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呂秋遠 妙禪 羅致政

義歧視升溫 非洲移民文化反抗

立報/本報訊 2014.01.06 00:00
【編譯劉耘整理報導】依瑪(Dagmawi Yimer)7年前在義大利外海被救起時,他面臨著生死存亡的關頭;如今,住在義大利威洛納的他專門拍攝紀錄片,紀錄和他一樣的移民。

(圖說)來自伊索比亞的紀錄片導演依瑪(Dagmawi Yimer)在羅馬市中心一面壁畫前接受拍照,圖攝於2013年11月13日。(圖文/路透)

據《路透》報導,依瑪與許多移民一樣,正透過電影及書籍等文化行動,試著改變義大利種族歧視的風氣。

「許多移民認為,我們在爭取經濟及政治層面的平權;但我們確信,這更該是文化層次的,且我們能透過文化發揮更深刻的影響力。」現年59歲,出生於非洲的作家科姆拉·埃比利(Kossi Komla-Ebri)說。他是名醫師,現已出版了6本著作,全是以義大利文撰寫。

高失業率激化反移民情緒

然而,這並不容易。義大利的移民數量正急遽增加。據明愛組織(Caritas)估計,這裡近8%的人口出生於外地,而這個數據更將在50年內成長至23%。經濟學家指出,移民融入社會勞動力有助解決義大利眼前缺乏退休金及人口老化的問題,但居高不下的失業率已點燃這裡的反移民情緒。

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估計,義大利境內除了有5百萬名的合法移民外,可能有多達75萬名非法移民。而所有非法移民中,非裔族群約有1百萬人口,占1/5。

許多義大利白人將非裔義大利人及其他移民視為廉價勞力或罪犯,且義大利的移民之子無法自動成為市民,須等到18歲成年時才能申請市民資格。

儘管義大利在19世紀至20世紀時曾殖民非洲,這些移民也來到義大利數十年之久,這個國家大部分人口仍是白人,因為移民僅將此地視為前往歐洲的跳板。

極右政黨阻礙多元文化發展

過去20年間,反移民極右政黨「北方聯盟」(Northern League)的出現,阻礙了義大利發展成包容的社會。

他們將移民形容為來此爭奪工作機會的人,但此一說法忽略了義大利在19及20世紀時就成為移民國家、容納了來自北美及南美移民的歷史。

去年稍早,非裔的肯亞吉(Cecile Kyenge)出任族群融合部部長,成為義大利首位黑人部長。但她上任不久後,就被北方聯盟的成員卡德洛利(Roberto Calderoli)比喻為黑猩猩,並在公開會議中遭丟擲香蕉。

被警方懷疑扔香蕉的新法西斯政黨「新勢力」(Forza Nuova)否認指控,不過這個政黨曾將塗了假血的人型模特兒放在肯亞吉的辦公室外要她請辭,表示「移民是在集體屠殺我們的人民」。

面對這一切,肯亞吉的態度相當從容,從未在公共場合失態,更不改變她要讓移民後代更易取得公民資格的目標。

現年49歲的肯亞吉出生於剛果,她在受訪時表示,她拒絕使用「有色人種」這個在義大利被視為較政治正確的詞彙。

「我不是『有色人種』,我就是『黑人』。」她說:「這個詞彙十分恰當,因為它迫使所有人正視義大利多元種族社會的現實。」

▲義大利族群融合部部長肯亞吉(Cecile Kyenge)站在她的辦公桌前,圖攝於2013年10月28日。(圖文/路透)12日。(圖文/路透)

作家筆下荒唐的種族歧視

11年前,北義的巴瑪(Parma)開始舉辦義大利最早的文化倡議活動「非洲十月」(African October),現在這個活動已擴大到羅馬和米蘭,活動中展示了非洲藝術家、作家、音樂家及電影製作者的作品。

「非洲與義大利的交會相當重要。」出生於布吉納法索的節慶創辦人狄歐瑪(Cleophas Adrien Dioma)表示:「文化就是因這些交會而誕生。」

1974年來到義大利的科姆拉·埃比利去年出版《令人困窘的種族歧視》(Imbarazzismi)一書,書名結合了「令人困窘」(embarrassed)和「種族歧視」(racism)這兩個字,且出版此書的出版社老闆為出生於厄利垂亞的義大利人。

他在書中寫到,他白膚色的義大利妻子在公園散步時,一位陌生人稱讚她領養了兩名「非洲孤兒」;而當她朋友問起他都吃些什麼時,「一定心想著一些恐怖的菜單,像是煙薰蛇肉或白煮大象膝蓋。」他表示,諷刺筆法是他的防衛機制。

▲義大利北部厄爾巴市(Erba)一間醫院中,來自多哥的醫師兼作家科姆拉·埃比利(Kossi Komla-Ebri)正在分析部門的實驗室裡工作,圖攝於2013年12月12日。(圖文/路透)

移民處境搬上大螢幕

36歲的依瑪原本在南部種葡萄,也曾在羅馬發傳單。在他去非營利組織上了一堂影像製作課後就開始拍電影。

去年12月,依瑪發表了他的第5部作品《飛吧思念》(Va Pensiero),以威爾第(Giuseppe Verdi)描繪移民思鄉之情的歌劇《納布科》(Nabucco)中一段歌詞為名,內容是3名塞內加爾男性如何從種族攻擊事件中恢復。

第一位男性在米蘭公車站被一名光頭刺傷後棄置路邊,路人忽視他超過一個小時,其他兩人則被極端右翼暴徒隨意射傷。

在尋找可能的放映單位時,一位國營電視代表曾建議這部影片的調性應柔軟一點,不過他與拍攝這部片的義大利夥伴堅決不修改。

他夥伴是「移民回憶錄」(Archive of Migrant Memories)的創立者,這個組織專門收集移民的證詞。「我經歷了許多歧視。」依瑪說:「我也目睹了義大利的種族歧視正逐漸深化成意識形態。」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