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台北燈會 飛兒樂團 衛生紙

上海立報 漫畫部隊針砭時弊

立報/本報訊 2013.12.26 00:00
【記者郭琇真台北報導】法幣改革、河南大水患、不買賣私貨運動、日軍對中國人民施打絕嗣針。一幅幅針砭時事的通俗漫畫,充分呈現1930年代中國,外有日本武力侵略,內為國民政府執政的紛擾寫照。隨著民間「抗戰漫畫部隊」如雨後春筍冒出,當時正於上海辦《立報》的成舍我,也順勢結合,掀起一股閱讀風潮。

(上圖)1937年淞滬會戰後上海遭日軍佔領,1938年《立報》於香港復刊,由成舍我擔任社長兼總編輯。圖中為1946年6月25日發行之香港《立報》。(圖/楊子磊翻攝 文/楊子磊)

世新大學舍我紀念館正在展出「漫畫中的歷史,歷史中的漫畫:30年代上海《立報》的浮世繪」。上海《立報》創辦於1935年9月20日,距離九一八事變只有2天;創報當天,成舍我於頭版寫道:「憑良心說話,用真憑實據報告新聞。」上海《立報》以「報紙大眾化」、「日銷百萬」為口號,做為發刊宗旨。

▲1937年淞滬會戰後上海遭日軍佔領,1938年《立報》於香港復刊,由成舍我擔任社長兼總編輯。圖中為1946年6月25日發行之香港《立報》。(圖/楊子磊翻攝 文/楊子磊)

呈現1930年代上海浮世繪

上海《立報》呼喊的發刊宗旨其實和當時民間知識份子推動的「平民教育運動」有很大關連,也因此造就中國漫畫的高峰。舍我紀念館組長李蘭琪表示,在當時識字者不多,攝影技術不發達的時代背景下,日本侵略中國的行為激發有志之士,以畫代筆,針砭時弊,畫報的出現、報紙的漫畫專欄都在此一脈絡下開展。

此次上海《立報》漫畫特展,是以舍我紀念館「舍我先生報業數位典藏資料庫」珍貴的圖像史料為基礎,展出連環漫畫、新聞漫畫、生活速寫漫畫、廣告漫畫及肖像漫畫等5類,呈現1930年代中國上海浮世繪。

▲漫畫家魯少飛以誇張、暗喻和象徵的手法生動描繪出當年的社會現象與國際情勢,刊載於上海時期的《立報》。(圖/世新大學舍我紀念館提供 文/楊子磊)

蜜蜂小姐 畫婦女解放脈絡

連環漫畫《蜜蜂小姐》是中國第1位女漫畫家梁白波與葉淺予的作品,藉著四格漫畫的篇幅,訴說蜜蜂小姐大膽追求愛情、舞會試衣秀、追求時髦等宛如《慾望城市》的情節,呼應了當時中國婦女解放的脈絡。該連環漫畫共在上海《立報》刊登25天。

訴諸愛國主義的菸酒及日常用品、1933年上海發行的航空公路建設彩券,是當時商業廣告漫畫的主要主題;此外,當時上海《立報》也常辦理「漫畫有獎徵答」活動,藉此行銷報紙。

受過美術班訓練、創辦《時代漫畫》的魯少飛,是當時上海《立報》的新聞專欄畫家。他通常會以昨日的時事新聞作為今日的創作主題,由於1930年正處日本侵略的時代,日軍在中國腹地進行人體化學試驗、中國底層人民為了生活進入日本工廠工作等都是魯少飛筆下的漫畫內容;此外,批判當時政府杜絕購買洋貨、法幣改革「富了都市、窮了農村」等社會、政治亂像也是魯少飛描繪的對象。

「血與汗」 寫勞動者故事

時任上海《立報》副刊總編的薩空了,開設〈小茶館〉專欄「血與汗」,藉由文字和魯少飛的漫畫,呈現勞工階層苛刻的勞動條件與生活狀態。正值13、14歲被「姆媽」賣到舞廳,每天要跳14小時的小舞女;被「私有經濟制」壓得喘不過氣的南京教導師,轉而賣牛奶等血淚故事。

▲「血與汗」是上海《立報》副刊〈小茶館〉中的專欄,作家細緻而生動地刻劃出社會底層人物的人生百態,配合著漫畫家魯少飛所畫的插圖,充滿人性的關懷。本篇〈小舞女〉刊載於1936年1月10日之上海《立報》。(圖/世新大學舍我紀念館提供 文/楊子磊)

當時報社基地位在北平的上海《立報》,隨著七七事變,日本侵略華北後,在1937年11月25日停刊。上海《立報》雖只有2年多的壽命,卻創下了當日發行量20萬份的紀錄,是當時中國有日報以來的最高成績。

▲1988年1月1日報禁解除,91歲的成舍我創辦《台灣立報》。圖為1988年7月20日發行之《台灣立報》創刊號。(圖/楊子磊翻攝 文/楊子磊)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