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大肚城,歸來 首部平埔大河史詩

立報/本報訊 2013.12.29 00:00
大肚城,歸來

作者:趙慧琳

出版社:印刻

ISBN:9789865823535

【本報訊】本書是從平埔人觀點解剖漢移民的歷史小說,也是首部中台灣平埔原住民大河史詩,刻畫多族群在帝國更迭下的生存競合。

「賽德克‧巴萊」式的族群悲劇,早在4百年前的拍瀑拉(Papora)族人身上就曾發生過。本書透過民族誌的田野踏查,讓2百年前中台灣多族群的庶民階級,得以在當代顯影。

從貫穿全書的2位拍瀑拉女子的一生際遇,窺見平埔移墾者當中的洪安雅族、巴宰族、噶哈巫族,內山原住民的埔社人、邵族、布農族、泰雅族和賽德克族,以及泉州、漳州和客家漢移民等,從海岸到內山,所遺留下的不可抹除的集體腳印。

內文試讀

伊出嫁的日子到了。她頭一回瞥見兄哥要伊嫁的查埔人。那也是她第一次,從近山地帶的車籠埔庄,深深走進遐想已久的內山。她出嫁遠行的這段山路,也是漢墾亡命者遠避官府追緝,遁走內山的逃難路。江津嫁入內山,是從草湖溪上游,翻山越嶺通過了火焰山區,才又沿著烏溪,走北路,行經過龜仔頭、內國姓等聚落,再一路進到水沙連的埔裡社。據說這正是三、四代人以前,林爽文反亂,萬人竄逃內山,驚天動地的一部分重疊路線。……江津的未來,總予旁觀者孤注一擲的感受。有嘴無心的左鄰右舍,單純看熱鬧的鄰近庄民,都在冷眼耳語:「她要嫁給大肚番」;或者,伊們直接斷言:「她嫁入去內山做番」。有通靈本事者應當感知,江津身穿喜氣花紅的嫁裳,更神似接受割喉刑罰的雞鴨,任憑那赭紅色血汁噴射為裝飾,構成在昔日番屯界上,和斷頭者越界交談的一場祭典(她應該早在牲禮斷氣時刻,就明白牠即將貢獻,充作整體社群更為完全贖罪的犧牲吧)。而漢佃之女江津,一旦擇取當年平埔屯番的子孫,作為今日婚嫁對象,恐怕現場也獨獨引來了熟番祖靈的奏樂。

那是由伊的兄哥鄭旺,佇立一旁生分的查埔,還有另外幾個番仔面、番仔面的查埔,共同組成了護送江津出嫁的行伍。他們作為貼身侍衛隊的森嚴氣息,使得理當喜氣洋洋的迎親儀式,更像是無時無刻不在防番的武裝警備團,而片面壓制了庄民們原本期待的片晌和樂。

洪阿飼最喜歡聽iya講伊嫁來埔裡社大肚城的往事。她三不五時拿出來講。每回開講,可比口才便給的專門講古仙耶,還要口齒伶俐。她也每講一回,就有些許情節變異,後來竟連忠實聽眾的阿飼,都開始困惑,是否iya嫁入內山的驚險情節,不過是她自個兒編排的故事。她還不禁懷疑,iya的後頭厝,準是和庄仔底僅隔著一條溝的街仔尾。iya講她怎麼一路跟著迎娶伊的生分查埔,涉水過溪、翻山越嶺,致使了伊整領新娘衫,狼狽萬分地一陣濕、一陣乾;最終等伊行入去庄仔底時陣,就已經皺得像一坨醃漬過的鹹菜葉仔。又當她全新縫製的那一襲落地長裙,任由刺草、粗枝椏或雜木欉,往它裙襬處一路刮扯,才讓她不禁臆想,迎接伊這名未滿十九歲新嫁娘的,可絕對不是保證伊安枕無憂的平順歲月吶。阿飼總覺得,iya講述的不是一場婚嫁,而是倉卒逃離災厄,所留下的創傷記憶。讓江津講來神氣活現的,不是鑼鼓喧天前導的花轎;不是伊取得的豐厚聘禮和富貴穿戴的金飾;更不是壓陣夫家氣勢的嫁妝一牛車。她總是語帶神祕:「反清的林爽文,引領反亂者萬人,走草湖溪的溪底,進入阮們黃竹坑。他們沿溪上溯,翻越崎嶇路徑的火焰山區,才接連到了烏溪退路。我出嫁那日,走過入山長路的起點,正是當年林爽文反亂軍隊,大批逃入內山的同一條路。」但阿飼一直不明白,為何林爽文潛入內山的逃亡記憶,可成為伊iya出嫁事件最具體的情感連結?

阿飼五、六歲,初懂世事了,竟還固執認定查某祖才是她的iya。她吸吮的是江津泉湧不絕的奶頭,可無論如何,乾扁身軀的英太禾,才是最親密的關係人,也等同是生她的人了。當時的她還不能體會時間流走的不可復返,也無法分辨,年齡差距必定築成的世代鴻溝。她無法區分年齡,持續享受著歲月凍結底下的眾生平等。阿飼三歲那年,查某祖就過世了。她清楚記得她氣味的細節。她說話和沉默過程中,驕傲或憂傷的反差形貌。她多麼容易就看穿了她的故作堅強,還有她對這個分裂靈界自圓其說的解釋。那是襁褓中女囡善用了卓越記憶力,提前成熟,以捍衛原本應該徹底根除的「烏肉仔」源頭。對於阿飼這一類,做囡耶時老早過熟了的查某囝仔,從老到少的啥年紀都不真實了。她終其一生,無法理解自己和雙親的關聯。那是魔咒般存在的認知障礙,讓出自天性的母女、父女連結,阻擋在某個神祕距離以外(可能旺盛之年的父母,是時時都要震盪變形的地貌;而暮晚之年的查某祖,才自始至終讓她安心。這是阿飼懂事以後,延後提出的解釋)。於是阿飼得透過大量後天的努力,重新發現父母,重建她在女嬰階段就拋棄了的生身父母形象。還有那至深纏繞,他們不曾停止過的歸屬召喚。在iya江津進前,她baba先有過一個牽手。這是通人知的代誌,但伊的baba不曾親口提起過。她只能從malau那兒聽聞,baba過去的牽手叫阿蘭。她baba呢,除了後來日本時代的戶口簿仔,正式登記了洪九王這個名,大肚城庄仔底的老輩,更習慣喊他偏名「金城仔」。信者恆信,伊baba偏耶、正耶這兩個名,可是深思熟慮,上頭偷偷做過了暗號。九王藏的是以早番仔王造過九十九座土墩的光榮;金城則明示出大肚城在內山一度的鼎盛。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