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性侵犯 中職球員 月光族

本土學界 轟成大不尊重民主

自由時報/ 2014.01.18 00:00
〔自由時報記者曾韋禎、李欣芳/台北報導〕成大學生票選將新廣場命名為「南榕」,不但遭成大校方推翻,成大歷史系教授王文霞還以「炸彈客」形容鄭南榕。台灣教授協會等本土學術團體認為,這場推翻命名的校務會議會是成大之恥,盼校方尊重民主程序,恢復學生所票選的「南榕」。

台灣教授協會、台灣歷史學會、陳定南教育基金會昨召開記者會,還原鄭南榕自焚殉道的史實。

前國史館館長張炎憲指出,王文霞身為歷史研究者,應去了解鄭南榕自焚的原因及過程,僅以結果論來看,恐失於偏頗。而成大校務會議決定推翻學生的票選結果,以及相關教授的發言,均反映出他們缺乏對這塊土地的感情。

中研院近史所副研究員陳儀深形容,這是「成功大學河蟹南榕廣場事件」,要談民主價值,就應堅守程序正義,尊重學生所票選命名的「南榕」。

他指出,當時的台灣社會只剩台獨言論無法突破,鄭南榕以刊登「台灣共和國憲法草案」說出這最後一點,還用自焚來堅持到底;這是讓民進黨、故台大教授張忠棟轉向台獨路線的關鍵。

輔大歷史系教授陳君愷表示,鄭南榕因確信自己的言論正確,因此付出代價;現在的學者、政治人物,還有多少人確信自己說出來的話?只要任何人敢用生命去捍衛自己的確信,都令人尊敬。

輔大哲學系助理教授沈清楷指出,當年的聯合報造假新聞,指稱鄭南榕用汽油彈攻擊警方;但鄭南榕從一九八九年四月七日起自囚七十一天,都是抱著汽油桶,而非汽油彈;就連當時帶隊攻堅的侯友宜也說,沒有鄭投擲汽油彈的證據;鄭唯一傷害的人就是自己,哪來「炸彈客」?

他「同情」王文霞也是媒體抹黑、扭曲的犧牲者,後來卻當上教授,繼續用錯誤的認知去教育下一代。

鄭南榕基金會創會董事葉博文強調,成大學生比老師進步、有良知;這場校務會議會是成大之恥。

台灣社、台灣北社、台灣中社、台灣南社、台灣東社、台灣客社、台灣青社等台派社團,昨也發表聯合聲明,強烈呼籲成大應展現校園民主的精神,尊重並啟用成大教職員工學生的最高票選結果「南榕廣場」為唯一命名;校方強行撤銷「南榕廣場」的命名,不僅凸顯政治考量的傲慢,無法讓人信服,更反映出威權體制的遺毒,依然存在於成大校園。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