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原視野:蓄勢待發的新一波原運

立報/本報訊 2014.01.06 00:00
■謝若蘭

在主流社會觀點下,台灣原住民族運動相較於台灣社會中的其他社會運動,或許是發展比較晚。然而當我們以原住民族主體意識與經驗去檢視台灣社會運動,卻發現原住民族於台灣社會的脈絡並不是「後知後覺」,而是其蹤影常常是被扭曲或是被漠視下成為缺席的主角。

然而,最近幾次經由議題而出發的原運訴求,包含守護杉原灣反美麗灣渡假村的違法環評、卡地布捍衛祖靈反遷葬、邵族捍衛傳統領域反開發、花蓮靜浦部落反山海劇場、以及正在發生中的太魯閣銅門部落反抗「霸林」等,我們發現新一波的原運正搭著台灣的各項公民運動燃起中,並清楚的被台灣社會看見。

參閱有關台灣原住民運動的論述,20世紀發展出台灣原住民族運動主要在3個層面。第一,原住民族認同方面,早期台灣社會與統治者對原住民族的歧視、壓迫和滅族政策,原住民族意識身分上的認同與主體社會具有差異,加諸於原住民族身上的污名,因而掀起「泛原住民族運動」,說明「泛原住民族運動」是原住民族運動的一種,同時又是「泛族群運動」。

第二,原住民族人權發展方面,由「原住民」到「原住民族」,代表著個人權到集體權之過程與理念。事實上,原住民族個人基本權即包括生存權,民族集體權則為發展權的落實,二者互為表裡,並不相斥。

第三,台灣原住民運動訴求方面,分別有正名、還我土地和成立自治區為主軸。例如,剛開始為有效作為主體掌控下的權力表述,主張各族群應以「羅馬化」表達族群名稱,恢復個人傳統姓名與傳統領域名稱,現今原住民族對正名的訴求,具體表現為「正名運動」。

同樣地,「還我土地」訴求在過去原住民族運動史上,呈現的「還我土地運動」的論述,包含花蓮亞泥事件抗議自荷治時期到國民政府對原住民土地的貪婪,尤其日據時期無主地國有化、國民政府土地國有化和國營事業的侵吞行為。原住民族土地大量流失,是造成原住民族更急速走向同化、滅族的重要因素之一,墾殖政府用不正當方式奪取原住民族土地,因此要求統治者應將土地歸還原住民族。

我們清楚可見此一波原運正式延續尚未完成的原運前輩腳跡。以正名運動為例舉例來說,2005年公布之《原住民族基本法》之中定義原住民族為12族,之後陸續增加至今官方認定14族,目前民間尚有慣稱的「南鄒」正在努力,再加上慣稱的「平埔各族群」之恢復族群身份訴求,未來在民族認定上會有相當大之改變,是以何種標準如語言、認同、文化、歷史或國家來認定一個民族,由此現象可知正名運動並未止歇。

再以「還我土地」而言,如守護杉原灣反美麗灣渡假村、邵族捍衛傳統領域、靜浦部落反山海劇場等,都是以「傳統領域」受威脅提出的抗議訴求。而太魯閣銅門部落反抗林務局未經部落同意運走傳統領域紅檜等「倒木」,正是以《原住民族基本法》第21條規定,並試圖落實到實質共管的「自治」層面。

新興一波的原運正在蓄勢待發,我們欣見部落青年、壯年、耆老們,不分男女共同捍衛族群的集體權利,並朝向更具部落主體性的具體運作與發展。

(西拉雅族,國立東華大學原住民民族學院族群關係與文化學系副教授)

(圖說)靜浦部落土地自救會和地球公民基金會,2012年12月19日到經建會前抗議陳情,呼籲勿讓大型建物山海劇場,破壞台灣東海岸原始之美。(圖文/中央社)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