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攝狼 斷交國 稍息梳頭

凍台獨黨綱後柯建銘重要的第二步

美麗島電子報/林濁水 2014.01.03 00:00
柯建銘一句「凍結台獨黨綱」,石破天驚,北京讚譽有加,既是「積極信號」,又是「有識之士」,還有「民進黨朝向正確方向的重要一步」,好像北京期待的民進黨夢幻人士終於出現一樣。

儘管柯建銘強調他這主張,「純粹代表個人意見」。但是認為事情就這麼這樣單純的人似乎很少。有的認為是替蘇貞昌放風向球,有的甚至認為他已經和黨內幾乎所有重要人士以及北京都溝通過了。

把柯建銘想像成是這樣的兩岸幾十年來難得一見的縱橫家,似乎也很有根據。那就是柯建銘是朝野政黨中唯一做得到連任17會期立院黨團總召的第一人,這些年來一再面臨民進黨中背景好的強手挑戰仍屹立不搖,真不簡單。他在民進黨中交友的廣闊,在三山五湖出身人士匯集的立院中喬事的功夫都不作第二人想,於是成為民進黨團這樣不可或缺的角色。他的經歷,喬事情自然具備的橫跨黑白的色彩,加上過去話少的神秘風格,形塑了他深不可測的權謀高手的強烈社會印象。

柯在民進黨團中會這樣不可或缺,原因其實恰恰與外界想像的相反,不但不是因為他是權謀高手;反而是因為他不玩權謀。由於他不玩權謀再和熱心、義氣、海派、耐煩、不自私、不出風頭等特質,加上他退岀了原派系,成為人緣很好又是各派系外的孤鳥等條件,使他成為黨團內各路人馬都不必對他有戒心,都可以信任的,而且不可或缺的甘草而能蟬連17會期總召。

他直到今年馬總統發動馬王鬥爭,和王金平並列關說案兩大主角之前,他角色是「非常重要但不顕眼」。不過關說案爆發,他一改從前低調不爭風頭作風,密集長篇大論地出擊,頻頻成為媒體捕捉焦點。正因為經過這一番的聚焦凝視之後,無論如何,應該可以發現他的作風恐怕和權謀根本搭不上邊。

經過短短一番過招,同樣作為主角兩人雖然被多數人認為都確實有關說的行為,但是王金平卻成功地塑造了被政治迫害的形象而支持度不降反升,還使馬總統付出沈重無比的代價;但同樣被政治追殺的柯建銘,卻聲望跌入谷底,連帶的挺他的民進黨也被社會嚴重責怪為什麼不處分柯建銘。(註1)

賣力操作關說案,結果落到這樣的地步,實在很難說他是一個擅長權謀的人。在整個過程中他不擅權謀的言行不一而足。其中最令人驚奇的,就是努力把自己和陳水扁緊緊綁在一起。說自己和陳水扁同樣冤枉,都遭遇到國民黨司法迫害。雖有人建議他,要注意到社會很少人認為陳水扁沒有貪污的看法,柯如果把自己和陳水扁綁在一起,將誤導社會連帶把柯也認為和陳水扁一樣貪腐,但他很久都沒覺醒過來,仍然鍥而不捨說陳水扁是國民黨第一個要打擊對象,而柯建銘則是第二號。

柯建銘講義氣,既然和陳水扁有私誼便公開力挺到底,不只是不怕社會議論,甚至一再公開大聲稱讚陳水扁八年執政成就「光輝燦爛」,他更在社會對民進黨形象議論紛紛時,配合蘇貞昌主導歡迎陳水扁恢復黨籍事件,他認為這對民進黨形象大有正面。

他實在是太佩服,太崇拜陳水扁了,這次他主張凍結台獨黨綱自然而然又搬出陳水扁的話來證明自己的主張是正確的,對陳水扁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立場不斷跳躍,已經完全失去信用的這一個社會公認看法毫無感受似的。

這一連串的做法證實的是柯的不擅長權謀簡直到了非常嚴重的地步。可以這樣說,當柯久當甘草角色而累積了豐富的實力後,在關說案爆發遭受政治迫害,而「察覺」到自己在國民黨心目中已是繼陳水扁之後最優先要打擊對象,便覺醒到自己非同小可的重要性,所以必須從寡言的喬事甘草轉成為滔滔雄辯的檯面領導人,領導民進黨的關說案,倒閣案的大抗爭以及接下來統獨路線的轉型,於是充滿使命感地提出凍台獨黨綱的主張。

他似乎認為台獨黨綱一凍,民共之間一切糾葛便迎刃解決了。然而這位柯總召似乎沒注意到在北京的眾多稱讚中,有一句是最值得注意的。那就是國台辦說的如果凍結台獨黨綱,那麼便是「朝向正確方向的重要一步」。

