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Google 中油 工人

解決兩岸關係的「達文西密碼」

美麗島電子報/林濁水 2013.12.27 00:00
智多星謝長廷12月中旬在倫敦亞非學院台灣研究中心座談中講了很令人耳朵一豎的一段話,他說民進黨兩岸要贏選舉還有一個「達文西密碼」。這密碼要到那個方向去找?他說現今「支持台獨」的人在台灣已近8成,然而民進黨總統選舉支持率卻不到5成,達文西密碼就藏在這裡。朝台獨方向找「達文西密碼」?這不是和他主張台獨是民進黨執政罩門的長期主張相反嗎?在密碼中,他的憲法各表也有個位置嗎?一中憲法一國兩市又要擺在哪裡?真是語不驚人枉為智多星的風格。

不過密碼解密之前,還是先回到他前幾天破台灣媒體拿出來討論台灣的國號的一個主張吧。他說他的理論是:

「對外用『台灣』的稱呼,兩岸用『中華民國』,因為兩岸用台灣會被對岸吃掉,變成『中國台灣』,反而不是一邊一國,變成地方政府;用中華民國對方吃不掉,因為有一個歷史的連結,所以,在兩岸的部分,可用中華民國。」

他這個意義不明但是令人吃驚的什麼「吃掉」的說法要追溯到今年7月東京溫布敦網球賽紀者會事件。由於記者會中,記者習慣性地把台灣當做國家來發問,惹火了中國選手彭帥,她公開嗆聲「台灣算什麼國家」(註1)。

(註1)記者會譯文

Q﹒How much are you proud of yourself for winning the Grand Slam and how much does it mean to your country?

謝:It's very special because I don't think tennis is popular in Taiwan. Even we don't see many media during this tournament. we're very proud that we can win this tournament together with my good friend. It's first title for us, for Taiwan, so I think it's big thing in Taiwan.

I don't know how much they going to help the junior to coming better and better. I'm waiting. Before I come to Europe, I have little bit fight withmy association because they cause us a lot of problems, some other stuff.

I was not really happy during the tour in these two months.

Q﹒But your country...

彭:I'm sorry, because I sit here I cannot say how is country. I'm sorry.

Q﹒你贏得大賽,對自己感到多自豪?對你的國家的意義如何?

謝: 非常特殊,因為網球在台灣不流行。甚至這次賽事沒有什麼媒體來。我們很自傲能與好朋友一起贏得這大賽。第一次贏,對台灣,也是的第一次,所以我想在台灣是一件大事。我不知道他們有什麼計劃扶植青少年球員。我等著看。我來歐洲以前,也與協會(台灣網協)有些爭執,因為他們為我們製造了許多麻煩,等等。我這兩個月打比賽,不是太高興。

Q﹒但是,你的國家…

彭:對不起,因為我也在這裏呢,(你們)算什麼國家啊。

消息傳回台灣,社會吵成一團。第二天8日謝長廷接受電台訪問對彭帥的話要怎樣回應時説:

「可以回歸到憲法、現實面說,我們就是中華民國」。至於用「台灣」這名稱,必須考慮「台灣是個主權國家有爭議」,所以該回應「我們國家名字就叫中華民國」。

被追問你不會說 「I come from Taiwan」,而會說「I come from ROC?」時,謝長廷說,「是問你從哪裡來,不是問你的國籍。我就說,我是來自台灣」。但是國籍就說「中華民國。因為跟彭帥說「台灣」時,會被吃掉,「台灣是中國一部分」,但「說中華民國時,難道中華民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一部分嗎?」他又強調「中華民國」不能「包括中國大陸」,否則「會被笑」。(回擊彭帥 謝長廷:我的國家叫中華民國)

他認為這様最妥當,雖仍不會被北京接受,但比民進黨「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和國民黨「一中各表」,「一個中國就是中華民國」,「兩岸互不承認主權」更會被國際社會接受並被北京「忍受」,不會被「吃掉」。

由於事後被指出,在溫網記者會這樣的「國際場合」,要用中華民國的國號是行不通的,因為世界重要國家都已經在建交公報上向北京承認只有一個中國,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唯一合法政府,所以在國際上中華民國國號已經完全碰壁,事實上早被吃掉了,例如,我們如果堅持在美國用「中華民國外貿協會」名稱掛牌,「台灣外貿協會」會被趕回台灣。在被質疑後,謝改變了在國際場合用中華民國國號的說法變成今天「對外用台灣的稱呼,兩岸用『中華民國』」的說法。

從8日電台記者會仔細追問,謝回答得已經很細心謹慎了,事後還要修正說法,從中華民國普遍適用在國際和兩岸修正成只適用在兩岸,而國際上則改用台灣。可見台灣的稱呼和國號的「問題」真不是一個簡單的問題。

然而,縱使謝長廷細心地把說法修正成「對外用台灣的稱呼,兩岸用『中華民國』」,對北京來說,仍舊過不了關的。其關鍵是因為兩岸關係北京真正在意的是主權定位而不在於這邊叫台灣或中華民國的稱號。謝長廷要只在稱號上打轉而避開主權定位,不會是北京喜歡的作法。

