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不想上班 日月潭 懶人奧運

虐死前求救! 高中生哭喊「媽媽救我」

TVBS/ 2013.12.14 00:00
遭虐死的詹姓高中生死前曾經哭喊「媽媽救我」,到底被囚禁在默園的18天是怎麼過的?高中生被帶進默園後,馬上遭反綁雙手、捆住雙腳、嘴巴也被布條塞住,陳巧明下令2名男教友每天用水管毆打死者,許愛珍則是甩巴掌教訓,高中生痛得在地上打滾,趁著塞嘴布拿下來,開口媽媽媽求教,黃芬雀哭著拜託,可不可以別打了,卻遭到怒罵,從眾的心理,逼的詹媽媽不得不屈服。 記者:「妳有委屈嗎?妳有委屈嗎?」詹姓高中生母親黃芬雀:「屈你個頭。」 詹姓高中生的媽媽黃芬雀口出惡言,聲音卻像哭過,鼻音相當重,因為她在應訊時,看到孩子被解剖,血淋淋的照片,放聲大哭,難過痛失愛子,更難過自己眼睜睜看他受苦,卻救不了他。 黃芬雀向檢方供稱,因為詹姓高中生自稱吸毒、加入幫派,於是把他帶到默園,5月19日,陳巧明下令要劉享易、林甫朋和吳仁甫把他綁起來,詹姓高中生雙手被反綁,嘴巴塞了布條,接著她又叫許愛珍、黃芬雀去找水管、竹子,要大家好好管教4 於是這些幹部成員輪流朝他下手,要他認錯,這段時間,詹姓高中生只能喝水或是流質食物,詹姓高中生跟黃芬雀哭喊,「媽媽救我」,黃芬雀向陳巧明求情,可不可以不要再打了,沒想到陳巧明不但拒絕,還痛罵她,「再說連你一起打」。 就這樣過了18天,詹姓高中生從65公斤變55公斤,營養不良,器官衰竭活活餓死。記者:「詹姓學生是怎麼死的?」詹姓高中生母親黃芬雀:「你害死的。」 警方表示,黃芬雀其實很愛孩子,事發後還特別買了一雙新鞋放在自家門口,希望能給上天的孩子,因為自己在日月明功裡地位最低,看著孩子被虐,他向哭喊求救卻無力救人,還得獨自扛下所有責任,直到最後供出案情,心理壓力釋放,才鬆口說出,「如果可以,她多想代替孩子受苦」,讓警方為之鼻酸。

社群留言