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黃彥穎穴道圖 如人體星座指標

中時電子報/吳垠慧/台北報導 2013.12.24 00:00
在中醫診所等待叫號,牆上的人體經絡圖是藝術家黃彥穎最常觀看的圖像,近來他從人體經絡圖發展出新作「穴道圖」系列。黃彥穎將人體大腦、耳朵、軀幹、四肢等部位拆解成一幅幅獨立畫作,標出眾多穴道,遠觀彷如星座圖,在投射光下熠熠生輝。 他說,除了中醫師靠人體經絡理解患者,按摩師也是靠是透過擊中穴道發出的收訊品質,來判斷一個人的身體狀況。「人體的穴道或許等同於按摩師認識一個人的星座指標。」 黃彥穎認識一位全盲按摩師馬良全,「穴道圖」系列便由兩人的互動過程發想而來,這系列作品現於非常廟藝文空間的個展「停在神旁邊」展出。 展出的畫作《陌生人》(見圖,非常廟藝文空間提供)中可以見到人體軀幹的正反兩面,上頭標示穴道點,「對全盲按摩師來說,穴道就像一個人的『臉』,按過的人他會記得,沒按過的人就是『陌生人』。」 《夢》畫的則是大腦。黃彥穎有次和馬良全聊到自己因熬夜而睡眠品質不佳,突然問眼睛看不到的馬良全:「你會作夢嗎?你的夢有畫面嗎?」馬良全回答:「沒有畫面,但我知道有事件在發生。」此外,還有描繪手臂的《吉他手》、腿部的《奧運》及耳朵的《歌》,這些畫面可拼組成一個完整的人體。 黃彥穎1981年生於屏東,台南藝術大學造形藝術研究所畢業。近年黃彥穎從國外駐村經驗發現,自己對他國文化的理解遠多於家鄉的文化,他將這領悟寫成台語歌《停在神旁邊》,以簡譜和羅馬拼音呈現。 他想起自己小時候長老教會詩歌本,歌詞就是台語和羅馬拼音並列,他以為那是英文,要爸爸念出來,結果讀出來的是的台語。「原來那是傳教士來台傳教時,以羅馬語系發展的拼音系統。」他說,「原來這麼熟悉的台語,居然也可以這麼陌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