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野戰季 無畏女孩 館長

氣候變遷難溫飽 迦納女孩當挑夫

立報/本報訊 2014.01.01 00:00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根據《媒體交流服務社》報導,20歲時,迦納女孩波雅(Fizer Boa)第一次南遷到首都阿克拉(Accra),在當地市場擔任「卡亞葉」(Kayayei),也就是挑夫。

「當我母親建議我,可以和我朋友一樣到阿克拉當挑夫時,我同意了。我不會排斥這個想法,因為我們每天連三餐溫飽都很困難。」她表示。波雅來自迦納北部地區的邦克普魯古勇友(Bunkpurugu-Yunyoo)區,過去2年來,那裡的降雨減少造成收成減少,讓波雅的家庭快要無法生存。

免學費要雜費 三姊妹皆中輟

在城裡,波雅的工作包括用頭或背扛著沉重貨品,將貨物從一處移到另一處,工資從50美分(約新台幣15元)到6美元(約新台幣180元)不等。她來到這裡後不久,她的兩個妹妹也中輟,跟隨姐姐的腳步離家,擔任挑夫。

生意好的時候,三姐妹一天加起來可賺30美元(約新台幣9百元)。這些自迦納北部地區南遷的兒童及成人,最常為了生計而投身的工作就是挑夫。

「我的其他手足也中輟並跟著我到阿克拉來,因為我母親再也付不出家長會費及課本費等額外費用。」波雅表示。在迦納這個西非國家,上學通常免學費,但每個學校都會收取個別的雜費及行政費用。

雨少收成差 看天難吃飯

根據薩瓦納農業研究中心科學與工業委員會(SARICSIR)研究科學家多格比(Wilson Dogbe),氣候變遷造成北部地區居民南遷的主因之一。當地主要為鄉村,農人是受氣候變遷衝擊的受害者。

「問題在於,北部地區目前遭逢雨量減少的危機,土壤貧瘠,氣溫甚至高達攝氏47度。從過去幾年的研究看來,很明顯地,土地稀少和土壤貧瘠是讓人們放棄農業、到南方謀生的原因之一。」他表示。

北部部門認知行動中心(NORSAAC)是北部地區首都塔馬雷(Tamale)的一個非政府組織。該組織估計,在阿克拉及迦納南部城市庫馬西(Kumasi),挑夫的人數超過8萬人。

女孩弱勢 露宿街頭安全堪慮

這些氣候難民中,絕大部分是18歲至30歲之間的年輕女孩。她們的家人派這些女孩們到城市裡賺錢,幫人汲水、在當地餐館裡工作、在街頭叫賣,或是到商店裡當店員。

NORSAAC主任阿瓦爾(Mohammed Awal)表示,這些年輕女孩是氣候難民中最脆弱的一群;她們沒有地方住,大多數時候都睡在露天停車場裡,飽受天氣和其他威脅。「很多氣候移民,特別是女孩,會帶著性傳染病回家。」他表示,並補充說,許多年輕女孩會懷孕,但找不出孩子的生父;也有人因非法人工流產遭遇到難題。

波雅表示,她就被迫睡在露天停車場中,有時也會面臨「威脅生命」的情形,像是來自男性的性騷擾。

政府慢吞吞 女孩盼職訓

多格比表示,2010年由政府創立的組織薩瓦納加速發展局(SADA),原本目的是欲消減迦納北部地區貧窮情形,並處理南北青年遷徙問題,但實際上,這個組織在減少移民方面少有作為。

「該組織應該要為貧窮農民提供機會,特別是女性,讓她們擁有自己的土地,讓農作生產永續經營,並保障北薩瓦納生態區脆弱的生態系統。但他們大部分都沒做到。」他表示。

他表示,北部地區有80%以上的道路不通,農人仍舊未擁有拖拉機和收割機等工具讓生活變得更輕鬆。他也補充道,農人也需要利率較低的貸款,讓他們能夠購買正確的肥料和種子。

然而,迦納糧食與農業副部長哈山(Ahmed Yakubu Alhassan)表示,SADA和迦納商業農業計畫將會確保該地區再次成為迦納的糧倉。

這項農業計畫的贊助者是世界銀行和美國國際開發總署,他們總計投資1億4,500萬美元(約新台幣43億2,500萬元)來發展迦納北部地區基礎建設,像是道路和灌溉系統,整體來說,希望能提升阿克拉平原和北部薩瓦納生態區的農作產量。

但是,在政府開的支票落實前,波雅和她的妹妹將繼續遠離家園、試圖謀生。她表示:「我希望我們能努力工作存錢,寄點錢回家給父母。」但她和她的妹妹希望能過更好的日子,不再只當挑夫。她們希望能進入職訓中心學習時尚設計、美髮等技能,讓自己能有尊嚴的賺取足夠的錢。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