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做功德 轟隆聲 麥脆雞

澳網/夢境反應壓力 Smyczek夢到比賽沒穿褲子

記者洪偵源/綜合報導

澳網高溫令人難耐,有人昏倒前看到史奴比,〈今日美國〉順勢做了一個訪談,請選手們談談他們睡覺時都夢到些什麼。

佛洛伊德曾說,夢境往往反應人們心中最瘋狂的想法,常勝軍Serena Williams說,老是反覆做同一種惡夢,還常發生在澳網期間。

就是每當大滿貫決賽來臨,她有不得不離開那個國家的理由,結果就來不及回來參加比賽,「這是最壞的夢境,還常常發生!」她說。

美國選手Tim Smyczek說,他常常夢到自己出場比賽時,不但沒穿鞋,也沒穿衣服,他笑說:「醒來第一件事情就是確認有沒有穿褲子!」

夢境通常反射人們的潛意識,世界級選手有常人難以想像的壓力,因此重覆做著相同的夢很常見。

「運動員是超完美主義者。」奧運期間擔任選手心理輔導員的運動心理學者JoAnn Dahlkoetter表示,如果有細微部份沒達到自己要求,就會成為一種潛在壓力。

多名選手受訪時,都有著大同小異的夢境:遲到、尷尬狀態、準備不足等,有些人是經常性的,有些人是一次性的,大多反應著焦慮。

Jelena Jankovic有一回夢見自己打溫網時,上場發現對手是Andy Roddick,「我一直在想,我有辦法回他的發球嗎?」

「這些不是常人會碰到的狀況。」運動心理與臨床神經學家Max Trenerry說,運動員的狀況充滿不確定性,不像一般人,有著已知狀況,例如婚禮、考試,因此產生不同的情況。

心理治療師Jeff Greenwald指出,令人不安的夢想驗證著選手的壓力,脆弱與充滿不確定性壟罩著運動員,但他們往往擁有健康的心理,藉著夢境排解掉壓力。

也有選手的夢境無關網球,Novak Djokovic就常夢到被大型動物追著跑,「有時候在水裡是大白鯊!」他說,有時候是一群蝙蝠向他襲來。

當中也有例外的,Roger Federer就說,他從小開始睡眠狀況就很好,不太記得自己夢到什麼,不過他說,偶而會反覆檢查自己的球袋,看看是不是忘了帶球拍,但那不是夢,是一種強迫症。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