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社論:台灣正在墮落的原因

立報/本報訊 2014.01.16 00:00
台塑董事長李志村對內演講時提到,美國路易斯安那州正對台塑招手;反觀台灣環保意識高漲,環評障礙重重,讓他感嘆「台灣正在墮落」。

李志村的「墮落說」,並非單純的投資案,不如說是對他理想中的「台灣精神」的哀悼。例如,現在年輕人再也不像過去那樣肯拚肯作,反而害怕過勞死。昔日雖然是雇員一名,但對李志村而言,哪怕工作累一些,卻始終充滿成就感。

其實,沒有人會反對勤奮,多數人也會對好逸惡勞者敬而遠之,但李志村所言,仍有待商榷。

已在台塑待了55年的李志村,正代表了台灣戰後第一批興起創業者與管理者。這個世代,由於歷經戰後匱乏,因此認為只要肯拚,就有機會;而若抓到機會,就能通往成功。

當然,這種機會與成功是一體兩面。就人而言,他們把吃苦當吃補;就環境而言,那個年代的人也毫無環境意識。在那個沒有勞動保護與環境保護的年代,如果把外部成本算進去,這樣的「成功」未必那麼值得炫耀。

弔詭的是,這種不計代價追求成功的模式,卻極可能成為更多台灣企業的頸繩。因為肯拚肯犧牲,所以台灣企業的成功模式便大多是以廉價勞力為基底,貿易優勢則在殺價彈性大;衍生出去,則專事大宗產品與代工。其結果是,多數企業逐漸陷入瓶頸,而眼前的產業升級困境,更與這種老一輩的血汗思維脫離不了關係。

或許台塑是例外。但不得不承認的是,因為經營者的血汗思維根深蒂固,加上面臨微利競爭壓力,其結果便是企業獲利與勞工薪資益發脫鉤。理由很簡單,由於經營微利化的壓力環伺,使得薪資調整成為禁忌;而若再拿出老一輩的精神「教訓」年輕員工,更讓凍漲聽起來名正言順。

換言之,台灣的薪資凍漲,不只是產業競爭的退縮反映,而包括了上位者在精神面的自我催眠。

只是李志村可能沒提到,如果到了美國投資,環保標準與事故裁罰,究竟比台灣輕微?還是嚴格?還有,如果到了美國投資,他的血汗哲學會在美國員工面前講得那麼振振有詞嗎?另外,同業的拜耳、杜邦在台皆有廠,為何六輕就是常被民眾「關愛」,而前者卻無聽聞?攤開前科紀錄,難道不該先取信於人?

台灣年輕人究竟是怕摔爛的草莓?還是李志村想把時鐘撥回到過去那種沒有勞基法與環保法令的年代?究竟是台灣年輕人在墮落?還是老一輩在敝帚自珍?頗堪玩味。

圖說:台塑董事長李志村(前)1月14日南下台塑仁武廠向各地公司主管分享台塑發展歷程與競爭優勢,以及在公司服務55年的心得,受到員工歡迎。(圖文/中央社)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