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北韓 妙禪

南疆巡禮/維族人再勇敢一點 是不是就往外闖?

欣傳媒/欣傳媒 2014.01.01 00:00

欣傳媒 | 洪崇耀

對於民族融合議題和「維漢通婚」想得入神的我,走著走著,發現小村子裡傳來孩子們用字正腔圓的「中文」喊著:「給我啦!給我啦!」,沿著聲音來源我走了過去,看見3個維族孩子正搶著一瓶寶特瓶在玩耍;他們將裝著水的瓶子往遠方高處拋去,滾下來的同時大伙衝過去搶,說真的,我實在不明白其中的樂趣。隨手拾起恰巧滾在我腳邊的瓶子,交給其中一位奔跑過來的毛帽男孩,他開心地大笑,像龍舟奪標一樣的振臂。我心裡打算從這幾個會講中文的孩子「下手」,看能否有些突破,得到關於旅行中觸覺上的收穫。

毛帽男孩捧著瓶子問:「你哪來的?」我答:「台灣來的!」孩子又問:「那你怎來的?」我挑著眉說:「搭飛機來的啊!」孩子說:「那飛機是長這樣子的嗎?」於是3人就退了幾步咬耳朵像是串通了些什麼,下一秒就像合體的Transformers,擺出了看似飛機的3人組合!我笑著拿起相機拍著這3個維族孩子,他們一點也不害羞地繼續玩鬧,並且擠來我身邊,貼著我,勾著我的肩,搭著我的背,爭相看自己在螢幕裡的模樣,然後又繼續表演著各種合體或耍酷的可愛表情,一聽到快門聲結束,馬上又欣喜若狂地衝過來,3人開心地大笑著,手指著彼此在螢幕上的模樣相視而笑。

孩子們應該從來沒想過,自己的笑容有天會被刊載在3,000里以外的台灣媒體上。其中一個光著頭的男孩,對我伸出了手,想必是要「握手」示好或表達感謝的意思吧!我也伸出了快被凍僵的手,一大一小這樣緊緊地握著,孩子還世故地搖了幾下。我摸著他的小光頭問他冷不冷,他笑說:「不冷!還行!」也順手回摸了我的頭一把,然後3個人又開始稀哩呼嚕、大叫大笑地往遠處丟著寶特瓶,繼續他們放學後的悠閒,留下我這個總是想很多的旅人,開始想著這小光頭長大後,會在這裡做什麼?種棗子?作小本生意?種辣椒?撿棉花?景區的導覽員?賣烤羊肉串?還是會到大城裡去參加「中國好聲音」的海選……

多年前讀過一篇有趣的報導,對於世界各國人與人接觸的「安全範圍」統計分析,最遠的是英國人的70公分,也就是說,當你對不列顛人靠近於70公分內,他們就會覺得不禮貌、不安和或被冒犯。這是我對於旅行中的「觸覺」特別謹慎的原因,那些途中禮貌或善意的交流與碰觸,對我來說,並非如此稀鬆平常。也許,某一世的我,身上也流著不列顛人的血液吧!

有時,老天給的命,沒機會允許我們想那麼多,尤其看著維族人的生活環境與物質條件,「如果能再勇敢一些,是不是能往自治區綠洲以外的城市去闖闖?是不是可以擁有更好一點的生活?」這份旅人的多慮和不自覺,很可能是一種多餘的悲天憫人,「也許他們就像貝都因人一樣的自在快活」,當然我也如此期盼和祝福著。

離開了和孩子們近距離接觸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阿克蘇地區庫車縣熱斯坦街12巷49號」,這戶同時擁有「平安家庭」和「文明家庭」的一樓平房,腦海裡不禁又想起左小祖咒拉高分貝唱著:「走在塔克拉瑪干,走在塔克拉瑪干!」我無法回想起自己剛出生時的第一份感覺是什麼,但,人們所擁有的第一份敏感,是否等同於最後才失去的那份敏感?答案也許只能問孟婆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