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王淑慧 星培 厄瓜多

血汗長照制度 照顧者無法喘息

立報/本報訊 2013.12.15 00:00
【記者郭琇真台北報導】2年走1回的移工大遊行15日於衛福部大門口登場。上千位移工、家庭照顧者、聲援者頭綁「反血汗長照」布條,推著輪椅、拿著標語,要求政府將移工納入長照制度的人力規劃,改善10多萬移工全年無休的血汗勞動處境。台灣移工聯盟(MENT)強調,移工能喘息,70萬失能者的照顧品質才有所保障。

(上圖)台灣移工聯盟15日下午於凱道上升起一面寫著「血汗長照」的巨幅標語,並有模擬鮮血的顏料自上端傾瀉而下,抗議政府長期無視家庭照顧者的血汗狀態。(圖文/楊子磊)

頂著細雨狂風,來自印尼、越南、菲律賓等國家,平時隱身工廠、家庭、漁船的外籍移工們,15日走上街頭,爭取合理的休假權。

全台失能人口突破70萬人,據家庭照顧者總會資料顯示,其中45萬5千人由家屬自行照顧,20萬家庭聘請外籍移工承擔,政府民國96年推出的「長照十年計畫」,僅照顧了3%的家庭需求,導致家庭照顧者和看護移工處於全年無休的過勞狀態。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秘書長陳素香指出,家庭看護移工不受勞基法保障,平均每日工時超過14個小時,體力不堪負荷的狀況比比皆是,研考會去年做的調查更指出,45%的家庭看護移工來台3年,完全沒有休假。

▲遊行隊伍行至中山南路時,一群菲律賓的移工代表舉起手中標語,高呼口號要求政府提高移工薪資並保障合理的休假。(圖文/楊子磊)

照顧老人兼放牛 1年就累倒

家庭看護工不只沒休假而已,來台9年的印尼移工在台協會(IPIT)成員Sally說,她的朋友還被雇主限制不能攜帶手機、不能與人交談,甚至生病時,就醫的醫藥費也不願給付。她還有位在台南擔任家庭看護的朋友,除了照顧老人之外,還得照顧老闆的300頭牛,睡覺就在牛棚旁,來台灣不到1年就已累倒。

Sally強調,「我們也是有心要將老人照顧好,為何像休假、打電話給親人等基本公平權利都不給我們?」她指出,不人道的勞動條件導致許多印尼勞工朋友最後命喪台灣,因此他們在遊行中,將自己全身包裹白布,以示對這些同胞的悼念,控訴台灣無良雇主。

多數來台從事家庭看護的移工,工作內容不只照顧失能者,還被雇主包山包海的要求「非法使用」。來台長達9年的越南移工阮玉心,2年前才換到願意給休假的雇主,平時除了照顧中風的老人之外,還得扛起家務工作、照顧小孩,打掃老闆的公司,雖然現在一個月可以休息2到3天,但這樣的工作份量對她來說,壓力很大。

▲各國移工於遊行終點的凱達格蘭大道上,以自己的母語和中文高聲喊出提高勞動權益的渴望。(圖文/楊子磊)

政府長照和外籍移工不可兼得

「家庭若聘用移工就不能申請政府的喘息服務,導致被照顧者家屬、移工都處於血汗狀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理事長陳正芬表示,現行長照制度的設計是如果家庭選擇聘請外籍看護,就不得申請政府提供的居家照顧或喘息服務;如果選擇政府的長照服務,依照失能者低、中、高的失能程度,政府1個月頂多補助25、50、90小時的照顧時數,一切重擔仍落在家庭照顧者身上,她強調,衛福部規劃的《長照服務法》必須將移工納入。

現年75歲的陳賢,為了照顧中風與罹患阿茲海默症的太太,14年前從公家機關提早退休,隨著年歲漸長,他開始聘請外籍看護工,面對移工每2年約滿,要返國1個月的空窗期時,政府卻無法提供短期照顧服務,讓他得一肩承擔所有的照顧問題,無法休息。

衛福部預計105年正式推動《長照服務法》上路。護理及健康照護司司長鄧素文表示,為了讓家庭有多元選擇,個人聘請外籍看護工的模式仍需存在,另外,衛福部也委託長照機構實施派遣外籍看護工到家庭服務的方案,衛福部期盼未來長照服務網能多元發展。

面對政府的長照人力規劃採「長照服務人員」和「個人看護者」的雙軌設計,陳素香痛批衛福部是在「推卸責任」。

陳素香指出,外籍看護工便宜又可24小時隨侍在側,政府就是要將失能者家庭全部推向選擇外籍移工的方向,毫無建立長照制度的擔當,《長照服務法》即便最後真的上路,也會如同現況,是個虛設的「蚊子長照法」。

▲多位印尼移工以留下血淚的扮相抗議政府的長照制度未能保障家庭照顧者與移工的權益,使移工們淪於血汗勞動。(圖文/楊子磊)

▲ 一位菲律賓移工於衛福部前以歌唱表達來台工作的艱辛處境。(圖文/楊子磊)

▲ 一位因職業導致傷殘的越南移工走上街頭共同為同胞的勞動權益發聲。(圖文/楊子磊)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