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北韓 妙禪

靈修虐死兒案 「什麼都沒了」詹母精神鑑定大哭

自由時報/ 2014.01.01 00:00
〔自由時報記者張聰秋、顏宏駿、曾健銘/綜合報導〕高中生詹淳寓遭「日月明功」靈修團體成員集體凌虐致死案,檢警昨借提詹母黃芬雀到醫院做精神鑑定,她談到婚姻與家庭時說「什麼都沒了」,不禁悲從中來,放聲大哭,卻仍覺得「日月明功」負責人陳巧明是值得她信任的人,她不怪陳巧明;檢方表示,黃芬雀精神鑑定結果,最快一週出爐。

去年11月9日黃芬雀被收押後情緒一直不穩定,把虐兒的所有罪責一肩扛下,面對檢方偵訊,說詞反覆,讓檢方懷疑供詞的真實,一度有意安排精神鑑定,後來黃芬雀逐漸恢復穩定,檢方才未安排,但最近又發現黃芬雀失眠,為了確保她供詞的可信度,昨首度借提她至彰化基督教醫院做精神鑑定。

黃芬雀在醫院裡由社工師、心理師、精神科醫師進行專業會診,從她的童年聊起,聊到結婚生子時,黃芬雀不斷流淚,泣訴帶小孩很辛苦,卻未受先生疼愛,女兒也跟隨先生相繼拋棄她,她和兒子長期相依為命,婚姻並未帶給她安全感,直到加入日月明功,她獲得團體關懷,心情才轉好。

自認被夫、女兒冷落

黃芬雀覺得陳巧明是值得她信任的人,團體讓她找到歸屬感。她認為陳巧明和團體學員都是為了幫她管教兒子,她不解為何兒子騙她吸毒?自己又為何愚蠢地相信兒子吸毒?

夫:是她選擇日月明功

但她的先生昨表示,2人婚姻生變,主因是妻被日月明功洗腦,開始懷疑婚姻,「我問她,要老師,還是要家庭?」她卻選擇日月明功,2人只有走向分居之途;女兒說,媽媽自從參加日月明功後,越來越偏激,變得暴躁,回家就向大家洗腦,爸爸受不了才離家,她強調「她說被我們冷落,絕對不是這樣,現在最需要的是溝通,畢竟這個家庭還是要維持下去」。

女兒:現在最需要的是溝通

一名法界人士表示,黃芬雀雖是被告,但非主謀,也算是被害人,檢方做精神鑑定應是對其精神狀況仍有存疑,若要用黃芬雀精神正常與否來作為量刑依據,現階段還言之過早。

彰化秀傳醫院精神科主任醫師黃桂耀表示,當事人脆弱的情緒和心靈的孤單,可能影響個人判斷力,跟精神狀況關聯性反而不大。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