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連勝文「神話」包袱化的危機

美麗島電子報/周玉蔻 2014.01.02 00:00
連勝文的民調又敲警鐘了。

2014開年元旦日,壹電視公佈的最新調查,台北市長下屆參選人支持度,柯文哲以百分之43.8對比連勝文的百分之37.9,領先幅度超越一般誤差範圍的百分之3。

趨勢顯示,選舉表態日接近,連勝文一言一行必須接受政治人物級的檢驗之後,他近幾年來所營造嗆馬挑戰權威,以民怨出口代言人為表相的角色,逐漸瓦解走向泡沫化。

更嚴重的是,如何建立成為一位可信賴的台北市政領導者形象迫在眉睫之際,關於連勝文是否應搬出帝寶豪宅的議論,赤裸裸將他還原回到台灣社會曾經十分厭惡的所謂「富家大少」地位。

歷經父親兩度敗選悲情打擊後,連勝文努力隱藏權貴二代本色,以走入基層為黨內同志輔選造勢,結交平民朋友姿態轉換公眾評價的認同。

小有成效之後,連勝文偶有傑作,踩著和馬英九執政當局不睦路徑,以辛辣言詞和另類用語公開抨擊民調滑落的馬英九,搏得反馬部分中產階級,小老百姓及年輕世代賀彩鼓掌之聲,一度遮掩了他和家族過往被負面標籤化,遭譏諷質疑的本來面貌。

如今,隨著即將表態投入重要選舉時日的來到,連勝文為爭取國民黨內參選人提名,以及凝聚藍營大團結旗幟下的選票積累,能否持續堅定的站在馬英九對立面指指點點?怎樣化解他富裕家庭出身,有錢人子弟不知民瘼疾苦;對紅塵俗世之理解,僅止於耍嘴皮的口惠而實不至,以及個人人格特質是否獨立,領導管理能力有無完整訓練等嚴苛質問,都將是他和他的選戰幕僚能否化危機為轉機的課題。

神話包袱化,連勝文出身世家無從選擇是宿命;客觀選戰情勢的變化,卻是一年以前各界人士難以逆料的驚奇;也就是小平民醫師對上大鯨魚富豪的「柯文哲現象」。

台大醫院創傷部主任柯文哲以政治素人異類形態冒出頭,民調和聲望直直向上衝,第一個受害者不是柯文哲目標所在的綠營同路人民進黨初選挑戰者,而是他手下救活的槍擊案受傷病患連勝文;對於國民黨內和連勝文一家早有心結的若干黨內核心人士而言,這既是天上掉下來的意外美好禮物,也是有燒傷之虞的燙手洋山芋;處理不當,黨中央和連勝文極可能同歸於盡擔負失去首都執政權奇恥大辱之責。

當前國民黨中央馬系團隊與連家不和,命運禍福卻又相倚相賴的關係,比對2005年前的馬英九與連戰的黨內權力之爭十分相似;那時,馬連雙方兩看不順眼,又不能撕破臉,必須相忍為黨為己的態勢下,維持著合則兩利的詭異互動。

連戰前一年5月,才剛完成訪問中國大陸的和平之旅,聲勢不低後局可期。當時台灣的政治氣氛,連任成功的陳水扁執政元氣已弱,國民黨2008年重掌政權機率極高,連戰若能擋下馬英九穩居主席職位,掌握黨機器,三度問鼎總統進而圓夢的可能性絕對存在。

關鍵就在藍營後起之秀的第一名共主,超級紅星小馬哥。面對連戰和連系人馬的意向,馬英九都以裝傻,打迷糊戰因應。他從來不在公開場合批評連戰,自始至終表明了「尊連不讓連」,黨內規則下公平競逐主席大位,接續搶下總統寶座的決心。

連戰怎麼表態,如何明示暗示,馬英九都不退讓;放不下身段,或者也是擔心選輸了不好看的考量下,連戰陣營推出王金平做代理人,參選黨主席。連王結盟就此檯面化。

之後的發展,台灣政壇莫不看在眼裡;王金平慘敗,馬王結下曾否攻擊王金平黑金的文宣羅生門。連王愈來愈親密,利害與共;馬連則是保持距離,政治同盟不同心。

連戰是馬英九的前輩,馬英九則是連勝文的大哥;相對於連勝文的直率抨擊,刀刀見骨不顧馬英九的顏面,馬英九與連戰進行的政治角力戰,細密陰柔精於設計,策重謀略,不落人口實,充分鋪排了選舉戰役上,連戰和馬英九並肩同台大和解的後路。

連勝文的做法江湖霸氣十足,卻缺乏深度及遠慮。這位曾被形容為紈絝子弟的連家長公子,在社會上普遍打馬反馬的氛圍下出手,得到不少反馬人士的民調滿意度認可,民氣節節上揚;但回到政治現實,殘酷又藍綠分野的選戰場域上,國民黨仍然是必要的支撐力量。不論情勢如何演變,到了選舉熱戰期間,連勝文若是想披著國民黨戰袍拿下台北市長高位,他如何修復與權力當局馬主席的裂痕關係備受矚目。

最經典的疑慮是,連勝文候選人停止批判抨議馬英九之後,他過往的打馬魅力會不會煙消雲散?更情何以堪的,是連勝文如何解說他與口中「大明皇朝」腐敗領導集團聯手合作,沆瀣一氣的搖擺立場?

從打馬到尊馬,怎麼做才有格調;如何調整才不扭曲;連勝文過去重話說盡的高昂氣勢,大選混戰中必將成為連勝文說不清楚講不明白的死結,其中困難和後續殺傷力,恐怕超出連勝文的意料。

帝寶的負面負擔,在同為富豪的鴻海集團好友郭台銘強勢否認居住在內的聲明之後,已然定位為為富不仁者的代名詞。不論搬不搬出豪宅,連勝文與柯文哲,超級富豪跟平民儒醫戰爭的畫面,已經悄悄在台北市部分選民心中升起。未來一年,連勝文面對個人本質被打回原形的處境,台北市長圓夢路程之艱苦可以預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