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基本工資 殭屍基因 花蓮

左右看:評價夏隆過往 看法分歧

立報/本報訊 2014.01.15 00:00
左看:僅說戰士忠勇 無疑歌頌血腥

據說,這是個和平戰士的告別。奇怪的是,這位「和平戰士」的告別式裡,沒有多少什麼國家元首與會,也沒有多少人將他執意撤離加薩與撤除西岸部份屯墾區的事,當作他一生最為重大的「和平貢獻」加以褒揚。

相反的,多是強調夏隆無役不與,堅守以色列利益,自始至終都是守護以色列的偉大戰士。他們雖不明說,但這樣的嘉勉是何用意?要人們忘了他執意進行單邊撤離的爭議,只要記住他是個堅硬的漢子,是個對巴勒斯坦不留情面,始終如一的忠勇戰士!

正是這個戰士,於1982年揮軍十萬入侵黎巴嫩,其中在包圍貝魯特的兩座難民營後,讓黎巴嫩基督教民兵入內進行屠殺,短短數日,死去十萬難民,這正是漫畫電影《與巴席爾跳華爾滋》的故事。

正是這個戰士,大力拓展非法屯墾區,不斷蠶食巴勒斯坦人的土地。正是這個戰士,用總理候選人的身分,挑釁地強行進入東耶路撒冷阿克薩清真寺,引爆多起衝突與鎮壓,藉此換取選票支持,終於取得贏得執政權力。

正是這個戰士,在總理任內宣布巴解是恐怖組織,揮軍摧毀巴解總部,包圍阿拉法特官邸。就連阿拉法特之死,都被懷疑與他有關。

就告別式上所願意追憶的那些過往來說,這並不是一個和平戰士之死。若人們只願歌頌其忠勇愛國,也意味著這些人只願記著他的過往血腥。

陳良哲/研究生

右看:封他民族叛徒 實為反應過激

前以色列總理夏隆臥病多年,終在11日死去。對於他的死,對於他這一生該如何蓋棺論定,以色列內部也是挺分歧的。2005年的「單邊撤離」,是夏隆最具爭議的行為。贊成者視為和平之舉,批評者說他是民族叛徒。他為此離開了原先所屬的執政黨,另立門戶。除了那些告別式的華麗辭彙,褒揚其過往事蹟與英勇精神,當年強行撤離屯墾戶的行為與畫面,至今仍為許多以色列人心底的極大傷痛。

那些極端立場的批評者必須認清,大局不總是在以色列這頭的。當這個參與過以色列各種大小戰役的英勇戰士,總是強硬應對阿拉法特的鐵血總理,執意在西岸興建高度爭議的隔離牆的頑固硬漢,曾經指控以巴和談出賣以色列利益的極右政客,若非看到大勢已去,又怎會輕易棄離過往強人作法?

極端人士難以相信夏隆會改變作風,非要從加薩與約旦河西岸北部地區撤出軍隊與屯墾區不可。批評者認為,此舉不疑將土地拱手讓給巴勒斯坦,更讓加薩持續成為以色列難以解決的心頭大患,總得時時提防從那裡射出的火箭彈。但其實夏隆這樣作,並沒有承認過往屯墾是錯誤行為。此舉並非糾正歷史錯誤,而是成本利益多方考量的理性選擇,讓以色列更能專注防衛自身安全。若為此認定他是民族叛徒,不過是盲目無益的過激反應。

詹奕宏/文字工作者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