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中華民國 時區 十九大

霹靂布袋戲轉型 傳產邁向東方迪士尼

中央廣播電台/劉靜瑀 2014.01.06 00:00
談起布袋戲,很多人對於霹靂國際多媒體打造的布袋戲偶像:史艷文、素還真,留有深刻印象。霹靂布袋戲近年致力於創新,以傳統文化為底蘊,結合聲光音效和3D攝影及動畫,希望藉此找回流失已久的觀眾群。霹靂布袋戲甚至瞄準國際市場,期盼立足台灣,打造出東方迪士尼偶動畫產業。

◎素還真最佳代言人 黃文擇賦予布袋戲生命

布袋戲又稱為掌中戲,起源於17世紀中國大陸的福建一帶,小小戲台後方藏身的操偶師,成為布袋戲精采與否的關鍵。

早期的台灣社會,在農閒之餘或民間宗教慶典時,通常會請戲班搭棚,布袋戲演出成了滿足心靈享受的休閒娛樂。

布袋戲更深入地走進庶民生活,可能要從1970年代說起,當年,布袋戲文化成為台灣的電視節目,讓掌中戲得以更深入民間;其中,「雲州大儒俠」還曾創下高達90%的收視率,連演超過500集。

(現場音)一講到布袋戲,很多民眾對於史艷文和素還真這些霹靂布袋戲創造出來的角色印象深刻,隨口就可以來上一段素還真的經典對白,這些人物幾乎等同於布袋戲的名詞。

霹靂布袋戲可說是個家族事業,從最早的布袋戲大師黃海岱、黃俊雄一直到現在接班的第三代黃強華和黃文擇,霹靂也在2013年成為台灣第一家以文創事業掛牌的公司。

霹靂國際多媒體副董事長黃文擇是很多布袋戲經典配音的幕後藏鏡人。回想當初踏入這行,黃文擇說,除了自己在聲音表情詮釋具有先天優勢外,從小跟著戲班一起生活,也讓他對於布袋戲文化的推廣始終有著一份使命感。黃文擇:『(原音)他(父親黃俊雄)沒有強迫小孩子學習,我們從小在這個家族,眼睛睜開就接觸到這些東西,而且從小我生出來就對戲班跑,難免有一些影響。到後來(布袋戲)上電視,當然要去選路(專業領域),也是把他的徒弟都選出來錄音,錄到最後就選我。』

◎布袋戲傳承不易 配音人才難尋

看似簡單的配音工作,其實和布袋戲編劇關係緊密,黃文擇用渾厚的嗓音為不同的偶戲賦予生命力;同時,他也要從劇本編寫開始了解,思考如何給予各種角色不一樣的聲音故事。因此,一句簡單的詩詞,常因角色詮釋的不同,而出現獨特的唸法。黃文擇:『(原音)床前明月光,有不同唸法,看你要怎樣去搭配上一句,怎樣把詩的味道抓出來,讓它很雅、很文。如果是小丑在唸,就可以唸的很白話。』

布袋戲曾經是很具代表性的台灣庶民文化,不過,近年來,隨著西方電影文化入侵以及資訊科技發展,布袋戲慢慢退出戲院、野台戲等市場,就連要找到合適的人才都相當不簡單。黃文擇:『(原音)第一,你台語要講得順,才可以去進一步去抓音。因為台語基本上有3個音,哪個音抓出來跟上一句比較搭、比較好聽,你要有經驗。長久以來,我就知道詩要怎麼唸是比較好聽;要怎樣去處理才能去詮釋精神。』

◎霹靂文創興櫃 盼打造「東方迪士尼」

霹靂國際多媒體已在2013年以新台幣102元登錄興櫃,成為最具潛力的文創產業,首日盤中股價就衝破200元。

霹靂國際董事長黃強華指出,目前該公司約有400名員工,營運總部選擇在雲林虎尾,落地生根,除了因雲林土地成本便宜外,也想為地方創造就業機會;除此之外,霹靂還有一個遠大的夢想,就是將布袋戲產業打造成為「東方迪士尼」。

因此,霹靂近年開始以傳統布袋戲文化為基礎,尋求變革。2000年,耗資新台幣3億元打造出首齣布袋戲電影作品「聖石傳說」,打算走向國際市場。

經過10年,霹靂又開始製作3D立體布袋戲電影,想在數位媒體蓬勃發展的同時,為傳統文化發展找到新的市場機會;只不過,變身後的霹靂布袋戲是否還算得上是傳統的布袋戲文化,引發了質疑。黃強華:『(原音)以前木偶的時候,他們會覺得這才是真正的台灣布袋戲,我們這是變形的東西。假如想要永續經營,必須要做一些改革、精進,如果說是維持以前那種表演模式的話,我想台灣布袋戲過幾年之後,可能要在博物館才看得到,因為年輕人已經不去接受這樣的東西。』

傳統產業面臨轉型,布袋戲想要重回市場主流地位,不只要靠創意寫劇本,其他軟、硬體投資也從未少過,就連配音人才也得要下重本培訓。目前霹靂偶動畫產業已開始利用產學合作找尋適合的配音人才,包括普通話、閩南語或是英語,每年更產製8千分鐘的節目,希望將深具潛力的布袋戲文化帶上國際市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