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WHA 馬英九 裸體上街

【仇恨止步】諷刺藝術有底線 不應拿言論自由開脫

立報/本報訊 2014.01.15 00:00
策劃、編譯■劉耘

多次因反猶言論引發爭議的法國喜劇演員狄爾多尼,過去數年來共被罰款6萬5千歐元(約新台幣26萬7千元),近日在法國多個城市的演出也遭法院下令禁演。對於這項判決,柏林藝術學院院長施泰克(Klaus Staeck)表示:「我認為這個決定是正確的。」

身兼藝術學院院長、律師及海報藝術家的施泰克,作品中常見和平主義、環保及左翼思想。他深諳藝術中的諷刺手法,也了解創作自由的重要性,曾因爭議作品而被告,不過40次都勝訴。施泰克認為,即便是藝術自由也有限度,說道:「我相信,沒有任何諷刺和藝術是不需承擔責任的。這是我的基本原則。」

強硬禁演恐有反效果

然而,禁演令並未讓狄爾多尼的支持者減少。在法院禁止他於南特演出前,約6千位民眾仍在場外等待入場;待判決宣布後,他們更喊著口號抗議,指責政府打壓言論自由並反對藝術審查,狄爾多尼的律師也以言論自由作為辯護。

這便延伸出另一層顧慮,即這次禁演是否會造成反效果,使他成為「言論自由的犧牲者」,進而助長反猶主義的聲勢?

對此,法國非政府組織人權聯盟(Human Rights League)警告,禁演令可能會「匯聚對那些自認被壓迫者對狄爾多尼的支持。」左派《自由報》(Liberation)也評論:「狄爾多尼的粉絲將判決視為言論審查,而這個判決隱含著風險是,可能讓慘敗的狄爾多尼成為言論自由的殉道者。」

施泰克反對這樣的看法。「從什麼時候開始,煽動反對其他族群的人能被稱為殉道者了?這完全是錯用這個詞彙。」他說:「唉,民主是如此軟弱無力,不再存有任何底線,讓任何煽動者有機會為所欲為。」

拿大屠殺開玩笑

狄爾多尼的爭議言論及作品,包括2003年在電視上裝扮成正統猶太教徒,一邊行納粹禮一邊高喊「以色列萬歲(Israeheil)」,以及2006年邀請否認大屠殺曾發生的歷史學家法理森(Robert Faurisson)共同登台演出。另外,他2012年執導的電影《反猶分子》(L'Antisemite)於坎城影展被禁,近日更在網路上發表一則以「大屠殺鳳梨(Shoananas)」為名的影片,名稱結合了希伯來文的大屠殺(Shoah)一詞及法文的鳳梨(ananas),先是跳完一段滑稽的舞蹈後,表示唱這首歌能夠治癒許多疾病,包括偏頭痛和性功能障礙。

然而,狄爾多尼的早期表演在當時被視為反種族主義的指標。據哥倫比亞大學新聞學者史迪勒(Alexander Stille)評論,狄爾多尼早期作品其實也遊走在種族議題邊緣。

早期作品 有猶太搭檔回嗆

他與猶太喜劇演員賽孟(Elie Semoun)的雙人表演中,常見嘲諷種族刻板印象的橋段;他們在表演中互相對罵,時而混雜攻擊同志的言論,其中一場表演中,狄爾多尼對他的猶太夥伴說:「德國人應該在1945年完成他們的任務。」

史迪勒分析,他的早期演出之所以未被批判,是因為安排了猶太搭檔以辱罵作為回應。在法國這個奮力處理多元文化主義、擺盪在深植的種族歧視念頭與許多政治正確意識間的社會,他們兩人的互罵演出類似美國諷刺喜劇家布魯斯(Lenny Bruce)的作品,為社會提供一個面對文化及種族差異議題時更自由的可能性。

此外,狄爾多尼1997年開始參政時,曾公開反對極右派民族陣線,讓外界難以將他的演出與種族主義畫上等號;但弔詭的是,狄爾多尼也是自1997年開始不再與賽孟共同演出,而他表演中一貫的反猶言論在少了搭檔的平衡之下,越來越像是純粹的仇恨。

「狄爾多尼是在玩弄蓄意含糊(deliberate ambiguity)的把戲。」作家及漫畫家葛雷茲(Damien Glez)表示:「他在一群不是完全了解反猶主義的年輕觀眾前,使用許多老派的法國反猶語彙及隱喻。接著,他在巴黎市郊(banlieue)演出,那裡的許多年輕人覺得自己被伊斯蘭恐懼症(Islamophobia)壓迫,也對巴勒斯坦人感到憤怒與失望。所有事情都含糊不清並混雜在一起:反猶太復國主義、反猶主義、反體制的憤恨、幽默與敵意、對於右翼雷朋的憎恨,以及對近日市郊中移民的憤怒。」

德國社會藉此反思

狄爾多尼演出遭禁的事件也引起德國社會思辨。《德國之聲》一篇報導指出,雖然德國文豪(Kurt Tucholsky)1919年曾說「諷刺文學百無禁忌」,但那是大屠殺事件還未發生之時。報導舉出德國近日兩起藝術家的爭議作品為例,討論藝術自由的界定。

首先,在一場行為藝術中行納粹禮的藝術家梅塞(Jonathan Meese),最後被法院認定無罪,理由是梅賽表演中的納粹禮意圖表達荒誕諷刺,因此法官認為,此案中藝術自由可凌駕德國禁止納粹符號的法規。律師及藝術專家勞恩(Peter Raue)也表示,梅塞創作中很關鍵的一點,是他並非要表達認同希特勒或納粹的政治意識。

不過,慕尼黑法院最近一項判決則有不同看法。行為藝術家溫傑林(Gunter Wangerin)在一場反歐盟緊縮政策的示威活動中,拿著一幅印有梅克爾身穿納粹裝的海報;雖然他在法庭上也援引藝術自由為辯護,但仍因誹謗梅克爾而被判處3千歐元(約新台幣12萬3千元)罰款。

若回頭檢視狄爾多尼飽受爭議的表演內容,史迪勒表示,他在看過許多狄爾多尼的表演影片後,「找不到任何機智或有趣之處。」並說道:「狄爾多尼不過是個二流喜劇演員,靠著極少的才華和大量仇恨獲得許多利益罷了。」(綜合整理自外電)

(圖說)法院下令禁止狄爾多尼在南特演出後,法國憲兵9日聚集在原訂表演的天頂(Zenith)音樂廳外。(圖文/路透)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