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小老百姓出頭天】不信任政治 反貪腐老將投身社運

立報/本報訊 2014.01.01 00:00
策劃、編譯■劉耘

要介紹小老百姓黨的崛起,就不得不認識被媒體稱為「反貪腐健將」、「如甘地般」的76歲社運老兵海札瑞(Anna Hazare)。曾是克里瓦爾的導師的他在去年12月初說道:「我認為,你永遠無法透過政治取得勝利;唯有透過社會運動,你才能成功。」這句話不僅為小老百姓黨的誕生下了最好的註解,也說明了海札瑞與其徒弟克里瓦爾之間的差異。

去年12月初,海札瑞發起一項無限期絕食運動,呼籲國會通過反貪腐的《公民監督法》(Jan Lokpal Bill),揚言除非法案通過,否則他絕不終止絕食。在他絕食8天後,這份延宕了近50年的法案終於在18日通過,讓貪腐及賄賂氾濫的印度跨出了改變的一步。

催生法案 數度絕食

不過,這可不是海札瑞第一次發動無限期絕食運動。早在1968年,《公民監督法》就首度送入國會審議,但自2011年國會下院通過審議後,就頻頻遭到上院阻擋。為了向國會施壓,海札瑞在這段期間發動數次絕食抗議,最早是在2011年4月5日,於新德里賈塔爾曼塔公園發起首次無限期絕食。當時,總理於9日同意會將法案重新送審,讓絕食暫告段落,不過海札瑞給了國會一個期限,要求國會在8月15日前通過法案。

2011年8月16日,法案仍未有進展,海札瑞再度發起絕食,這次卻遭警方逮捕入獄。他於獄中絕食,最後迫使警方同意讓他於羅摩力拉廣場進行抗議。這次絕食持續到8月28日,並在絕食結束時承諾他將為這個法案奮戰至死。當年12月27日,海札瑞再度於孟買商業區發動絕食運動,但由於醫師表示他的健康狀況惡化,他不得不於29日結束抗議。兩年後,2013年12月初的這場絕食,終於讓他持續不懈的努力有了成果。

這份《公民監督法》的名稱最早於1963年出現。「Lokpal」是以梵文中的「人民」(lok)及「保護者」(pal)組成,法案意即「人民的保護者」,而字首(Jan)更意指市民,代表這份法案是靠著非政府行動中一般市民的努力才促成的。

《公民監督法》提議,在國家及中央政府層級中設置「Lokpal」這個獨立檢調單位,專門調查人民對公職人員所提出的控告,目的在於讓公平、公正的想法深植人民心中,另一方面也建立民眾對政府行政機購的信心。

改革印度 師徒作法不同

印度在國際透明組織的2013年貪腐印象指數(Corruption Peceptions Index)報告中,於177個國家和地區當中排名第94,屬高度腐敗國家,而究竟此法能否改善印度的腐敗情形,各界都在期盼。

這項法案自1960年代初期首度提出後便經歷多次修改,並非每個版本都獲能得社運界全盤支持。最新通過的公民監督法便是海札瑞認同的版本,卻沒能獲得克里瓦爾的青睞。

克里瓦爾原是海札瑞在反腐運動中的左右手,不過他與海札瑞間存在著政治歧見,2012年逐漸疏遠海札瑞及其支持者群眾,於當年11月另成立小老百姓黨。其中,兩人最大的差異就是對於參政的態度。克里瓦爾成立政黨的做法,與海札瑞「不組政黨,自己不投身選舉」的理念相左,也因此,克里瓦爾就任巿長的宣誓典禮上,海札瑞也以身體微恙為由,並未出席。

這對師徒如今走上不同的改革道路,儘管方式不同,但心之所繫皆是反貪腐;曾是導師的海札瑞也在勝選後鼓勵這位德里的新市長,說道:「我不認為參政是罪惡。深植政治中的金錢及權勢才是我遠離政治的原因。克里瓦爾曾跟著我許多年。如果他表現得好,將成為政治人物的典範。如果你真的想從事政治,就好好改善政策。服務社會的精神不該被遺忘。」他說。(綜合整理自外電)

(圖說)印度新德里羅摩力拉廣場上,反腐社運老將海札瑞在孩童的協助下,啜飲一口摻了蜂蜜的椰子水,結束他為期13的絕食抗爭,孩童帽子上寫著「我是海札瑞」,圖攝於2011年8月28日。(圖文/路透)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