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不想上班 日月潭 懶人奧運

交介面:黃色幽默

立報/本報訊 2014.01.01 00:00
■吳哲良

2013年的最後一天,暖陽總算驅走連月陰濕,前日黃色巨鴨也甫將皮面的塵污洗淨,市府半年來規劃的一切似乎有了好兆頭。工人們在東岸碼頭趕搭跨年演唱會的鋼構舞台,架設五彩燈光和重低喇叭;差一點被冷清擊垮的攤商重振店面商品,準備迎接賞鴨跨年的遊客;僅往返於蘇花兩地的流線型輪船麗娜號,也特別受邀泊港一日,為空盪的港區增添看頭;設計不良的市民廣場平面停車場本要轉以「廟口二區」予以再利用,卻一直不受遊客青睞而生意慘淡,看來市府與商家打算藉鴨使力、奮力一搏;港區南面的「海洋廣場」是最親近的賞鴨區,交警的哨音不斷,盡責地引開慢慢湧入的人潮;西側港務大樓騎樓更是佈滿各式黃鴨造型商品,期盼跨年人氣能帶領另一波買氣。整個基隆瀰漫一股辦喜事、迎大事的氣氛,畢竟,這一年除了行人陸橋倒塌、中元放水燈、巨石崩落之外,這個城市很少有值得SNG車聚集的新鮮事。

正當一切籌備蓄勢待發,人們興致勃勃地從微揚的鴨嘴感知小確幸之際,巨鴨突然爆裂的訊息隨震波散開,回神的我試著想像當時光景而大笑不止。這並非旁觀基隆市鬧笑話的訕笑,而是領會了一場喜劇而被逗笑。What a relief!一隻吹撐而起的可愛,一場場哄抬出來的歡欣,一張張接目仰望的童稚,因突如其來的二度爆破而詫異、懸止,卻同時釋放出一種真正的幽默療效。啊!目睹的人有福了。

回顧3個月來自南而北的巨鴨風,我於是領悟了這場沒有事先套招的共謀——感謝台灣3個地方政府為人們帶來一連串的整人秀。從高雄虛有其表的歡樂鴨,到桃園在地漏風的埤塘鴨,再到基隆滿身皮垢的爆破鴨;從初鴨的驚奇到初爆的驚訝,彷彿先行預告充氣巨鴨尚有弦外之音,直至年終的2次爆破才全然展露出整齣喜劇的笑點。高雄鴨的借展起了串場效果,讓三地巨鴨接力秀猶如中世紀的三聯畫,互文呼應,缺一不可。基隆何其有幸,取得最最「鴨」軸的戲碼,讓這個沉悶許久的城市,終於流露出如布呂赫爾(Pieter Bruegel)的嘉年華畫作中那股「歡愚」交織的反諷性。

讓我們暫且成為巴赫汀(Mikhail Bakhtin)筆下四旬齋後嘉年華裡的愚人,為2013一整年正經嚴肅的悶、假、批、罵、鬥,以傻里傻氣的的癲愚喜劇劃下句點。中世紀的嘉年華慶典將社會道德和政治教條懸擱,允許上下顛倒、奔鬧出格,其背後隱含生生不息的活力。正由於瘋癲痴愚所內蘊的創意生機,讓人們得以在接續的365天,像那隻充氣巨鴨一樣繼續正襟微笑地撐下去。謝謝霍夫曼授權的這隻大道具以鞠躬盡瘁的姿態,貢獻出無以倫比的幽默喜劇。新年快樂!

(社大講師)

圖說:基隆黃色小鴨2013年12月31日下午1時突然發生爆裂,原因不明。主辦單位派員到場了解中。(圖文/中央社)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