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反機場徵地 三里塚農民撐半世紀

客家電視台/ 2014.01.03 00:00
【陳君明 徐偉文 日本成田市】

說到土地徵收,繼續來看日本的例子,為了反成田機場興建的徵收,三里塚農民持續了半個世紀的抗議行動,四十多年前,為了要阻擋成田機場的買地,測量等工作,三里塚農民一開始,採取非暴力的抗議方式,像是用潑尿、丟糞,在工程用地挖掘地道等等,而外來的聲援者,更和當地農民發起「一坪運動」,「一樹運動」,將土地切割得相當零碎,使得成田機場公司,得一一協商洽購,最後日本政府決定,動用警力進行強制徵收,卻造成更大的流血衝突,甚至有人因此喪命,也讓成田機場工程花了12年,才完成第一期計畫。

為了實際參與反成田機場運動,越來越多的外來聲援者,成了被徵收戶,在「成田空港空與大地歷史館」展覽櫃裡,一疊疊土地移轉契約書,或是樹上吊掛著的所有者名牌,都見證著當年為了增加機場公司,買地的時程與難度,所發起的「一坪運動」,「一樹運動」,當時一坪運動的地主就高達一千多人,如今成田機場內,仍有數筆土地共約0.4公頃,是一坪運動者所擁有。

成田國際空港株式會社地域共生部主管 宮﨑英博;「例如以『一坪共有地』來說,是將一坪狹小的土地,登記在多人名下,多人同時共有,以此主張其所有權,還有像是『一樹運動』,是將機場用地中的樹木,分別簽訂買賣契約,如此一來就能使得,機場用地的徵收手續複雜化,藉此來進行反對運動。」

持續不斷的抗議行動,使得機場工程,始終無法順利進行,日本政府也開始動用武力,來鎮壓群眾,總是站在鎮暴警察前面的,荻原進就說,剛開始農民仍堅守著,非暴力的抗議方式,甚至有農民以糞尿彈丟向警方,或往自己身上淋上糞便,讓警方或工程人員不敢靠近。

三里塚芝山連合空港反對同盟事務局次長 荻原進:「在沉默的抗爭中首要的部分是,不會造成太大傷害,以無害 不傷害官方人員,不致命的方式,像是丟糞便 橘子 挖地道等,即便只是待在裡頭,這也是沉默的抗爭。」

機場公司經過3年的努力,許多農民也不願賣地,1969年 日本政府決定,動用土地徵用法,強制徵收農民土地,為了阻止政府,以優勢警力強毀農地、房屋。

反對農民在農田裡挖壕溝、築堡壘,甚至用鐵鍊把自己捆綁在圍籬、樹木上,1971年,春、秋兩次的代執行中,數千名抗議民眾為了阻擋怪手破壞堡壘,甚至有群眾丟擲汽油彈引燃怪手,而人數相當的警方,也以水柱、槍彈、催淚瓦斯,來對付反對者,更不顧樹上或堡壘裡,抗議群眾的安危,強砍樹木、強挖堡壘,當時就造成3名警察死亡,數百人受傷,三里塚儼如戰場。

而成田機場,也沒有因此提早完工,足足花了12年,第一條跑道才完工啟用。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