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WiFi SpaceX 馮世寬

瞭解新興市場的經濟情勢

鉅亨網/Allison Kuo 2014.01.06 00:00
相較於歐、美等已開發國家的亮麗表現,新興市場在2013年的表現顯得格外疲弱。截至2013年12月6日止,晨星全球新興市場股票型基金組別的美元報酬率為負的2.03%,但進一步觀察其他新興市場的報酬表現,我們發現並非所有的新興區域市場或單一國家的表現都不佳,有部分新興市場組別一掃過去的陰霾,表現相對亮眼。值歲末之際,我們來對各大新興市場經濟體在2013年的表現做個回顧,同時也針對該市場所面臨的經濟情勢,及資金外流風險做個檢視。

◆焦點一》2013年以來新興市場表現大受衝擊

自2013年5月份起,美國聯準會(Fed)便開始在市場中釋出QE退場的訊息,因而引發市場擔憂Fed將於短期內開始削減公債收購規模的一連串疑慮,儘管在這之後的幾次利率會議中,美國聯準會(Fed)皆決定維持現行的量化寬鬆規模不變,但在QE退場疑慮的壟罩下,美國長期公債殖利率呈現一路攀升的走勢。2013年初美國十年期公債的殖利率僅為1.86%,但截至12月6日止,美國十年期公債殖利率已上升至2.88%。

隨著美國殖利率逐步攀升,過去由美國等已開發國家釋出的大量便宜資金,紛紛自新興市場撤出,並回流至成熟市場,的確對新興市場股、匯市帶來相當程度的衝擊。

進一步檢視各個新興區域市場的報酬表現後,發現在2013年 (截至2013年12月6日)除了新興歐洲、中東市場之外,其它的新興區域皆呈現負的報酬率,其中又以拉丁美洲股票型基金組別的表現最差,該組別今年以來的美元報酬率為負的15.44%。

在單一新興國家的報酬表現方面,今年以來則是以越南股票型基金組別的表現最佳,該組別美元報酬率達19.29%。另一方面,印尼、巴西、土耳其股票型基金組別卻都有兩位數的下跌幅度,此外,泰國、印度股票型基金組別的表現亦不佳,2013年以來分別下跌7.9%以及7.99%。

◆焦點二》各大新興市場經濟情勢不盡相同

除了匯率的因素外,各個新興區域市場及國家經濟情勢的不同,也是造成該股市表現出現差異的原因。以下我們針對亞洲、拉丁美洲、新興歐洲市場中的幾個主要經濟體進行評析。

在新興亞洲市場中,中國與印度是該區最大的兩個新興經濟體。雖然,中國經濟增長水平出現下滑的走勢,但在中國致力轉型為以內需推動的經濟體的發展下,相較於其它的新興國家,中國的經濟成長仍相對強勁。2013年第三季,中國GDP成長率稍微回升至7.8%,且下半年中國的信貸增長、投資相關數據皆出現好轉跡象,顯示短期內中國經濟大幅下滑的可能性並不大。

在印度方面,2013年第二季印度GDP成長率下滑至4.4%為四年新低,儘管第三季小幅上升至4.8%,但印度經濟體質仍較為疲弱。在接下來兩年內,印度所面臨的一些結構性問題,如運輸網路不足、電力短缺、印度政府的官僚作風等問題,預期將會持續拖累印度經濟成長。此外,目前印度政府的財政赤字約佔GDP8%的比重,這樣的水平高於大部分的新興國家,加上印度通膨壓力持續居高不下,使印度政府難以推出大規模的財政或貨幣刺激政策。

整體新興歐洲的經濟情勢在2013年下半年有所改善,但各個新興歐洲國家的經濟表現卻出現分歧。隨著歐元區經濟擺脫衰退,一些小型並以出口為導向的歐洲國家(捷克、匈牙利、波蘭)的經濟情勢可望持續轉佳;但一些較大型的東歐經濟體(俄羅斯、土耳其)則可能持續面臨挑戰。

拉丁美洲的經濟增長於2013年第一季觸底反彈,短期內拉丁美洲的經濟也可望繼續回升,但仍無法上升至2003年至2010年間的經濟成長水平。事實上,大部分的拉丁美洲國家皆有信貸過度增長的問題,投資人應留意巴西、智利、秘魯可能會出現股市或房地產泡沫,此外,這三個國家皆是商品出口國家,中國經濟增長水平下滑對其所造成的影響也會較大。

◆焦點三》資金外流對各個新興國家所造成的衝擊程度不一

除了關注總體經濟情勢之外,新興國家的資金外流風險亦是投資人所關注的重點之一。在過去40年當中,我們觀察到新興市場容易遭受資金快速流出的情況,而2013年第三季在面臨美國QE退場疑慮,市場資金大量撤離新興市場的狀況,便是其中一個明顯的例子。

許多投資人或許認為資金外流對所有的新興國家所造成的衝擊程度皆一樣大,但事實上並非如此。Ibbotson Associates(Morningstar旗下專門提供資產配置及投資顧問服務的子公司)的經濟學家Francisco Torralba 於2013年10月份針對16個新興國家進行了資金外流風險性的研究。在這份研究當中,Torralba 將資金外流的風險因子分為經常帳赤字、熱錢流入、外債、國內信貸四項。Torralba 逐一分析這四項因子並加以計分,並計算出平均分數(如下圖所示,0為最小,5為最大)。

根據這份研究結果顯示,資金外流對土耳其經濟會造成最大的傷害,因為該國的經常帳赤字相當高,且流入該國股債市的熱錢,以及外債佔GDP比重皆是16個新興國家中最高的國家。排名在土耳其之後的新興市場國則分別為泰國、墨西哥、馬來西亞及阿根廷,而哥倫比亞、南非、智利也與之相距不遠。另一方面,在16個新興國家中,資金外流對俄羅斯的衝擊程度則最低,主要因該國具有經常帳盈餘、流入該國的熱錢較少、外匯存底較高,且國內信貸增長也較為溫和。另外,資金外流對全球最大的新興經濟體-中國的影響也相對較低,這有一部份可歸功於中國所實行的嚴格資本管制,使得熱錢較難以流入中國市場。不過,投資人並不能因此便認定中國是一個穩定、安全的市場,這僅代表中國存在較多「內部」經濟失衡的問題,「外部」經濟不平衡對中國的威脅則相對較小。

綜合以上所述,新興國家的經濟情勢及其所面臨的問題並不相同,而資金外流對各個新興經濟體的衝擊程度也不一樣,是造成各個新興區域市場、國家間的表現出現明顯落差的原因。新興市場的投資人應多加關注上述這些因素的變化,以對自身的投資標的有更深入的瞭解。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