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國際換妻 多倫多 過勞

科羅拉多州開放大麻買賣讓人High起來

新頭殼newtalk/陳忠義 2014.01.13 00:00
一進入2014就看到一則令人High的新聞:美國Colorado州從這個月起正式成為美國第一個可以合法買賣吸食Marijuana(大麻)的州。我不禁順口哼起知名鄉村歌手John Denver 在1972年唱了一首流傳至今的名曲Rocky Mountain High,這首歌也成為Colorado州的兩首「州歌」之一,這個洛磯山脈Rocky Mountain的州,這下子才真的如這首歌一樣的High。 相對於台灣這幾年的政治紛擾與經濟衰退疲軟,1月3日我從「國際版紐約時報」的頭版頭題看到科羅拉多州開放吸食大麻的新聞,我的心情也為之High了起來,心想這才是新年新氣象的開始。下趟飛美國,先「過境」Colorado找個住在該州的朋友一起High一下。當年在越戰年代,在Pub喝酒、「哈草」、聽Eagles的Take it easy、Desperado、Heartache tonight最搭,或在地下舞廳邊「哈」邊對女孩子哼Can´t take off my eyes off you(越戰獵鹿人主題曲),我的嬉皮歲月,似乎,再度回來。 紐約時報這篇報導讓我感到很溫馨:開放這天,一對44歲與21歲的父子,幾個月前就分別從喬治亞州與北卡羅來納州飛到丹佛等待這一刻並且決定在該州住下來;雖然今年美國遇到百年來的大風雪,但許多Baby-boomer(嬰兒潮)世代的人不畏寒冷,一大早就起來在雪地上排隊等待店家開門買大麻。 美國各州政府對Marijuana的使用有不同的態度。Colorado開放的消息在媒體批露後,東岸對毒品一向採取嚴格懲治的紐約州,州長Andrew M. Cuomo也鬆口,將對大麻的使用採取更自由化的立場。西岸的加州、華盛頓州早就對患有重大疾病者可持「綠卡」到特定的店購買醫用大麻。但像Colorado的合法化在美國是第一個州。 荷蘭與美國的大麻政策都算小兒科,南美洲的烏拉圭才是「先進」與前衛。總統José Mujica於12月下旬正式簽署該國國會通過大麻合法化的法案,烏拉圭成為全球第一個將大麻正式合法化的國家。稍早,同年8月José Mujica也簽署同性婚姻法案,都讓世人刮目相看。José Mujica並不是標新立異,也不是討好選民,他的樸實勤政愛民早已獲得世人肯定-90%的薪水都捐出,不住官邸而住在自己的老房子,開一部老金龜車上班,這種種作為,結果烏拉圭被英國The Economist雜誌選為2013年的「年度國家」(Country of the Year);「年度國家」是這本影響力廣大的英文媒體首次在年度交替之際推出的社論,2012年這雜誌以bumbler來形容馬英九。 根據研究,大麻是世界上最廣泛使用的非法藥物,幾千年以來大麻被用來治療身心的各種疾病,不論是中國古籍(手術的麻醉劑)或希臘史學家希羅多德的史書都有記載各地人民使用大麻。美國是到1937年才規定大麻為不合法,但效果不明顯。1991年的調查只有17%的人贊同大麻全面合法化,但到2010年則跳升到41%,這期間1996年加州立法通過醫藥用大麻合法。 許多科學或醫學研究指出,成年人長期服用大麻對健康的風險是很低的,但現行絕大多數國家的法律是與大麻站在對立面,吸食大麻或種植大麻總是與法令玩貓捉老鼠的遊戲。 吸食大麻沒那麼神奇,神奇的是因為法令規定不可以。Lost Generation(失落世代)、垮掉世代的代表人物之一,知名美國詩人Allen Ginsberg(1926-97艾倫 金斯柏格,Howl「嚎叫」一書的作者)就說過,有些時候吸食大麻產生的偏執效應,並非它有甚麼麻醉效果而是法令。 想想我們這一群「戰後嬰兒潮」世代、嬉皮世代,帶動也經歷過性革命、女權運動、環保與消費者運動、反戰、反權威等等反體制運動,大麻或吸食大麻也只是一個象徵,因為這只是反體制的個人行為,不需要走上街頭,不會傷害到別人。 帶著這種反體制精神,開放大麻之後就不有趣了;之前吸食大麻警察會抓,但開放之後沒有躲警察那還有甚麼樂趣,假如沒有一點冒險與危險,誰在乎你抽不抽大麻。這才是道地的「嬰兒潮」精神。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