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國旅卡 阿根廷 小三

星44年首暴動 客工壓力引爆

中央社/ 2014.01.05 00:00
(中央社記者呂欣憓新加坡特稿)酒精或許是惹禍事端,不過新加坡一場車禍演變成400多人的暴動,勞工組織「客工亦重」副總歐偉鵬表示,他不會簡單將暴動歸因於酒精,許多客工在新加坡其實是相當沮喪的。

2013年12月8日晚間,新加坡小印度區一如往常人潮洶湧,有的是觀光客,有的是新加坡在地人,更多的是來自印度和孟加拉的外籍工人,他們趕在上工日前一晚,到小印度和同鄉一塊喝酒聊天,露天席草地而坐,抒發平日工作壓力。

但這天不一樣,一群外勞準備要搭車回宿舍時,巴士撞上了1名印度勞工,引起了聚集在小印度的勞工們憤怒,拿起身邊的磚頭、垃圾桶,開始砸巴士,現場好幾輛警車也無一倖免,被翻倒甚至放火燒。根據新加坡警方統計,現場共有400多名勞工參與暴動。

截至2013年12月17日為止,共有28名嫌犯被起訴,新加坡政府準備遣返53名參與暴動的勞工,而這53名勞工不得再踏入新加坡。

根據新加坡警方初步調查,當晚9時23分警方接獲報案,小印度區發生車禍,警方和民防部隊人員抵達現場,要救出被撞的印度人約是9時40分,10時圍觀群眾開始變得具有攻擊性,10時30分鎮暴警察抵達現場,警方約在11時30分左右完全控制現場。

新加坡官方將此事定調為「孤立事件」,並稱暴動是不能容忍的行為,也不是新加坡的行事作風,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表示會徹底法辦鬧事嫌犯,並已責成內政部成立調查委員會,調查事件的起因與細節。

這起事件震驚新加坡,也震驚國際社會,暴動在世界各國雖不能說稀鬆平常,但並不是少見的新聞,而新加坡卻是一個特例。新加坡上一次發生暴動,已是44年前的華人與馬來人的種族衝突,新加坡警察總監黃裕喜說自己擔任警職近40年來,沒有遇過這樣的事情。

新加坡人第一時間在網路上多支持政府重懲這些人,主流媒體「聯合早報」和「海峽時報」(Straits Times)也發表社論,主張嚴厲制裁參與暴動的勞工,不管這些工人原先國家的街頭文化或是對待威權的態度是什麼,在新加坡都不存在這樣的空間。

新加坡交通部長呂德耀在暴動隔天表示,他到現場聞到濃濃的酒精味,研判是酒精惹事,內政部長易華仁(S. Iswaran)隨後宣布小印度在暴動後的第一個週末,也就是12月14和15日實施禁酒令,在警方劃定的範圍內不能賣酒,也不能飲酒,希望藉此讓事態冷靜下來。

新加坡勞工組織「客工亦重」(TWC2)副總歐偉鵬對「全球中央」表示,他不會簡單將暴動歸因於酒精,從他的工作中他了解到,許多客工在新加坡其實是感到相當沮喪的。

新加坡截至2013年中,共有540萬人口,其中有200萬是外國人,而這200萬人中又有一半約100萬人在新加坡從事勞力工作,舉凡建築業、製造業、餐飲服務業、清潔業等,都看得到他們的蹤跡,新加坡稱外勞為「客工」,但這客做得並不輕鬆。

客工亦重的工作人員常在捷運站發傳單,教導客工如何捍衛自己的權益,歐偉鵬說,99%的人拿了傳單都會認真看,顯示他們真的有這樣的需求,據他們了解,有20%的客工沒有拿到該有的薪水。

儘管新加坡官方強調並沒有證據顯示客工暴動是因為對薪水或是福利不滿意,調查也還在進行中,但現實是客工在新加坡的處境的確沒有外人想像輕鬆。

這些客工來到新加坡,要先付6000到1萬新幣(約新台幣13萬8000元到23萬700元)不等的仲介費,平均一天工作10到12小時,月領約600到1000新幣的薪水,等於第一年都在還仲介費,幾乎無法存錢。

因此他們時時必須擔心會被炒魷魚、會受傷,否則就等著負債累累,「這種狀況下,怎麼能說客工在新加坡感到很開心?」歐偉鵬說,即使客工沒受傷,薪水按時領,他們依舊感到無比的壓力。

事件發生後,「海峽時報」曾發表評論,認為應該要給客工更多的休閒空間,正視他們的休閒需求,人力部鼓勵雇主給客工安排更多休閒宿舍,新加坡外籍勞工中心也準備推行客工居委會,由客工組成,籌劃更多活動。

新加坡在2012年11月時發生中國大陸籍巴士司機集體罷工事件,上百名陸籍司機以消極不上班方式,抗議同工不同酬,當時也是震驚全新加坡,因為新加坡已有26年沒有發生罷工,新加坡政府也是迅速起訴多名司機,以確保類似事件不再發生,後來有5人因此坐牢。

誠然,各國有不同國情,做客的人必須尊重,維護社會穩定與安全也是各國政府的首要任務,但多次偶發事件集合起來就不會是巧合,若能藉此契機,重新審視勞工政策,甚至更深層地尋找一種尊重「人」的價值觀,未嘗不是新加坡轉變的好時機。(詳細報導內容請見「全球中央」雜誌2014年1月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