面對兩岸的主權問題,擱置爭議,不即刻攤牌,當然是一個處理方式,目前雙方大體也只是這樣做;但是這到底不是終局性的解決方案。

北京對兩岸的終局安排是,兩岸在一個主權和單一國家體制下,分成三個部分:1,漢人本部採取行省制;2,少數民族地方採取自治區制;3,台、港、澳一國兩制。

在這終局安排成功之前,北京認定現狀定位是「兩岸尚未統一,但同屬於一個中國的事實從未改變」的「內戰遺留」的過渡狀態。

這幾十年來外界建議或推動的處理兩岸關係的方案除了謝長廷提出的憲法各表之外的有:

一中一台—台灣國/兩個中國/特殊國與國關係/邦聯-國協/歐盟/兄弟之邦/芬蘭模式/一中各表/聯邦

在北京這樣的終局安排目標和現狀定位之下,這一些方案,北京全部不接受;但不可否認的,對這一些不同的方案,北京的容忍程度有所不同。有兩個關鍵性價值支配了影響北京對這些方案的容忍程度。一個是民族主義;另一個則是在國際政治博弈中的現實主義。現在先從民族主義角度來分析。

在民族主義價值觀之下,影響北京容忍程度的因素主要是:

一、符不符合一中框架;

二、符不符合現狀定義有沒有內戰尚未結束的內涵;

三、是否以統一為終極目標。

一、符不符合一中框架:

以符合一中框架做衡量的話,北京比較可以容忍的是邦聯-國協/歐盟/一中各表/聯邦;非常不能容忍的是,一中一台-台灣國/兩個中國/特殊國與國關係;

假如謝長廷明確界定憲法各表是兩憲各表的話,其意義和特殊國與國關係一樣,都屬於非常不能容忍的項目。

認為雖然主張兩岸是兩個主權,但是台灣方面叫台灣國或者中華民國北京忍受度便會完全不一樣,其實是一個天大的誤解。這兩樣都一樣逾越了北京的一中框架紅線。目前看來,北京的確對台灣國的不滿高於中華民國。但是這個原因是很弔詭,是因為世界重要國家都已經在建交公報上向北京承認只有一個中國,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唯一合法政府,所以在國際上中華民國國號已經完全碰壁,但是世界各國都不像謝長廷誤解的,已經向中國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由於北京對這「漏洞」耿耿於懷,自然更介意台灣國而不是已被各建交公報封殺掉的中華民國;換句話說是因為中華民國更沒有用而不是更行得通。

二、符不符合現狀定義有沒有內戰尚未結束的內涵:

依照現狀定義有內戰尚未結束的內涵而可以容忍的是一中各表。假如謝長廷明確界定憲法各表是一中憲法或一憲各表,那麽本質上和一中各表沒什麼不同,也在比較可以容忍之列。

其他所有模式則全都不符合。

國民黨的「一中各表」,「一個中國就是中華民國」,「兩岸互不承認主權」,雖然不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主權表面看來對北京很不禮貌,卻符合了北京兩岸一個主權並進而承認了現狀是「內戰尚未結束」的定位;謝的憲法各表,表面上承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存在及其主權,卻否定了北京兩岸一個主權和現狀是「內戰尚未結束」的定位。兩者之間,北京立場當然是選擇國民黨的主張以保留打一場仗結束內戰完成統一的權利立場,所以雖然謝和國民黨都主張中華民國的國號,但是謝已經跨過了北京的紅線而國民黨則仍乖乖地留在紅線畫成的圈圈之內。

三、是否以統一為終極目標:

依照終局統一的原則,比較能容忍的是一中各表/聯邦。其他所有模式則全都不符合。

儘管謝長廷很不服輸地一再拿憲法各表來和一中各表競爭北京的容忍程度,但是,從民族主義的角度分析,很明顯的,三個因素都符合,北京容忍度最高無疑的是一中各表。

過去北京做為一個龐大但總合國力不高的巨大國家,曾長期在韜光養晦的策略支配下,於是並未認真地從現實主義的立場考慮到做為一個在國際上積極性格的大國角色,因此面對台灣,只有一個立場那就是民族主義,歐盟/兄弟之邦/芬蘭模式依邏輯都在完全不能容忍之列;但是近年一旦成為積極介入國際事務的大國,對台政策除了考慮民族主義的價值之外,很自然地會增加了現實主義,權力政治的考慮。

一旦這樣趨勢形成,北京對這些模式的容忍度顯然將會有變化。如不考慮對內統治的變數,則依邏輯兩岸形成聯邦制將成相當可容忍的選項;另外,歐盟/兄弟之邦/芬蘭模式在道理上,也將是可以在民族主義還可以容忍,甚至在權力政治現實主義接受的選項中,這變化現在雖然被認為完全不切實際,但是在現實主義的邏輯是合理的,同時北京兩年來的做法雖不能解釋成已經這樣在走;但是已出現過去從未出現的微弱訊息。

無論如何,兩岸定位真正的癥結在民族主義下的主權觀和國際權力政治博弈格局下的現實主義考量,台灣如果不去面對這兩個關鍵,只想玩國號遊戲,未免花拳繍腿,不會找到什麼達文西密碼。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