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攝狼 斷交國 稍息梳頭

NGO工作者的異想世界:就放手去做吧!

立報/本報訊 2014.01.02 00:00
■褚士瑩

一年之中,能夠帶來生命的改變,可能比我們想像中還要來得大。

我有一個朋友奈特,來自於美國的北達科他州。基本上,如此仔細的告訴任何一個人,北達科他州或是南達科他州,基本上是多餘的,因為雖然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州,卻沒有人太在乎,因為沒有多少美國人可以在地圖上指出來它的確實位置,即使他們可以很輕易地指出紐約市,並且明確的告訴你中央公園、中國城、上城區、布魯克林在哪裡。

生長在北達科他州的奈特,在大學主修鋼琴,畢業以後找到一份在郵輪上當海上鋼琴師的工作,這是奈特生平第一次離開北達科他州,也是第一次意識到跟他那些走遍四大洲、五大洋的同事比較起來,自己不過是一個存在感稀薄,讓人過目即忘,從裡到外都單調無聊至極的人。

於是他決定,要讓自己變成一個比較有趣的人。

首先,奈特交了一個同樣在船上工作,來自布拉格的小提琴手為女友,開啟了一扇通往世界的窗。在此之前,他對於東歐,就像外界對於北達科他州一樣一無所知。

然後,在9個月的合約結束以後,他買了一張飛機票,到布拉格去探望他的女友。

要離開布拉格的時候,他忽然下了一個決定:

「我還不要回北達科他州,我要從這裡一路搭便車到英國倫敦!」

不只是搭便車,他決定一整路上不下榻飯店,只是從一輛車換到另一輛車,一直在路上不停歇,直到抵達倫敦為止。

「結果呢?」

「除了有幾次被載到反方向,還有好幾次又累、又髒,幾乎忍不住要去住旅館,好好洗一個澡、睡一大覺醒來再說,但是終於都還是忍住了,也真的這樣就到了倫敦。」

當時我也正巧在倫敦。

奈特到了倫敦以後,我跟他見面時問他:「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因為從小到大,我生長在一個小鎮,沒有吃過苦,沒有接觸過很多跟我不一樣的人,也從來沒有發生過什麼事——無論好事、壞事都沒有,也不曉得什麼叫做苦日子。但是到了布拉格旅行後,看到很多過著苦日子的人,他們的生活跟我的比較起來,卻是有滋有味。我也想知道那種滋味。」

從歐洲回到北達科他州以後,他環顧四週一成不變的生活,感受到一股過去從來沒有的勇氣,決定搬到科羅拉多州的丹佛市,那裡沒有工作等著他,也沒有認識的人,只是想去那裡闖盪、去生活。

現在的他,住在丹佛,嘗試了所有他從來沒有想像過的人生,逐漸變成一個自己喜歡的、有趣的人。我問他,可不可以給那些遲疑不敢邁出腳步的人,一些建議的話,他這麼寫道:

在過去這些年我有幸經歷了所有的旅行和冒險之後,我能夠給其他人最好的建議,就是:「就放手去做吧!」如果你想進行一場壯遊,或是有件長久以來一直想做卻沒做的事,但總給自己找藉口:「等我多存夠了錢再去吧!」或是:「等我要換工作的時候再去做。」否則就說:「等我小孩上大學離家以後我再去吧!」不!就放手去做吧!試著冒點險,因為你到頭來什麼都沒做的悔恨,可能會比你真的去試試看來得更大。

我從以前就一直想著要去歐洲當背包客,但是因為各式各樣的理由沒去實現,最後,我真的就去做了!那大概是我這輩子做過最明智的決定之一,也是我這輩子最棒的5個星期。

除了在遊輪上工作之外,我也一直想著要為我的人生做點什麼新的嘗試,但我總是找藉口推遲,當我決定搬到丹佛去成為一個自由音樂工作者時,人們不斷問我那邊有沒有工作等著我,當我說什麼都沒有的時候,我可以看到他們臉上掩不住的驚訝。

當然,做什麼事都會有風險,但若什麼都不做的話才真的會後悔呢!就算事情不像計劃中演進的那麼順利,當時我花了15個小時,一班錯的巴士,跟6班火車,才從波蘭的克拉科夫(Krakow)到達德國柏林,但是我因此多了一個很讚的故事可以誇口。當人們認為我到越南,敢喝眼鏡蛇血、還一口吞下仍在跳動的心臟,簡直就是瘋了的時候,我因此又多了很讚的故事。

所以,就放手去做吧!去追尋你的夢想,你在世上一遭只有這一回,所以別再拖拖拉拉的,也別再找藉口不邁開腳步去旅行、去歷險,既然要做,就火力全開吧!

如果從外表、生長背景環境來看,美國小鎮來的奈特,可以說是跟我們完全找不到共同點的人,但是在我的眼中,他跟我們又是那麼的相似,但是在短短一年當中,他決定放自己自由,將自己從鳥籠當中安穩的禁錮生活中放生了,用謙卑的角度重新學習跟這個充滿野性的世界和好,這一切都發生在同一年,而且都只開始於放手去做一件沒有做過的事情,去一個沒有去過的地方旅行。

在我眼中,這是一個人對自己的人生能夠做的,最大的仁慈。

(圖說)美國北達科他州一個小鎮,圖攝於2007年5月28日。(圖/Tim Kiser攝 來源/維基共享資源)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