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愛因斯坦 麥當勞 日本

「連」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美麗島電子報/吳子嘉 2014.01.17 00:00
一瓶新台幣20萬元的紅酒,對連勝文來說,真的是沒什麼。

但是,看在小老百姓眼裡,真正在意的,其實不是他喝了多麼昂貴的酒,而是他總是習慣將這個社會裡,百分之99.9的人一輩子都追求不到的事物視為理所當然;這就像他看待「台北市長選舉」一樣,他不是謙卑地從選民角度思考能或不能,而是霸氣的決定自己要或不要。在民主國家中,這種把人民意志視為「理所當然歸我管」的輕蔑態度,就是造成當前「爺兒們政治」的根本肇因。

擁有財富絕對不是罪過,如果有人以仇富的角度,否定連勝文這個人,不免太過偏激。但是,從一出生就被擺在「人生勝利組」位置的連勝文,在準備踏進政壇前,真的必須回過頭檢視過往的人生,然後,再試著離開帝寶,抽離自己,用平視的角度,看看什麼叫做「一般人的生活」,了解什麼叫做「成功不是理所當然」這件事。

就先以連勝文曾擔任過董事長的悠遊卡公司來說吧。使用悠遊卡搭乘捷運一趟最低十六元,這票價好像很便宜,但連勝文曉得嗎,有一群人不搭捷運的原因,是因為自己默默換算後,如果改騎機車,同樣距離大約可以多省個6元,1天來回省12元,1個月就可多存下360元。

一定有人會不以為然的說,省來省去就這幾塊錢,何必呢?但是,對這群人而言,錙銖必較,是讓他們有機會脫離貧困的一種方式;雖然,許多人還是終其一生活在困頓中,人生到頭來,就像是做了一場白工,很無奈,但是能抗拒說NO嗎?否則,當外頭下著大雨,寒冬凍到刺骨時,為何總是有不少人還是不搭捷運?

的確,脫離貧窮還有其它各種方式,像是,努力用功念書接受好的教育。但是,在真實的社會上,許多事情總是事與願違。

我就親身經歷過,有學生大學畢業後找不到工作,只好繼續念研究所。但是,這位學生家裡租在三重區,父母離異,家境貧困,為照顧家人並繳自己的學費,二十出頭的她,選擇到燈紅酒綠的夜世界,嘗試用最短時間賺更多的錢。

撇開價值觀不說,這種選擇,真的能替她扭轉人生嗎?我想,是否定的。但我們這一代到底做錯了什麼事,讓這位學生想做這樣的決定?這只是個案嗎?當有人開了一瓶20萬元的紅酒時,有想過身邊幫你倒酒的人,正在過著什麼樣你想像不到的生活嗎?

如果連勝文身邊從未出現過這些人,那總有打開電視的時候吧。有一年的颱風季節,消防人員受命前往山區搶救一對老夫婦,結果,這兩位老人家堅持不願離開住家,堅持非得把家中養的老母豬一塊帶走,只因為這是他們身後辦喪事的棺材本。

面對這些社會底層人家的悲慘處境,別說連勝文,整個連家家族,有想過如何利用手上的既得利益,嘗試去改變社會,拉他們一把嗎?

讓社會盡可能的保持平衡,讓各階層的人都能擁有公平的資源,這是政府存在的重要意義。但是,觀察連勝文這些年來的發言與行為,我從他身上,真的還看不到有任何能實踐這項意義的企圖與可能。

為何這麼說,因為,連家人總是把手中握有的一切視為「理所當然」,財富是理所當然,權位是理所當然,任何連家想要的東西,別人都要禮讓也是理所當然。

不然,連勝文不會說出「我不找政治,政治都要找我」這種理所當然的話;也不會還沒宣布參選台北市長,就先籌組律師團,擺明國民黨市長候選人非他莫屬,不准任何人對他進行檢驗,這種「我當市長、理所當然」的心態,如果真的當上了台北市長,請問,還有可能會謙卑地傾聽人民的心聲嗎?

當權力來得如此理所當然,會不會讓連勝文變成第二個馬英九?別說不可能。當初馬英九在台北市的執政成績,雖然談不上太壞,但仔細想想,他到底做了哪些偉大的市政?但幾年後,當他又繼續理所當然的選上總統後,結果就是「有口皆呸」,害得國家淪落至當前的困境。

同樣道理,套用在連勝文身上,難道不會重演馬英九的誤國歷史嗎?

如果說,連勝文今天就只是一個商人,沒有要把觸角跨到政治,那麼,他要多揮霍、多麼恣意妄為,都與人民無關,別人無從置喙。但是,這樣一位即將踏入政壇,極可能成為管理你我生活城市的人,難道我們還能把這種事情視為理所當然嗎?馬英九帶給台灣的悲慘教訓,難道還不夠嗎?

如果,選民真的就這樣讓連勝文理所當然的成為台北市長,那麼,「連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年代,真的不遠矣。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