟體本就處於景氣過熱的階段,則先進國家的寬鬆措施就形同火上加油,更加威脅新興國家經濟金融的穩定。

另一方面,這些國家的貨幣政策經常透過對短期國際資本移動的影響,而對新興經濟體的金融市場造成衝擊,並扭曲匯率的真實價位,尤其是對台灣、新加坡與香港等這一類小型開放經濟體而言,其匯率在經濟與金融穩定扮演十分重要的角色,更容易受到國際資本移動的波及。

彭淮南指出,自1990年後,外資在台灣股票市場與外匯市場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目前台灣約有6700戶外資,進出金額占銀行間外匯交易的比率達36%,絕大部分是由前20名的外資參與。2013年6月底,外資持有國內股票、債券與其新台幣存款餘額,合計達2285億美元,約相當於外匯存底的56%之多。

彭淮南表示,短期國際資本移動已成為決定新台幣匯率的主要因素,在外匯市場進行資產幣別轉換交易的外資,經常受市場特定訊息影響,因而集體同為買方或賣方,快速進行轉換交易,而這種因訊息不對稱與訊息不完備等而出現的群聚行為,經常導致外匯的需求與供給曲線不斷左右移動,進而產生匯率過度反應(overshooting)的現象,使其偏離經濟基本面應有的水準,而大量且進出頻繁的短期資金,也經常干擾國內經濟與金融穩定。

彭淮南還說,先進國家也喜歡透過公開口頭宣示以強化貨幣政策效果,如果官員之間意見不一,更易形成雜音,進一步擴大市場波動,亞洲新興經濟體經常首當其衝,而過度仰賴口頭操作,很容易在不同市場形成資產泡沫,最終會導致金融市場更大的波動,也波及其他國家,不可不慎。

彭淮南強調,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貨幣政策透過股票市場不斷進行短期刺激,難以提振經濟,也無助於全球金融穩定。從單一國家的角度來看,振興經濟應從基本面著手,強化金融監理、增進教育品質與提高生產力等,才能使得整體經濟發揮最大的潛能,走上永續經營之路。從全球經濟的角度來看,先進國家也是主要國際貨幣的發行者,在享有過度的特權(exorbitant privilege)之餘,也應體認其政策在金融市場上往往牽一髮而動全身,實應肩負起促進全球經濟金融穩定的責任,才能在此一基礎上,帶動全球經濟的穩健發展。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