這句話清楚地點出,凍黨綱是好的,重要的,但是只是第一步,距離達陣還很遠,而且這是「方向」,不是目的地,他既然已經「覺昨非而今是」就必須朝這正確的「方向」第二步、第三步一路走下去才行,不能除了這一步以外其他舊的「錯」都死不肯改,複雜的兩岸問題沒有一招定天下那麼便宜的事。謝長廷似乎明白這一點,所以除了提出憲法各表四字真言之外,第二步就是解釋憲法各表就是一中各表,廈門高雄是一國兩市,這第二步又大受北京肯定,然而他接下來的第三步,兩岸是兩憲各表,第四步以憲政共識做兩岸交流基礎,北京就都一點也不客氣地翻臉了。

智多星謝長廷為了推動他的憲法各表還找了好幾位政治學者幫忙論述,結果都落到這樣地步了,如今交友廣闊的獨行俠柯總召,似乎完全沒有什麼準備就要扮演民進黨最困難處理的兩岸戰略領導人,真不知道他的第二步是什麼。

過去,柯總召在兩岸交流政策上是始終如一的鷹派,不論ECFA、服貿、陸生、陸配的問題都嚴守城池,如今服貨協議僵局他也是最關鍵人物。那麼對這些交流政策的放寬管制會是他的第二步嗎?

問題是他強調他「捍衛台灣的主體性」,立場非常堅定就像當年谷正綱是「反共鐵人」一樣堅定不容被懷疑。而交流具體政策的緊縮既然是他認為自己不怕被懷疑的基礎,那具體政策的放寬可能是他的第二步嗎?這是第一個難題。

如果不是,那麼他這做法便符合謝系立委管碧玲所謂「兩岸議題應該走向『(兩岸定位)論述從寬、(交流)政策從嚴』」的奇異路線上了。我們並不知道她為什麼要提這一個顯然和謝的立場牴觸的奇異主張;但至少我們很清楚的是這路線是和一些主張調整台獨立場並借以順暢兩岸交流的民進黨人士的想法是完全牴觸的。順暢交流派認為,調整台獨立場是手段,順暢兩岸交流是目的,順暢兩岸經貿交流才能獲得台灣「經濟選民」的支持而取得選舉的勝利。柯建銘如果採取的真的是論述從寬、政策從嚴路線,豈不是完全沒有什麼擴張選票的效果了嗎,那要怎樣達到他所謂才能重新執政的目的?

其次,柯建銘說因為台灣主權獨立早就是事實,所以凍結台獨黨綱也沒關係。

問題是就北京立場是主張台獨固然不可以,但實踐台獨才真正的更不應該。那麼柯建銘怎麼可以抱著放棄台獨黨綱的主張,便可以享受台灣獨立的事實期待呢?豈不是除非柯建銘接下來同意放棄台灣獨立的事實否則根本過不了北京的下一關,而依他的口氣似乎卻是「台灣獨立的事實」是「該堅持的依舊要堅持」。

第二步的難題顯然不在柯建銘的「算計之內」,謝的第三步、第四步被北京不客氣地打槍,對這些,柯建銘似乎毫無感覺,但淡江戰略所張五岳卻很客氣、很清楚地這樣說了:

「從台灣的立場或是藍綠的立場來看,究竟大家怎麼看兩岸關係的定位、兩岸到底是什麼關係才是關鍵,所以根本不是有沒有凍結台獨黨綱的問題。因此柯建銘的凍獨建言都有待後續觀察。」

柯建銘説他自己「沒有負擔,更不計外界的毀譽」很多人不一定相信,但我相信,我還願意特別舉個他義氣無私的例子。他勸一位朋友在新竹市參選並答應負責所有的競選經費,他也真的做到了,這是在台灣沒有聽到還有任何一個人曾做到的事,憑這點在關說案中,基本上我就很難接受特偵組不是在刻意過分地整肅他的說法;但是依據對關說案整個發展過程的觀察,我們也只得說,從一個低調義氣喬事的甘草轉變成滔滔雄辯的國家大戰略領導人,他準備得太不夠了,他處理了陳水扁回黨成了黨的災難;他把自己和陳水扁綁在一起,把自己宣傳成和陳水扁同樣偉大又害慘了自己的聲譽;現在他進一步把要領導的議題從國內政爭拉升到兩岸甚至涉及國際事務,他的第一步的評價在國內毀譽不一,在對岸卻獲得不小肯定,現在就看他後面推出的步子如何做到智多星做不到的了。

(註1:支持馬對王的處分恰到好處和太輕的合計才20%的情形下, 卻有48%認為民進黨應該以黨紀重罰柯建銘,只有22%覺得沒有必要。41%認為柯建銘嚴重到應該辭去立委,反對的才 36%。—林濁水:馬王惡鬥中民進黨陷危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