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肉票兼談判 兄砍贖金妹不肯

自由時報/ 2013.12.22 00:00
妹與兄談價錢

〔自由時報記者邱俊福/台北報導〕 這是一場既緊張又令人噴飯的談判,由於綁匪的英語不好,命令張安薇自己和哥哥張大公交涉贖金,於是前後十九天的手機對話,張安薇既是肉票,又要扮演綁匪的談判代表,和代表家屬的哥哥張大公洽談自己的贖金。好笑的是,張大公為了壓低贖金,展露上海幫做生意的本色,一開口居然只肯出價三萬披索(約兩萬台幣),站在張安薇身邊監聽的綁匪還沒開罵,張安薇自己先大喊impossible!(不可能),又換上海話跟哥哥說「這樣我會被打啦!」

出2萬 肉票綁匪都笑了

而第一回合就出價一億五千萬元披索(約一億零八十二萬台幣)的綁匪,得知張大公的出價後,相視之下都覺得不可思議,還當場笑了出來。

張安薇被擄的第二天,就在綁匪授意之下,使用綁匪的手機,打給她的一名男性友人,要求轉告她哥哥張大公,她被綁架了,對方開口要贖金一億五千萬披索,並留下手機號碼供聯絡,張大公獲知後,申辦一支手機門號,專用於和綁匪聯繫。

手機擴音 綁匪在旁指導

張大公由刑事局派員陪同赴菲談判,雙方從上月廿二日開始對話,張安薇用綁匪的手機和哥哥談贖金,綁匪令張打開手機擴音,全程英語,在旁發言指導,張安薇轉述綁匪的要求。

菲國AKG(反綁架警察總隊)首席談判專家,分析過去案例,建議張大公從五萬披索談起,沒想到張大公自動再砍兩萬,從三萬披索開始談,還告訴綁匪「我很窮,到處籌款,只能籌到這些了…」,這回合沒結果。

被命令施展苦肉計

三天後,對方主動聯繫降價到一億披索,張安薇還幫綁匪美言「boss對我不錯」,但雙方仍談不攏;又過三天,綁匪再主動來電,這回降到五千萬披索,仍沒談成,最後咬定要三千萬披索,「再來就沒得談!」還命令張安薇施展苦肉計,以英語告訴哥哥「我生病,快死了,趕快救我」、「我病得好嚴重」等等,還叫她催促「快點決定,我要被殺了」,在綁匪威脅之下,張安薇還一直哭喊。

這下換張大公緊張,生怕妹妹有所不測,改每天積極電話聯繫,最後談定一千萬披索(六百七十萬元台幣),張大公返台籌到錢,十七日再赴菲救援,果然三天就傳出好消息。

英語夾上海話報平安

談判期間,機警的張安薇夾雜上海話,偷偷告知哥哥「我不知在哪裡」、「我被移來移去」及「旁邊有五、六人」、「身體還好」等語,張大公也常向警方說「我妹妹胖胖的,看起來很有福氣,一定能化險為夷」,最後果然有驚無險。

張大公拒談贖金金額

張大公昨天談起整件事,只說「總之…人回來就好了」,至於贖金多少?他不願多談,但很感謝警方全力協助。

張女被綁期間,哥哥張大公大力奔走,姊姊張安琪也透過美國豐沛人脈,找菲國有力人士幫忙,順利找到有效的中間人,期間家屬還碰過許多謊稱「有辦法人士」,家屬故意以送藥、送信件測試,這些人都無法送達,才知難而退。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