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白狼 英廢塑料 台灣棟樑

千萬個王文霞

自由時報/ 2014.01.18 00:00
記者鄒景雯/特稿

歷史是任人裝扮的小姑娘,免不了必須服膺於為統治者服務的宿命?如果這個社會主張成大歷史系教授王文霞必須道歉,而王文霞也同意並已經道歉了,那麼正在進行中的歷史課綱「微調」問題,就猶如千萬個王文霞,大家該用多大的力氣去處置,還需要贅言嗎?

成大事件,事實上是一次公民大對話,王文霞現象是多個議題中的其中一項。這次的討論之所以能在這個單項上迅速獲得初步的答案,或許可以大膽做出一個推論,就是這個社會的大多數意見已經揚棄了所謂的「歷史相對論」;不同意歷史研究不可能客觀,共同認知歷史知識必須建立在客觀的事實基礎上,不宜與歷史致知兩相混淆。

因此,我們從而看待幾乎在同個時間點,由官方希冀透過公權力所推動的高中歷史課程「微調」問題,怎能不以千萬倍的憤怒撻伐箇中的刻意,甚至是惡意!

由教育部國家教育研究院所找來的這群不知所由出的課綱委員,他們以所謂憲法與兩岸關係條例為名,要「撥亂反正」;以為靠著在課綱的文字上,全面清除中國、台灣的界線,重編荷西入台、明鄭統治、清廷、日本殖民、中國大陸、光復台灣,我國主權及於全中國的「民族光榮」,就可以再度掌控歷史解釋權,逕行否決這塊土地上早就凝聚的民意共識。這顢頇的心態,像不像最近的成大校務會議?

問題是,所謂的憲法與兩岸關係條例,是現實,不是事實;換言之,是政治,不是歷史。成大對著的是一個事件,緬懷在威權流金歲月的這些課綱委員們,在這個資訊自由流通的爆炸時代,幻想政治仍能指導歷史的一手遮天,對著的是整個台灣的近代史,那麼,他們與全民公敵的差別能有多大?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