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品酒不拚酒 南非人輕鬆喝

中央社/ 2013.12.29 00:00
(中央社記者徐梅玉約翰尼斯堡特稿)他們沒有豪飲、拚酒、划酒拳的傳統,更像是把飲酒衍生成一種生活藝術,細細品味酒的甘醇,悠哉地享受慢活。其中滋味,彷彿中國人的飲茶文化,歷久彌新。

「這個週末,我們出去喝一杯,如何?」在南非,相互邀約週末到酒吧飲酒,是極為普遍的社交活動。

根據「南非葡萄酒資訊系統組織」(SAWIS)的預估,2013年南非葡萄酒總產量將為10億7000萬公升,比起2012年略少1000萬公升;其中約有40%出口賺取外匯。稱南非為酒鄉、酒國,不為過。

葡萄園大都分布在西開普敦省,櫛比鱗次的酒莊、風光明媚鳥語花香的葡萄園,造就該區成為全球知名觀光景點。

西元1652年,荷屬東印度公司派遣荷蘭籍年輕商人黎貝克(Jan van Riebeeck)登陸南非開普敦,擔任第一任總督。1659年,他開始生產第一批南非葡萄酒。算一算,南非葡萄酒已經有354年歷史。

一般週末的家庭聚會或朋友聚餐會小酌、下班回家累了喝幾口、婚喪喜慶場合要飲酒、到秀場看秀點杯酒、到俱樂部看球賽轉播點杯酒或喝啤酒…南非人不拘男女,喝酒是件稀鬆平常的事。孩童自幼耳濡目染,成年後飲酒似乎也順理成章。

只是,他們沒有豪飲、拚酒、划酒拳的傳統,更像是把飲酒衍生成一種生活藝術,細細品味酒的甘醇,悠哉地享受慢活。其中滋味,彷彿中國人的飲茶文化,歷久彌新。

許多南非人過著深宅大院的生活,家裡備有酒窖;酒,按著品類與年份,井然有序地存放在窖裡的木頭格子中。走進廳裡某個角落,主人有著自己的小酒吧,不論是各式飲酒杯子或調酒器材,一應俱全。

訪客坐在吧檯另一方的高椅子上,或是與主人對飲閒聊,或是一起觀賞球賽轉播,輕輕鬆鬆過週末。

有些主人會在小酒吧旁,擺上撞球檯,賓主一邊品酒,一邊打球,擺脫平日緊張的生活,完全放鬆。

在南非販賣酒類,不論是餐廳或是超市,一律必須向政府申請正式合法賣酒牌照。

在餐廳,經常可見男女對坐,1瓶葡萄酒,各自斟滿半杯,慢慢地邊喝邊聊,四目對望、含情脈脈。男女不限年齡,也有滿頭華髮的長者,情比酒濃。大約過了1個多鐘頭,才開始正式點晚餐,準備進食。

除正式晚餐外,喝葡萄酒,南非人會搭配起司、肉乾、薯片、醃製橄欖、花生米與葡萄乾……等等。飲食文化中很重要的炭火烤肉,則9成搭配南非啤酒。

事實上,啤酒的銷售量高出葡萄酒好幾倍。

相較於葡萄酒,烈酒價格高,消費群不大,飲用時多半以小小酒杯裝盛,一飲而盡。

走進酒類專賣店,貨架上的商品琳瑯滿目,目不暇給,應有盡有。以每瓶750毫升裝的白葡萄酒來看,按照品質分類,價格由25鍰(約新台幣75元)至上千鍰不等。

數百年傳統的飲酒文化,搭配價廉物美、品質保證的葡萄酒,造就南非可觀的喝酒人口,雖不至人人都是不醉不歸,可是,喝得過量也常見,以至酒駕比例高居不下。此外,飲酒年齡層節節下降也令專家學者憂心。

交通部長馬丁斯(Ben Martins)曾表示,南非平均每個月車禍死亡人數破千,平均1天大約是40人,每年損失超過30億鍰(約新台幣90億元)。道路死亡車禍中又以違規酒駕的比例最高,大約是60%至65%。

南非自今年復活節後開始推動開車酒精零容忍法案。駕駛人若飲用1杯500毫升的啤酒或1杯葡萄酒,則不准開車。這個提案受到朝野各方歡迎。草擬法案將送交內閣討論,爾後再送入國會接受社會大眾意見。

青少年飲酒方面,部分18歲以下青少年認為,狂飲是在同儕間成熟、有面子、不會被孤立的表現,也誤認「一醉解千愁」,喝醉可以紓壓、拋棄苦惱,甚至誤以為人生苦短應即時行樂。

專家建議父母與學校應該多關懷青少年,社會應宣導正確飲酒觀念,尤其未成年飲酒過度會嚴重影響發育,等於傷害國家未來的希望。

健康部長建議政府嚴禁酒類廣告,並要求國會修法,將目前的飲酒年齡限制從18歲提高到21歲,以保障青少年健康成長。但結果如何,尚不得而知。

有人說,適度飲酒有益健康;有人說,飲酒百害而無一益。但若適可而止應是無傷大雅的。(詳細報導內容請見「全球中央」雜誌2013年12月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