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戴姿穎 阿信 孫大千

今天一小步 未來要一大步

自由時報/ 2014.01.11 00:00
記者鄒景雯/特稿

為什麼要佈置「王張會」?站在陸委會的角度,沒別的,除了討一聲「主委」叫,最要者,就是為今年的「馬習會」鋪路。

以中國國台辦的立場,張志軍又為何要同意王郁琦農曆年後前去一會?這也很簡單,中共一向善於運用人員參訪、會面的機會,設立符合其戰略目標的政治框架,使訪賓自動進入中國設置的談判議程之中。一九七二年美中「上海公報」、二○○五年國共「連胡公報」,哪個不是如此?

昨天,立法院首度透過朝野協商,就王郁琦訪中行劃出紅線,這首度,不只是針對兩岸官方間互訪的首度,更是自二○○八年以來,馬政府與中國逕簽了十九項協議以來的首度。前者是終於邁出了一小步,但以後者的時空場域拉長拉高來看,今天的起始,需要開展未來更大的一步,就是把國會對兩岸事務監督機制的法制化工程給組建起來。

以這個角度出發,回頭看這次國會以在政府總預算中增加主決議文的方式,對陸委會主委訪中做出行為規範;此一由國會議長簽字背書的朝野共同行動,其實,是對過去國共之間黑箱不透明、排除公民參與、違背民主程序,導致政商權貴壟斷、利益未能由全民共享,弊害卻由全民所共擔的一次總清算。

而其之所以投射在王張會上爆發,是因為王張缺乏充分理由所導致的不知為何而會?喚醒了大眾對馬政府準備提前兩岸政治接觸時程的警覺,然而,完全個人議程設定的馬習會,正是其中的重中之重。這點,主政者必須正確解讀這次來自國會的訊號。

基於憲政運作的重新鞏固,國、民兩黨的國會菁英必須再次聯手,儘快把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排上時程,這是蕭萬長當閣揆時代的早就當為,也是這次民進黨「對中政策檢討紀要」的要旨之一;請兩大黨從紙上作業,在最短時間內進入立法階段,才是治本之道。否則,輿論將以此做為服貿協議應否審查的關鍵指標,全力鞭策,絕不終止。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